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註冊制詢價頻現「抱團低價」 超兩成創業板公司發行價低於23倍PE

註冊制詢價頻現「抱團低價」 超兩成創業板公司發行價低於23倍PE

原標題:註冊制詢價頻現「抱團低價」 超兩成創業板公司發行價低於23倍PE

目前科創板新股發行市盈率出現明顯下降,而創業板註冊制下更是有超兩成企業的發行定價低於23倍市盈率。

註冊制下的A股發行承銷市場正迎來巨變。

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家投資機構、券商處了解到,近日不少擬IPO企業在初步詢價階段,遇到機構「抱團報低價」的情況,個別企業更是被參与詢價的機構投資者報出了僅為券商投研報告定價下限2.3折的價格。

「以後這種現象可能更嚴重,之前哪有人關注過定價,發出來就完事,投行基本上相當於大一點規模的會所、律所,現在(新股發行是)市場定價,肯定會出現這樣(報價越來越低的情況),當然這也和最近市場環境不佳有關。」9月14日,華南一家小規模券商投行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

事實上,從近期科創板和創業板新股的發行價市盈率以及募集資金變化亦能看出註冊制下詢價市場的新趨勢。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目前科創板新股發行市盈率出現明顯下降,而創業板註冊制下更是有超兩成企業的發行定價低於23倍市盈率。

發行定價降溫

隨著註冊制在A股市場逐漸鋪開,一級市場詢價報價正悄然出現變化。

截至9月14日,註冊制下創業板已經有34家企業完成了初步詢價,確定了發行價格,但其中卻有7家企業的發行市盈率低於23倍,更有22家企業的發行市盈率低於行業平均市盈率。

發行市盈率最低的惠雲鈦業,發行價為3.64元/股,發行市盈率為16.12倍,而同期,其所在行業最近一個月靜態平均市盈率為29.18倍。

記者注意到,惠雲鈦業發行階段,合計有6364家機構投資者參与詢價,但其中有228條報價因價格過低被設為「無效報價」,太平洋資產報出的3.38元,長城基金報出3.59元,華西證券、煜德投資報出的3.55元等均被「低價剔除」。

這一發行狀況也讓惠雲鈦業的實際募資額低於預計募資額,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惠雲鈦業原計劃募集資金4.09億元,用於8萬噸/年塑料級金紅石型鈦白粉后處理改擴建項目、循環經濟技術改造項目、研發中心建設項目、信息化運營中心建設項目等,但公司實際募資額僅為3.64億元。

這並非個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34家創業板註冊制企業中,有11家企業實際募資額低於擬募資額,這也就意味著,存在超額募資的企業不足2/3。較為典型的如聖元環保,公司原計劃募資18.66億元,但實際募資金額13.15億元,公司發行市盈率24.37倍,也略低於同期行業平均市盈率25.47倍。

「市盈率都不高,(募集資金變少導致)承銷費變少了,倒逼投行還是去找規模大的企業,做小企業就掙不到錢了。」9月14日,華南另一家中型券商投行部人士說道。

事實上,在科創板市場,詢價變化趨勢更為明顯。近二十天來(8月24日至今),科創板新股發行價也明顯降溫。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wind數據整理髮現,2020年1-8月,科創板上市新股合計90隻,剔除13隻未盈利個股,科創板其他上市新股的發行定價市盈率平均約為81倍,其中最高的孚能科技發行市盈率高達1737.49倍。緊隨其後的聖湘生物發行市盈率也達到536.30倍,遠高於同期行業平均57.74倍的市盈率,最終募集資金凈額較原計劃多13.13億元。

而9月上市或還未上市但已確定發行價的企業中,13家企業的平均市盈率則僅為65.77倍,其中4家企業實際募集資金低於預計募資額,佔比超過三成。而這四家企業中,3家募資不足的企業均為9月10日後開始發行的企業。

最典型的科前生物,公司於9月11日啟動申購,申購價格11.69元,發行市盈率26.23倍,低於行業平均市盈率56.33倍,公司原計劃募資18.33億元,但實際募資資金較計劃募集資金約少了30%,僅為12.27億元。

