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蘇南鎮江重校航向:做大主城,變「左右夾擊」為「左右逢源」

蘇南鎮江重校航向:做大主城,變「左右夾擊」為「左右逢源」

原標題:蘇南鎮江重校航向:做大主城,變「左右夾擊」為「左右逢源」

江蘇鎮江,一座經常出現在中小學課本上的歷史文化名城。「一座美得讓人吃醋的城市」,鎮江曾經的城市口號透露著七分自信,三分安逸。

然而,隨著區域中心城市的崛起,夾在省會南京和蘇錫常都市圈之間的蘇南「小城」鎮江,尷尬開始凸顯,困惑也越來越多。

比如,一大突出矛盾是,鎮江主城區的向心力不足。鎮江下轄的三個縣級市各偏居一隅,使得原本面積就偏小的地級市鎮江,看上去有些「支離破碎」。地處富庶蘇南的鎮江,面臨著被邊緣化的風險,長此以往,鎮江市區或將淪為一個「大縣城」。

這是鎮江決策層不得不直面的問題。鎮江市委書記馬明龍說,今年2月到鎮江工作後,他經常會攤開鎮江地圖進行研究。「有人說,鎮江的地圖看起來像個蝙蝠。蝙蝠在中國古代文化的語境中,擁有著吉祥、幸福等諸多美好的寓意,但我覺得,鎮江更像一隻金鳳凰!」

7月31日鎮江市委全會現場

這只是解決鎮江發展困局的其中一解。近年來,在蘇南板塊存在感相對較低的鎮江,力爭在產業經濟等多個指標上實現「鳳凰涅槃」、趕超崛起,爭得城市應有榮光。

澎湃新聞從鎮江市獲悉,今年上半年,鎮江地區生產總值增速由一季度的-9.4%,迅速「回正」為0.5%,初步展現出「猛醒」後的奔跑姿態。

內部融合,「一體兩翼」格局凸現

隨著中國進入城市群和都市圈時代,地處南京都市圈與蘇錫常都市圈夾縫中的地級市鎮江,略顯尷尬。

馬明龍於今年2月份履新鎮江市委書記後,隨即關注到此問題。據澎湃新聞此前報導,履新後,他進行首輪板塊調研時,馬明龍頻提「內部融合」。

本次市委全會上,有關鎮江市域一體化融合發展的具體方案正式亮相。澎湃新聞注意到,鎮江確立了全市域「一體兩翼」的發展格局,即以中部協同發展區為主體,打造東翼產業協同發展區和西翼創新協同發展區。

照此方案,鎮江的「一體」,也就是主城將大大超出現有規模,城市框架被大幅拉開。首先是沿著G312一路向西,將毗鄰南京仙林地區的句容寶華納入鎮江主城範圍,從而實現鎮江主城和南京主城的直接相連。

G312沿線,也就是現有鎮江主城和南京城東之間目前尚有大片農田村莊,鎮江主城要想一路西擴並不容易。如何破局?7月初召開的寧鎮揚黨政聯席會議上,簽署的《共建G312產業創新走廊框架協議》就是答案。

根據設想,鎮江將主動呼應南京創新名城建設,沿G312國道布局創新產業轉化帶。鎮江市發改委主任殷國興告訴澎湃新聞,寧鎮兩市已初步計劃在G312產業創新走廊上,打造「寧鎮一體化產業合作示範區」。儘管具體規劃尚未出爐,但在殷國興看來,這將是一個市場主導的、運作高效的示範區,也將是寧鎮一體化的關鍵性、標誌性合作項目,具有重大意義。

西擴的同時,鎮江主城還將向南擴張,實現和丹陽主城的緊密相連,如報告所說,將「實質性推動鎮丹一體化」。

而對於主體之外的東西兩翼,鎮江的定位和期待不盡相同。按照相關方案,鎮江東翼將以鎮江新區、揚中和丹陽北部等地區組成,重點發展先進位造業。這個區域的工業經濟總量佔到鎮江全市的「半壁江山」。因此,「渾身肌肉」的東翼,被定義為鎮江向東對接蘇錫常都市圈和上海的「橋頭堡」。

生態稟賦更出色、空間承載能力也更大的西翼,也就是句容和丹陽南側部分地區,則將更多地在產業鏈創新鏈上呼應南京,和南京形成有效互補,打造生態經濟特色板塊,同時積極融入寧杭生態經濟帶發展。

通過「一體兩翼」實現全市一盤棋發展,看似被蘇錫常寧「左右夾擊」的鎮江找到了「左右逢源」之術。

該怎麼看身邊的南京?鎮江想通了

江蘇13個設區市中,鎮江的面積偏小,人口偏少。尤其在蘇南,蘇南五市中,目前已有三市進入了GDP「萬億俱樂部」,而鎮江經濟總量目前還不到五千億。國家發改委於2016年發佈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中,江蘇有9座城市入選,只有一座城市被定義為「中等城市」,那就是鎮江。

鎮江曾為此感到困惑不已。在風起雲湧的長三角,鎮江究竟是該無視南京這棵身邊的「參天大樹」,立志做長三角新的「大都市」,還是「安靜」地在南京身邊做「小而美」?

