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文化圈層 | 相聲:歷史,創新和飯圈化

文化圈層 | 相聲:歷史,創新和飯圈化

原標題:文化圈層 | 相聲:歷史,創新和飯圈化

原創 圍爐weiluflame 圍爐

前言

相聲是一種中國曲藝表演藝術,于清朝道光年間在北京出現,其前身為八角鼓。相聲一詞古作像生,原指模擬別人的言行,后發展為象聲(又稱隔壁戲)。經清朝時期的發展直至民國初年,象聲逐漸從一個人摹擬口技發展成為單口笑話(即單口相聲),後來逐步發展出對口相聲、群口相聲,綜合為一體,成為名副其實的相聲。

相聲主要功夫分四門功課:說、學、逗、唱。

說:講故事,還有說話和鋪墊的方式。主要是說一些大笑話,小笑話,繞口令等等。

學:包括各種口技,各種人物說話、各地方言、和其他聲音。也包括模仿特定人物的「唱」和動作表情等

逗:製造笑料,但逗是相聲的靈魂。

唱:本門唱為太平歌詞(如探清水河)。其他的唱如京劇,評戲,梆子等為學唱。

f314-ixeeirz9737301.jpg

相聲發展史

晚清:平地摳餅,對面拿賊

雖說由宋朝「像生」演變而來,相聲直到清咸豐和同治年間才初步成型。那時,相聲主要面向底層勞動人民,在路邊天橋等地露天表演(行話叫「撂地」)。如同今天的街頭表演,當時相聲行業競爭激烈,在露天表演的情況下很容易受到天氣等外界因素影響,收入全憑觀眾打賞(哪怕後來在茶館表演,也是表演完后觀眾按個人喜好給錢)。

在如此艱苦的演出條件下,晚清時期依舊湧現出了一批優秀的相聲藝人,其中最著名的是被尊為相聲祖師爺的朱紹文先生(1829—1904,代表作為《黃鶴樓》和《大保鏢》)。他曾戲稱自己「滿腹文章窮不怕,五車史書落地貧」,因此也被成為「窮不怕」先生。慈禧八十大壽時,他曾進宮表演,並被慈溪譽為「八大怪」之一。朱紹文的表演幽默詼諧,擅長「現掛」(即根據當時情況和觀眾群體進行現場創作)和白沙撒字(用沙子寫字),內容以諷刺貪官污吏和展現民間百態為主。他的這種表演風格被之後的「相聲八德「(八位名字里有「德「字的藝人)繼承。

5747-ixeeirz9737308.jpg

圖:朱紹文的雕像

1949年以後:相聲是人民的藝術

新中國成立后,「勞動人民」當家作主,底層技藝自然也就升格為「人民藝術」。1949年底,相聲大師侯寶林(代表作《汾河灣》、《捉放曹》)等藝人在老舍的指點下結夥成立了一個「相聲改進小組」,拋棄傳統相聲中部分低俗的內容,整編傳統笑料與包袱。他們同時也成立了「相聲大會」, 邊演邊學以保障收入。在老舍的精神為號召下,相聲藝人主動迎合政治需求,進行改舊編新。在這一階段,相聲從茶館走向晚會,聯歡會等大舞台。觀眾也不再局限於底層人民,受眾面大幅擴大。

71f6-ixeeirz9737367.jpg

圖:侯寶林和搭檔

1963年,根據新的形勢,老舍在一次相聲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把相聲分成了五類,新添了一種「歌頌相聲」。「歌頌相聲」的代表人物馬季(代表作為《宇宙牌香煙》和《五官爭功》)是典型的新中國新藝員。他是從業餘相聲起步,於1956年進入中央廣播說唱團,創作和演出了大量的歌頌類相聲,開啟了以讚美新生活和新時代英雄人物為主題的相聲新局面。在這一時期,相聲的受眾進一步擴大,社會上的中上層也開始欣賞相聲。但這種表演方式也在後來遭到詬病,其中的歌頌元素被認為消解了相聲本身的幽默和諷刺屬性。郭德綱在《論相聲十五年怪現狀中》說:「非得讓相聲教育人?非得每段都有教育意義?讓人受教育的形式太多了!放了相聲吧!饒了它吧!它也沒害任何人,就讓它給大夥帶來點快樂,我覺得很好啦已經!」

