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在政治化互聯網艱難求生 分拆出售或成TikTok最優選

在政治化互聯網艱難求生 分拆出售或成TikTok最優選

  原標題:在政治化的互聯網世界艱難求生,分拆出售或成為TikTok的最好選擇

  來源:The Information微信公眾號

  大家好,我是The Information的記者 Yunan。我們是一家來自舊金山的訂閱制科技媒體,讀者主要包括科技、互聯網行業從業者以及一、二級市場投資人。

  這周科技圈討論度最高的兩件事:TikTok 在美國的命運將何去何從,是被紅杉牽頭組成的財團收購絕大多數股權還是賣給美國公司(如 微軟 );美國四大科技巨頭——臉書( Facebook )、 亞馬遜 (Amazon)、 蘋果 (Apple) 和 谷歌 (Google)的首席執行官在國會聽證會上接受質詢。 

  據彭博周刊在美國當地時間 7 月 31 日的報道,特朗普計劃宣布要求TikTok從母公司位元組跳動剝離。這無疑將加速張一鳴為TikTok做出最後的選擇。

  上周The Information報道過,面對美國政府對TikTok「威脅國家安全和違反數據隱私」的指控,位元組跳動管理層目前在討論的解決方案之一是由公司部分美國投資人出資聯合收購TikTok多數股權,將TikTok從母公司分拆,保留TikTok的美國管理團隊。

  與特朗普宣布命令同時傳出的新聞是,微軟正在與TikTok談判收購其在美國的業務。知情人士對媒體稱最快可能下周宣布。

  出售這個方案並不容易。難點在於,如何拆分TikTok、拆分到什麼程度才能讓川普政府滿意,而從母公司中剝離出來后的TikTok的產品生命力和商業價值將會受到多大的影響?本周,我和我的同事Juro、Amir針對這個話題寫了一篇報道,感興趣閱讀的朋友可以點擊文章末尾的鏈接。

  從去年開始,位元組跳動已經做了很多努力證明TikTok是一個真正的國際化產品。 然而,在位元組跳動全球化,或者說TikTok去中國化的過程中,很多中國員工不得不作出犧牲。

  例如,曾經為TikTok海外市場出工出力的員工需要學英語來面試外國候選人,目的是招聘合適的外籍員工取代自己。對應的外籍員工入職后,原招聘者需要交出查看當地用戶數據的許可權,而且要接受親自招聘來替代自己的人薪資更高的現實。

  「這很打擊做國際化業務同學的士氣,」 一位位元組的員工說。

  今年年初,位元組把TikTok的一些產品經理調去了美國和新加坡。一位在北京的研發部門工作的位元組前員工告訴The Information,原本一些主要在北京的員工被調去海外后,跨部門之間的溝通和合作都變得更加困難。而TikTok仍繼續在美國和其他海外市場招聘產品經理和其他崗位,從而讓TikTok可以更好的獨立運營。

  從實際操作來看,隔離不同區域的數據、數據中心外遷不是難點,招本地員工也不是問題——這些公司都已經做了。真正的挑戰是:核心技術人員和核心源代碼、演算法都在中國,短時間內很難找到替代方案。

  雖然位元組先前招了Kevin Mayer做公司COO以及TikTok CEO, 但TikTok的工程師並不彙報給Mayer ,而是彙報給兩位在北京的技術部門高管楊震原和洪定坤。

   同時,難以被拆分的還有位元組引以為傲的中台。技術中台和靈活的組織架構一向被認為是位元組能夠快速開發新產品、迭代新功能的重要因素。

  「如果沒有了位元組強大技術中台的支持,TikTok將不再是之前的TikTok,」 位元組的員工對The Information解釋說。

  舉個例子,由母公司AI Lab開發的語音識別演算法,開放給位元組旗下所有產品使用,包括TikTok。該演算法可以用來檢測用戶發布的視頻中是否含有違反平台規則的內容。而有些用於數據壓縮和傳送的技術,以及圖像增強軟體也是供包括TikTok在內多個產品使用,這些技術可以在損耗更少數據的情況下,更迅速地傳遞高質量的音頻和視頻,提升用戶體驗。

  可以說,如果沒有位元組技術中台的支持,TikTok的產品體驗和功能迭代會落後得多。

  如果結合這段時間發生在TikTok身上的新聞,再看本周另一場備受矚目的聽證會,你會發現事情如此有戲劇性:本周四位矽谷科技公司CEO面對國會議員聽證時,他們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正襟危坐在視頻前接受議員們對公司商業行為的質疑和批評——他們所面對的質疑、被要求去解決的問題,與TikTok當下所面臨的監管壓力有一些相似之處。

  如何讓演算法不再是一個黑盒子、讓數據收集過程更加透明、讓內容審核規則可供監督——不僅是一家中國社交媒體在進入美國市場要回答的問題,也應該是所有互聯網巨頭應該有能力且需要解答的問題。

  在這個時代,數據是新的石油。互聯網巨頭們的產品和服務已經滲透到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吃穿用度彷彿每個決策都會被演算法所影響,而每一次決策過程又清清楚楚的被記錄在案。可以說,互聯網公司所掌握的數據和技術對普通人/選民的影響早已遠遠超過任何一家傳統行業的公司了。這讓民眾和監管者都感到害怕。

  監管者在思考的是:該如何更新現有的法律法規來更有效的監管這些新時代的龐然大物呢?

  也許TikTok可以為其他的同樣被指責侵犯用戶隱私、獲取用戶數據的互聯網平台樹立一個監管的樣本。不可否認,由於它的中國身份,TikTok遭受了許多來自特朗普政府的指責和攻擊。 但換個角度看,也正是因為TikTok在美國的一舉一動都被置於放大鏡下,反而加速了公司的內部高效管理、建立了比過去更透明的機制和更暢通的溝通渠道 —— 離成為一家真正國際化的互聯網企業更近了一步。(畢竟也不是所有時候都可以「大力出奇迹的」。)

  在最近 The Information 的一次視頻會議中,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針對TikTok的現狀表示,很多中國公司想要發展海外市場,比如美國,他們將面對的是不同的政府管理模式、不同股權結構,現在TikTok正在做的事情,給這些公司提供了一個藍本。

  雖然TikTok在美國的命運仍然撲朔迷離—— 畢竟在多股力量的博弈中,事情隨時有發生變化的可能。但若是最差的情況發生了:TikTok被迫退出美國市場。放在一個更長、更遠的時間維度上看,這可以說是中國創業者進軍全球市場的一次認真嘗試。誰規定第一次嘗試就一定會成功呢?

  創新工場創始人和前谷歌大中華區負責人李開復在視頻會議上告訴The Information,位元組跳動、華為等公司的國際化擴張只是中國科技公司全球化浪潮的開始。這些公司與其他知名的國際公司能力接近,在一些情況下甚至比個別同類的美國公司做得更好。他認為,中國公司在擴張新興市場,例如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仍然有很多機會。

  這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