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促進消費增長的關鍵在於優化收入分配結構

促進消費增長的關鍵在於優化收入分配結構

原標題:促進消費增長的關鍵在於優化收入分配結構

相關統計數據顯示,我國2020年二季度經濟增長3.2%,其中,消費、投資、凈出口的貢獻率分別是-73.3%、156.7%、16.6%,投資、凈出口分別向上拉動經濟增長5個和0.5個百分點,消費向下拉動2.3個百分點。

2011年以來,消費已經成為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2019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了57.8%。在今年中國經濟逐步復甦的過程中,消費仍需要繼續發力,其或許是影響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

消費不振與居民預期收入和實際收入減少有關。今年以來,受疫情衝擊最大的是服務業。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末,第三產業就業人員佔47.4%,占近一半的就業人口。製造業受益於出口的迅速恢復,但服務業則受一些疫情防控措施以及居民風險意識影響,恢復到疫情前的狀態尚需時日。

這意味著服務業受到衝擊后,不僅影響到了服務業消費,也使得部分服務業崗位被裁減或一些從業人員收入減少,這又會影響這部分人口的消費能力,從而對消費形成了一定的牽制。

受貨幣政策環境影響,市場預期房價會繼續攀升,因此上半年地產市場開始活躍。8月的數據顯示,住戶部門貸款增加8415億元,佔比新增貸款的66%,其中,短期貸款增加2844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5571億元,後者主要用於房貸。毫無疑問,大量按揭的產生對消費具有一定的擠壓作用。

中國消費增速原本逐漸放緩,疫情使得這個趨勢加速。數據顯示,中國居民消費率近年來持續降低。2020年一、二季度全國居民消費率分別為59.4%、65.2%,雖然二季度好於一季度,但仍分別比去年一、二季度低5.8個和5.2個百分點。這個現象主要與收入分配、產業結構、資產價格等因素有關,屬於結構性問題,需要通過深化改革加以疏導。

應當說,疫情對消費帶來的是暫時性衝擊,但長期的結構性因素影響著消費增長,而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進一步加深了市場與部分群體收入的分化,結構性問題更需要儘快通過改革加以解決。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對中國產生衝擊,政府採取了積極的財政與貨幣雙重刺激措施,制止住了經濟增長的過快減速。在這個過程中,基礎設施建設與建築業吸收了大量勞動力,農民工工資開始加速上漲。同時,大量中低收入者消費能力增加后也帶動服務業快速發展,消費開始成為經濟增長主要動力。一個客觀的結果是勞動力成本上漲后一些製造業崗位的流失,同時住房(土地)價格上漲則對實體經濟發展帶來了一定影響。

2015年前後以貨幣政策來穩定經濟,同樣出現房價上漲,其間的就業壓力被快遞、外賣等互聯網行業的新興崗位所緩和。但此後,中國開始大力扭轉經濟脫實向虛的趨勢,持續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槓桿、防風險。

事實上,用周期性政策穩定經濟不僅難以改善結構性問題,而且容易導致資產價格不斷上漲,對實體經濟與消費增長帶來挑戰。同時,這也可能延緩供給側向價值鏈高端轉型的進程,導致一部分就業流向一些不可持續的崗位,削弱消費能力。在受疫情衝擊后,由於中高收入群體少,無法迅速恢復消費以創造新的服務業崗位。

長期而言,應該通過創新與開放,擴大高端服務業與製造業規模,大幅增加中等收入群體數量,讓收入分配從「金字塔」型向「紡錘」型轉變。其次,堅決防止資產價格過快上漲,堅持房住不炒,並儘快為大部分中低收入者解決長期、穩定與低成本居住的問題。房價過高及其背後的結構性因素是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障礙。當然,政府還應該儘快健全包括農民在內的全體國民的社會保障體系。目前不少服務業從業人員尚未擁有完善的社會保障,這也是影響消費恢復的主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