79c4-ixeeirz9737366.jpg

圖:馬季《宇宙牌香煙》

現在:泛娛樂下推陳出新與飯圈化

在當下,最火的相聲團體當屬德雲社。德雲社(前身為相聲大會)在2002年號召相聲「回歸小劇場」,對傳統的相聲橋段根據現實進行改編,將演出對象重新對準普通百姓。同時,德雲社在相聲教育上打破了傳統的師徒關係,公開招收學員進行集體培訓。德雲社創始人郭德綱和搭檔于謙共同創作了「我是黑社會」,「我要上春晚」,「我這一輩子」等新節目,內容貼近普通人的生活,通過誇張、諧音等方式令人發笑。但同時,其中的有些葷口和倫理哏(即拿倫理關係開玩笑)引發部分人的不滿,姜昆就曾因此針對他發起「反三俗」的運動。

6c2b-ixeeirz9737482.jpg

圖:郭德綱和搭檔于謙

德雲社的巨大成功捧紅了郭德綱的一眾弟子,如張雲雷,郭麒麟,孟鶴堂等人。他們的某些段子(如孟鶴堂的「盤他」)甚至成為風靡一時的網路熱詞。但是相比于郭德綱和其他前輩藝人相比,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獨立創作的段子相對較少,更多的是通過個人長相,性格和才藝吸引觀眾。同時,他們也會參加綜藝,真人秀等節目。這一批相聲藝人的走紅進一步擴大了相聲的受眾,甚至形成了以他們為中心的飯圈和後援會,這一點上來說,這些相聲藝人更像是娛樂圈裡的網紅明星。

c006-ixeeirz9737483.jpg

圖從左往右:張雲雷,孟鶴堂,周九良,秦霄賢

相聲圈層的飯圈化

如果把「文化圈層」定義為「由一類社會屬性相近的群體相互融合、相互影響而形成的具有相同文化屬性的圈子」,那麼由相聲創作者、相聲表演者、相聲觀眾等群體組成的圈子可以被視為「相聲圈層」。在過去,這幾類人群間的聯繫主要是相聲作品:創作者寫作品,表演者演作品,觀眾看作品、併為作品付費。但隨著相聲的不斷發展(尤其是德雲社的壯大),這種聯繫似乎正在從作品轉變成藝人自身:創作者打造藝人、表演者成為藝人、觀眾喜愛藝人、併為藝人應援。這種轉變似乎使得相聲陷入了泛娛樂化下的消費主義和享樂主義的漩渦,藝人們帶上了網紅明星的屬性,他們的觀眾則變成了粉絲。

cfd6-ixeeirz9737515.jpg

圖:張雲雷唱太平歌詞的名場面,台下幾千人揮舞著熒光棒互動

飯圈本身具有四個維度:個體維度,群體維度,組織維度和文化維度。從這幾個維度而言,部分相聲圈層正在飯圈化。以最近很火的相聲演員孟鶴堂和他的粉絲為例,在個體維度上,孟鶴堂的一些觀眾已經從欣賞他的作品轉變成喜歡他本人。在他的自身魅力下,粉絲們願意為了他聽專場、買周邊、送禮物。這種對藝人經濟上的支持與精神上喜愛甚至迷戀使這些觀眾具備了飯圈粉絲的特性。在群體維度上,孟鶴堂的粉絲們會分化成唯粉(只喜歡孟鶴堂),CP粉(站孟鶴堂和周九良或其他人的CP),媽媽粉(持續關注孟鶴堂的發展,如同養成),女友粉(幻想自己是孟鶴堂的女友)等多個群體。這些群體會互相交融和互動,形成較為完整的粉絲生態圈。在組織維度上,孟鶴堂的粉絲自發地形成多個團體進行分工合作,進行應援、控評、反黑等行為。在文化維度上,孟鶴堂的粉絲們會自發地傳播以孟鶴堂為主題的「梗」或「段子」,形成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

