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工資變為虛擬幣:「區塊鏈」公司避稅忙

工資變為虛擬幣:「區塊鏈」公司避稅忙

  本報記者 鄭瑜 張榮旺 北京報道

  充滿爭議的虛擬幣領域,始終不乏各類「花式創新」。如今,以虛擬幣交易平台為代表的 「區塊鏈」公司(俗稱「幣圈」)似乎找到了一條「合理避稅」的路徑。

  近日,某虛擬幣交易平台研發人員在社交平台上發問:入職了一家區塊鏈公司一周后才得知,工資不是人民幣,而是通過穩定幣發放,是否需要選擇離職?

  一家虛擬幣交易平台負責人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國內仍未對虛擬幣徵稅,員工接受工資以虛擬幣形式發放,再通過虛擬幣交易平台將其變現,就可以避稅。」

  然而,經過記者調查了解后發現,這條看似合理避稅之路,實則充滿風險。

   發生勞動爭議時不被認可為收入

  「25000元工資中15000元通過發穩定幣來避稅,我是不是得跑路了?」「面試了一家做虛擬幣交易的平台,公司表示為了避稅,工資發虛擬幣,如果擔心價值波動,可以收到虛擬幣后再(通過虛擬幣交易平台)兌換成人民幣。靠譜嗎?」日前,多位用戶在社交平台上發問。

  記者與上述用戶了解得知,普遍擔憂為社會保險費與公積金繳存問題,與工資流水和實際不符影響跳槽后洽談薪資問題。

  武漢大學財稅與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唐大傑認為,公司用實物(產品)或期權激勵員工與公司共同發展,是常見的人力資源管理方式,區塊鏈處於初始階段,更需要相對刺激創新的手段來凝聚人才,因此,以公司的區塊鏈產品為激勵不失為一種好的手段。

  「但各類代幣價格波動可以說是瞬息萬變,這種激勵是否有效,能否成為員工的可以期待的收入來源,也值得懷疑。另外,區塊鏈公司的前景也不穩定,多數投資也只是為社會創造一些短暫的就業機會和悲壯的創業故事罷了。」唐大傑補充道。

  那麼,虛擬幣代替人民幣發工資是否有法律風險?

  唐大傑表示,首先取決於公司與員工之間的勞動合同約定的內容,是否約定了現金收入和公司產品兩個部分,也即員工是否認可以公司產品作為個人收入或獎勵。如果員工並不認可,公司堅持以公司產品發放工資,那就涉嫌合同違約,員工可以追討工資收入,稅務部門也可以據此追繳個人所得稅。

  值得關注的是,國內相關案件判例顯示以token(注:token是虛擬幣,也翻譯成代幣)發放的工資並未計算入法院支持的工資標準里。

  萬商天勤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張烽指出,對勞動者來說,風險主要來自工資未列入應稅項目,以及在將數字貨幣兌換為法定貨幣中存在的一些交易風險,以及可能被反洗錢調查的風險;另外在勞動爭議及其他相關權益爭議中,在涉及對勞動者收入確認,可能存在無法被認定為收入的風險。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一則案例顯示,今年7月,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曾就某區塊鏈公司與員工的勞動爭議案進行判決。員工被區塊鏈公司拖欠工資,並要求支付經濟補償金。員工表示其每月工資是36800元,並提交證據入職邀請郵件及郵件公證書,內容顯示其基本工資為35000元+0.04%token/月。但區塊鏈公司股東表示員工工資僅為扣除社會保險費、公積金個人承擔部分及個稅後打卡發放的10000元,未認可10000元工資以外部分。

   變相「割韭菜」 逃稅風險存在

  一位曾被公司詢問是否接受發代幣工資的幣圈從業者告訴記者,工資採用虛擬幣發放有兩方面考慮。一方面,公司發放虛擬幣代替人民幣,可以按照最低繳存基數繳納社會保險費。另一方面,有些從事虛擬幣相關業務的公司發行公司自己的token,這些代幣還沒有上虛擬幣交易平台,處於鎖倉狀態無法買賣,員工也無法預料其上架虛擬幣交易平台後能否順利變現,這也是公司變相地對員工「割韭菜」。如果公司跑路,那其發行的代幣與空氣無異。

  2017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布《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中提到,代幣或「虛擬貨幣」不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任何所謂的代幣融資交易平台不得從事法定貨幣與代幣、「虛擬貨幣」相互之間的兌換業務,不得買賣或作為中央對手方買賣代幣或「虛擬貨幣」,不得為代幣或「虛擬貨幣」提供定價、信息中介等服務。

  需要了解的是,我國目前還未對比特幣這類虛擬數字貨幣徵稅,那麼這種以幣發工資的行為是否會踩到逃稅紅線?

  張烽告訴記者,以數字貨幣發放工資,並不意味著一定構成逃稅。主要還是根據這部分是否在企業財務報表或納稅申報中體現為工資收入等項目。根據我國刑法相關規定,納稅人採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並且占應納稅額10%以上即構成犯罪。

  「不過,以數字貨幣發放工資確實會給相關所需的調查取證帶來一定難度。對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來說,都可能需要保留好與數字貨幣工資發放相關的證據材料,以便在涉及自身權益時不因無法認定相關證據而導致權益受損。」張烽再次強調。

  此外,用虛擬幣發放工資是否會影響國家部門統計調查居民實際收入數據真實性也引發業內關注。

  唐大傑表示,這種影響相對較小。因為目前國家調查研究居民實際收入情況,並不是根據居民銀行存款與工資單來看,大部分採用方式是採用抽樣調查獲得數據與央行等部門數據進行進一步比對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