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巨頭跑步進場 網路互助戰事升級

巨頭跑步進場 網路互助戰事升級

   網路互助可以協助互聯網巨頭擴展金融保險、健康管理等多元化產品線,實現現金價值業務轉化。

  本報記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報道

  近年以來,隨著網路互助這一新型籌款模式逐漸被社會接受,輕鬆籌、水滴籌等平台也逐步將「籌款+互助+保險」的商業模式跑通,但這一模式引起諸多互聯網巨頭公司的關注,並加速進場收割。

  根據國泰君安的預測,到2020年,中國的相互保險市場規模將達到1600億元。這個千億級別的市場讓各方眼紅,因此在輕鬆籌、水滴籌身後,夸克聯盟、斑馬社、17互助、同心互助、眾托幫、360大病籌、美團互助等上百家網路互助平台陸續橫空出世。

  雖然目前各個互助平台都不約而同地對外宣布,短時間之內並不准備通過互聯網互助業務盈利,但《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多位業內人士了解到,「網路互助+保險」的模式被打通以後,巨頭布局網路互助可以先把流量圈過來,後續再開展保險業務獲取收入。

   低成本獲取流量

  近日,記者在朋友圈發現一個用戶轉發360大病籌的鏈接,點開發現是360旗下的籌款平台。記者了解到,360大病籌是 360金融 旗下的免費網路大病救助產品,用戶所有籌款0服務費。實際上,2020年4月,360大病籌還收購了另一家大病救助平台「諾言籌」。

  而就在不久之前,美團互助剛剛對外宣傳其用戶已突破3200萬。此外,相互寶加入用戶數已經超過1億,成為互助界的第一巨頭。

  湖南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精算研究所所長張琳表示,從主要互聯網互助平台這些年的數據來看,目前相互寶和水滴互助的註冊用戶市場佔有最大,用戶佔比超過60%,累計受助用戶5.2萬餘人。其中相互寶互助了40200人,佔比57.12%;水滴互助了11363人,佔比16.14%。

  談及 小米 、360等巨頭布局網路互助的原因,一位網路互助平台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互助業務本身的商業模式並不是特別吸引人,因為平台的收入只來自於管理費,這個業務本身不會賺到太多錢,大公司也瞧不上,所以幾年前只有一些創業公司在做網路互助。」

  「但自從水滴籌、輕鬆籌把網路互助、籌款加商業健康險的模式跑通以後,這些大公司才發現,網路互助本身不賺錢,但是可以通過網路互助獲取用戶,對用戶進行保險意識的激發,然後銷售商業健康險來賺錢。」上述人士說。

  艾媒諮詢CEO張毅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互聯網巨頭而言,通過提供網路互助這項服務,能夠留住足夠多的用戶,後續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務。另外,這項服務本身是利他人、利社會的事情,對於企業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以及增強企業聲譽都有正向作用。

  業界的共識是,進入存量競爭時代后,巨頭都把網路互助模式當作低成本流量的入口,然後再通過給用戶推薦相關的健康產品來變現。比如,水滴籌創始人沈鵬就曾經透露,當時每個用戶的獲客成本只有兩塊多錢。

   巨頭進場收割

  張毅認為,互聯網巨頭在互助領域的布局,肯定會對原有的平台造成一定的衝擊。「原有平台最大的問題是,公信力不夠強,另外用戶駐留也不夠強,因為很多人都是為了某一個救助活動才使用這些平台,使用之後可能就會離開了,所以用戶黏性問題是一個很大的麻煩。」

  記者曾加入水滴互助平台,並通過其公號交費,雖然後續不常關注,但時常也會收到平台推送的續費消息。這便是業內所認為的互助平台的用戶黏性低、續費難等問題。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互助的續保率曾經一度低至10%左右,大量用戶開始流失。在此背景之下,人人互助、蒲公英互助等小玩家逐漸退場了,而暫時不在乎收入的巨頭開始入場收割已經被互助模式教育好的用戶。

  行業人士認為,巨頭做互助順理成章,原本有的業務場景增

  加了更多觸達用戶的機會。美團保險業務負責人曾卓就曾表示,美團有大量的場景,可以去喚醒用戶,比如一個用戶加入了互助,但依然有午夜訂外賣的習慣,就可以做一些愛心提醒,喚起他的健康需求。

  此外,與傳統重疾險類似的是,覆蓋病種也正在成為互助計劃的競爭發力點。

  目前在頭部網路互助平台中,相互寶保障範圍為99種大病、惡性腫瘤以及特定罕見病;水滴互助涉及的保障大病項目超過了106項;覆蓋種類最多的或為360互助,在重症之外還給予了輕症以及身故的保障;美團互助則是在周年慶之際,推出「不限病種」的互助保障,成功刷了一波存在感。

  壁虎互助創始人李海博認為,網路互助可以協助互聯網巨頭擴展金融保險、健康管理等多元化產品線,實現現金價值業務轉化。

  「互助+保險」模式成為了很多互聯網平台開發保險業務的標配。而大眾對健康保障的巨大需求,被看作是網路互助快速發展的原因。特別是在今年疫情的刺激下,大眾購買保險的意願更強烈,一些單價低的醫療險和意外險很受消費者青睞。

  業內人士預測稱,將會有更多的互聯網公司上線網路互助平台,比如一直有消息稱今日頭條的互助產品即將要上線。只要是手裡有大量用戶有流量的公司大約都不會缺席,畢竟不做只能看著自己的用戶被其他家瓜分。

   專家呼籲監管

  今年3月,沈鵬在告全體員工書中稱,未來一段時間,資本市場會變得更冷,要麼加速實現公司盈利,要麼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艱難地融資,否則只有倒下。而時隔3個月後,沈鵬公開表示已實現單月盈利。

  從當前來看,水滴公司「水滴籌+水滴互助+水滴保」的生態閉環構建比較成功,水滴籌流量紅利的轉換似乎較為順利。此外,記者了解到,受疫情影響,水滴公司自今年3月起,高管普遍減薪20%,將資金著重用於保險商城的開發與運營。

  除了盈利問題外,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告訴記者,「目前網路互助行業最大的問題是整個市場缺乏一個明確的標準,缺乏公開透明的市場規範,比如服務標準、賠付標準、認定標準,都是很缺乏的。」

  張琳建議,網路互助應該納入到銀行保險監管體系之中。同時,網路互助在開展業務的時候,也需要一個規範化的流程管理,促使平台更健康的發展。例如,網路互助的頭部平台相互寶和水滴互助,相繼推出陪審員機制,促進行業不斷完善、改進、迭代。

  此外,記者注意到,全國政協委員、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也曾提交提案建議,網路互助目前還未有全國統一的監管標準,應儘快納入監管,防範可能存在的行業風險。「例如金融風險。目前有部分互助平台依舊是先付費模式,存在資金池和潛在資金風險。另外,大部分網路互助平台的經營處於盈虧邊緣,可能存在不可持續的經營風險。」

  除此之外,鄭秉文認為網路互助還存在信息透明度、不規範經營、涉眾的社會性風險現象。因此,他建議儘快將網路互助納入銀保監會的監管框架之內,並根據其獨特性建立適配的創新監管方式。

  記者發現,360金融集團則通過旗下子公司北京奇才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全資收購了廣東眾康永道保險經紀有限公司,獲得保險經紀牌照。

  在業內人士看來,眾籌、互助的場景搭建完成,拿下保險經紀牌照,獲客、轉化的雛形便基本成形,巨頭們可以再啟動保險銷售業務,開始流量變現。

  本報資料室/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