24e0-ixeeirz9737516.jpg

圖:孟鶴堂的後援會超話的微博截圖

9bd6-ixeeirz9737554.jpg

圖:孟鶴堂名場面表情包——盤它

雖然在最近一段時間「飯圈」遭受了許多人的批判,但不可否認的是,相聲的飯圈化對聲的推廣產生了積極作用。如上文所說,相聲是一門歷史悠久的傳統藝術,其中特殊的行話和包袱對欣賞相聲形成無形的門檻。在這種情況下,新觀眾很可能因為理解不了笑點從而喪失對相聲的興趣。但在某個相聲藝人個人魅力的影響下(包括但不局限於顏值、性格、才華等),他們可能會因為喜歡這個人從而愛屋及烏地喜歡上相聲,通過欣賞這個藝人的作品從而體會到相聲的魅力。

0033-ixeeirz9737553.jpg

圖:孟鶴堂粉絲製作的粉絲證

但同時,相聲圈層的飯圈化也對相聲的發展造成了消極影響。簡單來說,飯圈自身的問題已經滲入到相聲的圈層中。其中最明顯的是對藝人自身的過度追捧會消減他們作品創新的動力。以德雲社為例,近年來德雲社原創的笑料越來越少,藝人更多在表演已經成熟的傳統作品。畢竟這些藝人的粉絲們更多地是喜歡藝人本身,而非他的作品,所以即使是相同的作品粉絲也願意為了喜歡的藝人二刷三刷。同時,相聲本質上是由一個個包袱(即笑料)構成,僅僅只是將舊包袱進行改編和混搭就很容易就能形成一個新段子。但若是要真正地創作一個全新的段子,需要大量的相聲技巧、舞台經驗和現場實踐。在這種情況下,藝人們很難有強烈的動力進行真正的獨立創作。

為了彌補自己創新不足的劣勢,在某些段子里相聲藝人們會刻意地裝傻,賣萌,佔便宜甚至開黃腔,用這些語言上的刺激來吸引流量。而他們的粉絲因為喜歡他們會包容甚至肯定這種做法。這其實是對傳統相聲的背離。傳統相聲的幽默之處在於它的諷刺性,通過對特殊情景與情節的描繪諷刺某些社會現象。裝傻賣萌等只是使得故事更加形象有趣的手法,而不應該是討好觀眾的手段。施愛東曾在《郭德綱及其傳統相聲的「真」與「善」》中批判這種打著傳統的旗號但是沒有繼承傳統相聲的精神。為什麼相聲藝人在台上要穿統一的大褂且不能帶顯眼的飾品?這是為了減小藝人的存在感從而讓觀眾更關注相聲內容。從這個層面上來說,飯圈的內核和相聲的內核在某種意義上是衝突的。飯圈的本質是對明星的喜愛和崇拜,而相聲的本質是語言的故事性和技巧性。

fb3e-ixeeirz9737608.jpg

圖:德雲社群像

多元化發展與推陳出新面臨的問題

隨著互聯網和新媒體技術的進步,相聲走入了更多觀眾的視野,也邁上了多元化發展的道路。新的節目形式、新的創作模式,給觀眾帶來一次次驚喜的同時,也引發了人們對於傳統相聲傳承與發展的憂慮。2018年,一檔綜藝節目《相聲有新人》登陸熒屏,其中兩位參賽選手所提出的公式相聲引起了不小反響。在這裏,我們且說一說其所折射出目前相聲發展的弊病。

