科技 新浪科技 疫情影響無法出境留學怎麼辦?多所中外合作大學拋出橄欖枝

疫情影響無法出境留學怎麼辦?多所中外合作大學拋出橄欖枝

原標題:疫情影響無法出境留學怎麼辦?多所中外合作大學拋出橄欖枝

「諮詢的人很多,我們的電話一直沒有停過。」9月14日上午11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好不容易打通了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的招生熱線,得到上述回應。

火爆的電話諮詢緣於9月11日該校發布的一則消息:「港中大(深圳)為持有國外一流院校錄取通知的中國內地學生提供國內就讀機會。」

採取類似舉措的並非香港中文大學(深圳)一家。受疫情等因素影響,部分獲境外大學錄取的中國學生無法按預期時間出境,有的家長希望子女留在國內接受教育。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9月以來,已有5所中外合作大學(含內地與港澳台地區合作辦學機構,下同)發布了類似的招生簡章,其他還有西交利物浦大學、寧波諾丁漢大學、溫州肯恩大學和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佔了教育部批准的具備獨立法人資格的9所中外合作大學的一半以上。

一位中外合作大學的老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假如沒有相關部門的統籌,不可能做這種臨時的自主招生安排,這需要政策的支持。

根據中外合作大學在內地的一般招生情況,有的在一些省市區採取「綜合評價模式」,即綜合考核學生的高考成績、學校自主綜合評估,以及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等。以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為例,上述三項分數的佔比分別為60%、30%和10%。

不難看出,儘管學校有一定的自主選拔權,但高考分數仍然必不可少,並且在總成績中佔據了不小的比重。

這也恰恰是疫情影響下,「迴流」留學生的困境所在,尤其對於本科生而言,有出國打算的大多讀的是國際高中,不參加高考。如果選擇回國,沒有高考成績意味著幾乎無法在國內升讀大學,即便多準備一年再參加高考,因為高中知識體系相差較大的緣故,仍然不容易。

此次幾所中外合作大學允許用境外大學錄取通知書作為申請的敲門磚,無疑給留學生「迴流」提供了便捷可行的學業銜接方式。

在這種針對特殊人群的特殊辦法之外,另一個常態問題也在突顯,假如留學生希望中途回國完成學業,如何實現海外和中國高校的學業銜接?

增額錄取「迴流」留學生

打開西交利物浦大學的官網,「2020年自主招生章程」被放在了最顯眼的位置。這則招生簡章指出,在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流行的背景下,原計劃出國讀書的中國學生留學路徑遇阻,在有關部門的指導和安排下,特制定本章程。

西交利物浦大學擬錄取100人,什麼樣的中國學生有資格申請?第一道門檻是原錄取大學世界排名(QS 排名)原則上不低於150位。

寧波諾丁漢大學的條件更為嚴苛,無論是申請四年制本科大學一年級,還是碩士、博士,需要提交的申請材料第一項即2020-21學年世界排名前100高校無條件正式錄取通知書。

溫州肯恩大學未對境外大學的排名提出要求,但申請的學生需要參加學校組織的自主招生考試,測試形式為綜合能力測試,滿分為100分,合格分數為60分,在分數達到合格的考生中,按照學校自主招生總計劃數從高到低錄取。

學生錄取后,在美國肯恩大學註冊學籍,同時在中外合作辦學學生註冊系統中註冊,在溫州肯恩大學接受教學。其間學校組織與美國肯恩大學的交換學習項目,學生申請成功后可自費赴美國肯恩大學交換學習。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首要提出的是語言要求,對於申請讀本科的學生而言,託福網考不低於79分,筆試不低於550分,或雅思(學術類)平均分不低於6.5分。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的一位招生辦工作人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學校沒有明確說招多少人,最終根據申請情況擇優錄取。

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的規定是,被軟科世界大學排名(2020年版)前300的境外大學錄取的學生免筆試及面試錄取,其他學生將統一參加學校組織的筆試和面試,視筆試和面試結果擇優錄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各個學校增額錄取的學生,所獲學位有所不同。

以西交利物浦大學為例,參加了高考的本科生,畢業時可獲西交利物浦大學學士學位證書(中國教育部監製),以及英國利物浦大學學士學位證書(由英國利物浦大學直接頒發,中國教育部認可)。

但是,此次自主招生,未來本科畢業生僅可獲得英國利物浦大學學士學位證書(由英國利物浦大學直接頒發,中國教育部認可,可在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獲得認證)。

西交利物浦大學執行校長席酉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按照中國目前的學位制度,不參加高考的話,這些學生進入不了中國的大學里學習,也沒辦法拿到中國大學的學位。中外合作大學提供了一種途徑,把學生錄取到「外方」大學,但是在中國的校園裡學習,最終授予的是國際合作辦學的「外方」學位。

「這是特殊時期的特殊方法。」席酉民表示。

在讀留學生能否轉學回國

在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中,有留言問孩子在美國讀大二了,能申請嗎?

該校招生辦公室人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可以嘗試申請,但學校的原則是優先大一新生。

西交利物浦大學招生與就業發展辦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員也向記者介紹,學生和家長諮詢最多的問題之一就是,已經在國外讀了一段時間,是否有可能「轉學」回國?

今年7月,啟德教育發布的一份《新常態下的留學現狀報告》顯示,疫情與國際環境疊加的複雜環境中,意向留學生的留學計劃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影響,31.2%的留學生表示不確定是否推遲留學計劃,16.3%的留學生表示不確定是否繼續留學。「安全因素」成為2020年中國學生在選擇留學目的地時最為關心的因素之一。

前述幾所中外合作大學提供的「申請制」入學方式,對於「迴流」的意向留學生無疑是巨大福音,但從更大範圍來看,留學生面臨的一個更廣泛的問題在於,如果中途希望回國內高校接受教育,如何銜接完成學業?

在今年5月的全國兩會期間,針對這一方面的問題,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閩景遞交了一份書面發言,提出了幾條方案建議。其中一條是啟用插班生考試政策,通過考試的學生可以進入國內普通高校試讀,一年後成績正常,可以轉為正式學生。另一條建議是建立國外高校學業成績轉換機制,按照國際通用規則,把在國外已經完成的學分部分認可,納入轉入學校的學分當中。

倪閩景表示,因為疫情,一些家長希望孩子能夠回國繼續學業。在每年出國留學的幾十萬人中,確實有一部分留學生無法適應國外學習和生活,希望能回國完成學業。

席酉民認為,從邏輯上來看,「轉學」是可行的,但這個口子一開,有可能成為一些投機者逃避高考制度的手段。

席酉民繼而向記者表示,從長遠來看,解決「轉學」問題的前提在於學位制度的改革,由「國家的學位制度」變成「各個大學自己認定的學位制度」,解決大學的獨立性問題。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海外「轉學」所涉及的不只是招生、接收,還涉及課程體系、培養、評價等各個方面,這是中國高等教育的一個深層次問題。

(作者:王帆 編輯: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