在科前生物的詢價過程中,有6306家機構投資人參與,但其中272個報價由於過低未入圍,包括中海基金給出的11.50元、興證全球和興業基金等給出的11.68元等均被剔除。

此外,原計劃募資7.82億元的藍特光學、原計劃募資3.91億元的路德環境也均未實現目標,實際募資分別為6.30億元、3.65億元。

機構爭議「報低價」現象

事實上,在發行承銷市場降溫的另一面,部分新股的破發也是讓機構謹慎出手的主要原因。

記者注意到,截至9月14日,2020年以來上市的新股中,已有3隻股票收盤價低於發行價,分別是瑞聯新材、時空科技、凱賽生物,而這三隻股票上市交易時間均不足30日。

上周,創業板更是迎來多隻註冊制新股破發,先是9月9日,8月24日上市的創業板「18羅漢」之一鋒尚文化跌破了138.02元的發行價,次日,美暢股份緊隨其後於9月10日跌破43.76元發行價,成為了第2家破發的創業板註冊制新股。

儘管14日創業板行情有所回暖,上述股票的收盤價已回歸發行價以上,但距離破發並不遙遠。

9月11日,更有消息指出,科創板、創業板註冊制下參与詢價的機構投資者對IPO企業發行價格報出了券商投研報告定價下限的2.3折,截至目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未求證到相關人員,但一跡象卻引發市場警覺。

有市場人士質疑部分參与詢價機構投資者存在「不區別對待,簡單抱團壓價」的情況,同時質疑現有的詢價定價機制不盡合理,指出「現在制度要求剔除最高報價的10%,但沒有要求剔除最低的10%,更沒有廢單剔除(即大幅偏低的過失單)機制,使得定價中樞單方向不斷下滑」。

但記者採訪了解到,亦有不少市場參与者認為詢價市場的變化是資金自由選擇的結果。

前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便指出,「有人跟風報價很正常,本來也不是所有機構都有報價能力」,但「不同發行人、不同承銷商折扣不同,說明並不是統一打折扣,而是有差異化的定價,最多說有人在主導著定價」。

在王驥躍看來,「定價機制上,報低價也照樣拿不到票,掙不到新股的錢,報在均價之上才有意義,這個比例比剔除10%要高;除非價高者得,按固定認購倍數從上往下排,否則即便不剔除10%,也不會有變化。」

9月14日,華南一家大型私募機構投資總監也表示:「網下打新『高剔(即報價超過10%的剔除掉)』是一個很好的規則,杜絕了詢價過高傷害二級市場。參与這麼久之後,市場確實形成了逐漸往下詢價的態勢,但往下詢價態勢是由幾個方面造成,一個和『高剔』有關,另一個和新股表現有一定關係。」

該投資總監補充指出:「這是一個一二級市場博弈的過程,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提高保薦券商出具的投價報告的公允性,如果市場價格表現好,投價報告給的估值並不是那麼合理。現在看到的情況是詢價越詢越低,在投價報告的基礎上打兩折都有,之前有一段時間部分企業上市就破發,而創業板的企業是不必須跟投的,券商肯定想發高價,所以投價報告的獨立性應該如何保證,是監管需要關注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當前詢價市場的爭議,發行規則上也給出了一定的博弈空間。

根據《證券發行與承銷管理辦法》相關規定:「除本辦法規定的中止發行情形外,發行人和主承銷商還可以約定中止發行的其他具體情形並事先披露。中止發行后,在核准文件有效期內,經向中國證監會備案,可重新啟動發行。」

王驥躍指出:「承銷辦法留了口子的,發行人和主承銷商可以事先約定其他中止情形。也就是說,可以事先約定低於某一價格就不發行,但要公告。不能詢價結果出來說不接受。可以事先披露底價」,「允許賣方不接受詢價結果中止發行,批文有效期內再擇機啟動。」

(作者:楊坪 編輯: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