af36-ixeeirz9737609.jpg

圖:公式相聲的笑果預期總公式

表演者的門檻

互聯網與新媒體給諸多新人帶來了嶄露頭角的機會,而相聲表演門檻的降低,這導致傳承與發展不平衡,內容流於表面,相聲界魚龍混雜這些問題的加劇。例如推出公式相聲的表演者,只能算是業餘愛好者,而他對於傳統相聲本身缺乏深入全面的理解,反而急於求成,過度創新。《相聲有新人》導演曾說:「相聲作為一項傳統藝術,必須基於長時間的積累,它不像唱歌跳舞,可以憑著顏值一夜成名。在傳統思維里基本功的訓練是必須的,只有基本功紮實,才能在這個舞台上走得更遠。」如今不少藝人都追求快速高效的回報,恐怕少有人能吃得老輩相聲表演藝術家年輕時所吃過的苦,體不勤藝不精,走路還沒有穩當就著急快跑,很難創作出獨樹一幟的作品。同時,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沒有生活的歷練和師傅的言傳身教,相聲本身所承載的關於表演者自身的內涵恐怕也就跟著消逝了。

b028-ixeeirz9737648.jpg

圖:郭德綱作為《相聲有新人》評委事後接受採訪

傳承與發展的平衡

公式相聲從根本上和脫口秀如出一轍,兩者皆追求語言邏輯上的強刺激,越是新話題、新語言越能受到追捧。我們不能輕易否定這種藝術形式,但其對於傳統的背離以及對於創新的過分追求確實有違傳承的基本準則。除此之外,隨著近年來相聲圈層出現的飯圈化,觀眾數量擴大的同時,也帶來觀眾心理預期的差異。老票友和新粉絲,雖然不處於對立關係,但至少兩者對於相聲的創新模式以及呈現方式有著截然不同的理解與期待。老輩相聲藝術家對於包袱、笑料的構架已經總結出一套既有的規律,這是相聲的章法,也是骨架,是被老票友們所看重的。而傳統的段子和笑料因為具有一定的時代性,隨著時代變遷,很多已經不能與新粉絲產生共鳴。所以當代相聲,最重要的是要找到發揚傳統與推陳出新的平衡點,原汁原味保留下傳統相聲的精髓,而不斷注入新故事、新形象,因為繼承傳統,活在當下,兩句話忽視了哪句都可能會出問題。

4398-ixeeirz9737849.jpg

圖:虎口假想、新虎口假想

內容的流於表面

相聲的多元化發展使其與大眾建立了更加緊密的關係,越來越多的創作者、愛好者參与其中,但精品卻不見增多,多數作品內容流於表面。相聲是一門引人發笑的藝術,但絕不僅僅如此。以公式相聲為例,以公式計算笑點、衡量包袱,多用諧音梗,整場表演看似笑點豐富,效果甚好,但卻甚少能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禁不住仔細品味。很多表演如同公式相聲一樣,只停留在逗笑娛樂的淺表層面,缺少了實在的文學內涵和形象塑造,丟失了相聲應有的審美智慧和振聾發聵的思想力量。不得不說,這和社會大環境有著密切關係。相聲祖師爺朱紹文開創了以諷刺貪官污吏和展現民間百態為主的相聲內容,新中國成立后馬季開啟了以讚美新生活和新時代英雄人物為主題的相聲新局面,而現如今,隨著人們關注點的多樣化和相聲本身的泛娛樂化,越來越多的觀眾甚至是相聲創作者、表演者都將目光轉移至了笑點所引發的笑果亦或是顏值等末節,如同寫文章沒有中心思想,整個作品也就缺少了力量。

後記

有人說這是一個萬物皆可飯圈化的時代。不得不說,相聲的飯圈化是當今大背景下的新趨勢。在飯圈化的影響下,演員的創新動力下降,這也導致了相聲多元化發展的受阻。其實不僅是相聲,其他傳統藝術也面臨著相同的困難。希望相聲在日後能突破傳承與發展的困境,用傳統的藝術形式帶來新一代年輕人的歡聲笑語。

文 | 張若辰 魏宇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