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美國科技四巨頭齊聚聽證會,扎克伯格的「表演」太奇葩

美國科技四巨頭齊聚聽證會,扎克伯格的「表演」太奇葩

  原標題:美國科技四巨頭齊聚聽證會,扎克伯格的「表演」太奇葩

  從高呼「熱愛中國」到「倒打一耙」,再次見證了扎克伯格的「兩面」。

  美東時間7月29日,美國眾議院召開聽證會,傳喚臉書的扎克伯格、亞馬遜的貝佐斯、谷歌的皮查伊以及蘋果的庫克,參加了6個半小時的反壟斷聽證會。

  現在說到美國科技巨頭,就是「BIG FOUR」或者「GAFA」,指的就是這四家,其總市值約5萬億美元,與德國的GDP相當。而四大巨頭在國會集體接受質詢,是50多年來美國國會進行的最重大的反壟斷調查。起因是一年多以前,國會質疑四大巨頭違反了美國反壟斷法,從競爭對手那裡竊取產品。國會為此展開調查,搜集了130萬份文件。傳喚四大CEO屬於調查的一部分。

  不過,從聽證會全過程看,議員們和四大CEO的攻防都很潦草。這不免令人好奇,針對「四大」召開的這場聲勢浩大的聽證會,到底是圖什麼?

  反壟斷聽證會,見證扎克伯格的「雙面」

  這次監管者針對「四大」的反壟斷調查,各有側重。但聽證會卻時不時脫離主題,盡顯尷尬。比如,來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黨議員吉姆·森森布倫納質詢扎克伯格的是小唐納德·川普帳號被「封禁」之事,但這事其實是Twitter做的,和臉書無關。顯然,森森布倫納質詢的目的不是為了反壟斷,而是要給川普家族找回面子。

  議員的質詢很「政治」,CEO們則用弱化自身的存在感和讚美美國作為主要應對手段,避免就當下最敏感的中國市場問題站隊。面對質詢者是否相信中國從美國科技公司「竊取技術」的誘導,庫克、皮查伊和貝佐斯也都表示沒有,只有扎克伯格表現奇葩,聲稱竊取一說「是有證據的」。

  扎克伯格的應對或許與臉書的業務性質有關。谷歌的安卓平台、蘋果的軟硬體和亞馬遜的物流與中國市場均有連接,而臉書作為社交媒體沒有這種連接,而且還遭到了TikTok的威脅。此外,廣告商紛紛從臉書撤廣告,或許促使扎克伯格倒向川普政府求訂單。無論是什麼原因,從高呼「熱愛中國」到「倒打一耙」,扎克伯格的「雙面」戲碼演過了。

  反壟斷不是重點,過往恩怨情仇才是

  雖然反壟斷聽證會上雙方都在演戲,但假如對川普與「四大」的過往關係有所了解的話,就可以發現,其背後充滿了川普與「四大」的恩怨情仇。

  比如,針對谷歌的質疑是其對搜索的操控。而2018年8月,川普曾用谷歌搜索「TRUMP NEWS」,發現96%的新聞來自左派主流媒體,當然多數是負面新聞。為此,川普在社交媒體上罵了一整天。他還對谷歌、臉書和Twitter提出了警告,讓他們「最好小心點」。而貝佐斯與川普的恩怨,在川普上台前就有。

  四大巨頭情況都差不多,本身就左派聚集,同時與川普政府多有恩怨。谷歌甚至曾主動拒絕五角大樓的合約,這也成為本次聽證會上皮查伊被質詢最多的事。實際上,川普早就聲稱「四大」控制平台刪除或壓制有利於保守派的聲音,要求對《通訊端正法》第230條重新釋法。該法保護互聯網平台免受帖文內容被起訴。

  審查科技公司,向「OLD MONEY」示好

  對此,《華爾街日報》曾精到地指出其性質是「政府加強對科技公司的嚴密審視」。但在大選季這麼做顯然有風險。先不說政治正確與否,「四大」控制了美國乃至更多國家的輿論平台,瓦解他們或遭輿論反噬。事實上這種傾向已經出現。

  此外,「四大」2019年合計收入超過7700億美元,僱員和利益相關者數以千萬計,瓦解「四大」勢必讓美國經濟雪上加霜。

  存在如此多的風險仍要揮舞大棒,有兩個原因。一是在市場公平問題方面,「四大」不是沒有問題,而對這樣的大企業扮黑臉,有助於給今年需要競選的國會議員贏得關注度。

  二是隨著美國高科技企業在市場上攻城略地,許多傳統家族和傳統行業的利益受損。相較於左翼色彩濃烈的矽谷,美國的「OLD MONEY」在意識形態上多是白人盎格魯-薩克遜新教徒(WASP)。過去,WASP曾左右美國,是共和黨的重要支持者,現在,他們是川普急需藉助的力量。

  當然,要瓦解「四大」是很困難的。因此,形格勢禁之下,美國50多年來最重要的這場反壟斷聽證會,就只能變成一場秀。對於川普來說,讓「四大」感受到上方有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或許就夠了——扎克伯格不是就慌了嘛。

  □徐立凡(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