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美「退群」成國際軍備競賽助推劑? 威脅全球戰略平衡

美「退群」成國際軍備競賽助推劑? 威脅全球戰略平衡

原標題:美「退群」成國際軍備競賽助推劑? 威脅全球戰略平衡

中新網8月2日電(劉丹憶) 一年前的今天,美國宣布正式退出《中導條約》。此後,俄美關係持續惡化,美國故伎重演欲再度「退群」,在軍控領域與俄紛爭不斷。

  專家分析稱,美國「急於擺脫其對外擴張的限制和約束」,有可能「打響國際軍備競賽的發令槍」。而美國的舉動,只會「導致國際社會失去安全邊界」,給世界製造更多動蕩。

俄美分歧難以調和

《中導條約》存亡映照雙方關係

  俄美兩個大國圍繞《中導條約》的較量,多年來一直持續。

  這份曾經被視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中導條約》,由美蘇在1987年簽訂。條約規定兩國不再保有、生產或試驗射程為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陸基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及其發射裝置。在條約規定期限內,美俄共計銷毀了2692枚導彈。

6459-ixeeirz3317376.jpg資料圖:當地時間2019年8月19日,美國國防部宣布,已測試一枚未裝備核彈頭的地基巡航導彈試驗,該導彈曾被《中導條約》禁止。

  英國廣播公司評論稱,該條約的簽署,被視為是二戰後美蘇裁軍談判歷史上,達成的第一個真正減少核武器數量的條約。它為美蘇的核武競賽減速,也為冷戰降了溫。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對中新網指出,《中導條約》主要起到戰略穩定的作用,讓俄羅斯和美國在發展相關中程導彈方面,有所約束和克制。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它在軍備控制方面,發揮了很大作用。

  但自2014年起,俄美雙方多次為此條約產生爭端。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姜毅表示,《中導條約》的「命運」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俄美關係的變化。條約的產生意味著雙邊合作意願的形成,以及關係的緩和與改善。而《中導條約》的作廢,又是因為俄美交惡,雙方繼續維繫穩定平衡狀態的政治意願消失了。

  2019年8月2日,《中導條約》正式失效,成為特朗普政府「美國優先」的又一犧牲品。隨後一年,「美國跟俄羅斯之間的關係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改善,」李海東表示,「實際上雙方在涉及歐洲、中東和亞太等諸多領域的重大安全問題上,分歧都是根本性、難以調和的,俄美關係大的方向還是往低位走。」

美國再次將矛頭對準俄羅斯

發展軍力「無所不用其極」

  2020年5月21日,美國再次將「靶子」對準俄羅斯,以俄羅斯方面違約為由,宣布將在6個月後正式退出《開放天空條約》。

  俄外交部給予堅決回應,指出美國指責別國違反軍控條約的理由「是站不住腳的」,事實上,是美國自己在違反條約。

abb7-ixeeirz3317377.jpg資料圖:俄羅斯總統普京。

  《開放天空條約》於1992年簽署,2002年起生效。締約國包括美國、俄羅斯和大部分北約國家,被視為冷戰後美歐與俄羅斯構建軍事互信的重要措施之一。根據該條約,締約國可按規定,對彼此領土進行非武裝方式的空中偵察。

  對此,李海東分析稱,由於全球的影響力和實力在下降,美國國內的政策精英們「一片焦慮」。他們試圖打破任何對外擴張的限制和約束,從而能夠在發展軍力和對俄關係方面,「放開手腳,無所不用其極地採取各種舉措」。

  姜毅則稱,由於俄美政治關係的轉換,雙方在履行《開放天空條約》時屢屢產生障礙,這讓美國覺得這個條約已成「雞肋」。

美國「退群」腳步難剎車

《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命懸一線?