這曾經讓鎮江感到有些「舉棋不定」,甚至,也一度成為鎮江甘於成為長三角「配角」的藉口和理由。

如今,鎮江想通了。

澎湃新聞注意到,本次鎮江市委全會報告中鮮明提出,要「搶抓最現實機遇」,那就是長三角一體化和寧鎮揚一體化。

鎮江市委書記馬明龍說,要緊抓寧鎮揚這個「小三角」,全面對接長三角「大三角」,從而在大格局中求得大發展。

這其中的關鍵就是南京。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馬明龍形象地將南京比喻為一座高聳的山峰,而鎮江則是旁邊相連、坡度稍緩的山坡,「如果山峰能越來越高,那山坡自然也就越來越高」。

澎湃新聞注意到,身處「半山腰」的鎮江,正努力和「山峰」南京遙相呼應。本次全會上,鎮江確立了新的城市定位——「創新創業福地、山水花園名城」,這和南京提出的「創新名城、美麗古都」定位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也從側面看出,鎮江和南京有相近的氣質和底蘊,有一體化發展的良好基礎,鎮江也有和南京實現「同頻共振」的姿態。

南京是長三角乃至全國的科教名城,事實上,鎮江同樣不負「創新高地」之名。正如鎮江市科技局局長蔡萍所說,鎮江擁有江蘇大學等四所本科高校,其科教資源在省內非常突出。

尤其在當下,南京正在加碼發展紫金山以東地區(紫東地區),以科創為核,實現南京東區「窪地崛起」的同時,也算是給鎮江拋出了「橄欖枝」。鎮江何樂而不為?

對於緊挨著南京的下轄重要板塊句容,鎮江的態度也不再「曖昧不清」。本次鎮江市委全會召開之前,鎮江已明確句容要「融入南京」,要在空間規劃上率先突破、全面融入,在空間、產業、基礎設施等維度上加快布局,爭當區域協同發展的「先行軍」。當然,在鼓勵句容「融入南京」的同時,馬明龍也要求句容「接力鎮江」。他說,「句容千萬不能做『山峰』和『山坡』之間的那條『溝壑』」。

寧鎮一體化發展思路愈發清晰的同時,事實上也化解了關於鎮江市「做大」還是「做精」之辯。正如鎮江日報社旗下「中山東路4號」微信公號日前發文稱,城市能級不是「規劃」出來的,而是要靠實幹和發展。

因此對於鎮江來說,「做大」和「做精」都不是關鍵,最關鍵的是要「做好」。

產業強市,鎮江「新路超越」的必答題

擺正了自身位置,想通了後,鎮江又該如何真正地「換個活法」?

「產業強市」,這依然是鎮江要想實現追趕超越的一道高分值大題,也是必答題。

澎湃新聞注意到,今年2月份履新鎮江市委書記後,馬明龍便在板塊調研中多次提到「產業強市」關鍵詞。隨後的4月份,鎮江市高規格召開產業強市大會,進一步樹立了「產業強則城市強」的核心理念。

本次鎮江市委全會報告確立了鎮江發展的三大戰略,首先便是產業強市戰略。報告稱,對當下的鎮江來說,重中之重就是抓產業發展。

報告明確,要找准鎮江定位,發揮比較優勢,加快打造以先進位造業為主體,現代服務業、特色農業協同發展的區域性重要產業基地。

今年4月,馬明龍在產業強市大會上曾談到,鎮江的產業要「強」在三個方面。首先就是要強在「加速度」追趕上,固定資產投資、製造業投資、實際利用外資等投入指標要率先突破,各項指標、各項工作都要儘可能爭先進位。

第二,要強在競爭力的提升上,包括企業、科技、人才等方面。

此外,還要強在發展環境上。在「硬環境」方面,基礎設施、生活設施、生態環境、產業配套等要向一流城市、國際標準看齊。

而在「軟環境」方面,更要全面對標找差,全面追趕超越,「拿出我們應該有的水平,展現我們應該有的樣子。」馬明龍說。

要想在蘇南地區不被邊緣化,也必須靠產業,而且鎮江註定不能走其他地方走過的老路,而是要「新路超越」。

可喜的是,鎮江已經在產業強市的道路上「跑起來了」。今年上半年,鎮江的高端裝備製造、新能源、新材料等五大新興產業的營收和利潤總額增幅,均明顯高於全市規上工業的增幅,營收規模佔全市規上工業比重已近一半。

這表明,產業曾經產業偏重的鎮江,正在慢慢褪去身上的那種「老氣橫秋」,而是在新興產業的發展上,逐漸確立鎮江的優勢和特色。

今年3月,鎮江與四大通信運營商簽署了5G網路建設和應用戰略合作協議,率全省之先。據鎮江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副局長孫勇介紹,接下來,鎮江將超前謀划,加速推進以5G、大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等為代表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屬於鎮江的「第一」和「唯一」正在慢慢歸來,這對鎮江譜寫「鎮江很有前途」的新篇章至關重要,而不是總沉浸在「祖上闊過」的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