  目前,俄美間唯一有效力的軍控條約,只剩將於2021年2月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該條約旨在限制俄美兩國部署的核彈頭和運載工具數量。俄方已多次表示,願不設前提條件延長該條約有效期,但美國反應冷淡。

  姜毅指出,續約的前景非常黯淡,從美國「退群」的慣性來看,現在一點想要「剎車」的意思都沒有。美國繼續在走一個追求「絕對安全」和單邊行動的路線。

36b3-ixeeirz3317411.jpg資料圖:美國總統特朗普。

  李海東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分析:「美國想擺脫任何約束其發展不同類型武器的外部條約,從而自身能夠在全球安全中以窮兵黷武、大力發展軍力的方式,來保持它的優勢地位。」無論今年美國大選結果如何,也不可能改變對俄羅斯敵對的基本立場,所以條約很可能會到期就失效。

  2020年6月底,俄美雙方在維也納舉行了會晤,討論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等問題。會晤后,雙方未就有效期延長等問題取得有效成果,僅原則上同意將舉行下一輪談判。

不願扮演旁觀者

歐洲「夾縫求生」難做選擇

  美國一意孤行頻頻「退群」,讓夾在俄美之間的歐洲,深表憂慮。法國總統馬克龍曾警告說,面對潛在的核軍備競賽,歐洲國家「不能將自己局限於旁觀者的角色」。

  姜毅指出,歐洲還是希望,能夠與俄羅斯至少有一個對話和合作的機制。如果美國繼續走單邊路線的話,就逼迫歐洲不得不做出選擇。歐洲國家現在反對美國退約,也是為自身利益著想。

fba2-ixeeirz3317412.jpg資料圖:當地時間2018年10月,北約在挪威及其周邊地區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圖為美國第24海軍陸戰隊遠征隊向目標開進。

  但對於《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姜毅稱,歐洲在這方面做不了任何工作。一是因為這個條約它們本身並沒有參与,二是從最近這些年美國退約的一系列舉動來看,歐洲國家的遊說都沒有起到太大作用。

  2019年8月2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表示,既然美國已退出《中導條約》,國防部將開始全面研發陸基常規中程導彈。數十天後,五角大樓宣布試射一枚陸基常規巡航導彈,射程超過《中導條約》的規定。

  李海東說,未來美國增加導彈在盟國的部署,將是個大趨勢。而一旦美國突破了一些武器系統的限制,自主無限制地大規模研發,俄羅斯也會做出強硬應對。

  姜毅則認為,現在很多國家不願意簡單地「選邊站」,所以美國從技術上來講,研發武器以及生產裝備都沒有問題,但是部署上,會面臨外交和政治層面的困難。

美國打響軍備競賽發令槍?

全球戰略平衡面臨威脅

  從《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到《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美國在單邊主義的路上越走越遠,由此引發的大國博弈,給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帶來挑戰。

0d86-ixeeirz3317444.jpg資料圖:當地時間2018年4月14日,美國海軍公布美國「蒙特利」號導彈巡洋艦發射「戰斧」巡航導彈的畫面,對敘利亞數個目標實施打擊。

  李海東指出,美國的安全觀念是一種「你輸我贏」的「零和思維」,為了確保自身絕對安全,不惜犧牲其他國家的安全。美俄之間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很可能會出現新形式的軍備競賽,不會像過去相互有條約的束縛。

  他說,這就意味著大國關係將處在高度不穩定的狀態之中。雖然由於核武器的存在,使得大國之間發生大規模熱戰的概率低,但「代理人戰爭」,可能經常現身於未來的國際安全格局之中。

  姜毅也指出,美國的一系列單邊舉動是國際軍備競賽的「推動劑」,甚至可以說是「發令槍」。美國所有的單邊舉動都會刺激相應的國家,不管是哪個國家,都會為了自身的防務,加強軍事力量的建設。這樣的惡性競爭,在一定時間內,恐怕會成為新的「潮流」。但新一輪的軍備競賽跟冷戰時期不太一樣,更主要的是追求質量,而不一定是數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