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批發價大跌15%!賣一羽雞,有人最多虧10元!今晚吃雞嗎?

批發價大跌15%!賣一羽雞,有人最多虧10元!今晚吃雞嗎?

原標題:批發價大跌15%!賣一羽雞,有人最多虧10元!今晚吃雞嗎? 來源:央視財經

7月28日,白條雞的平均批發價為每公斤15.12元,相比1月1日的17.81元下降了15.10%,在2019年雞肉價格快速上漲的大好形勢下,2020年雞肉價格並沒有維持高位。

目前市場上雞肉銷售情況如何,今年上半年雞肉價格為什麼一路回落呢?

白條雞批發價較年初下跌15%

安徽宣城雞肉銷售回暖

在安徽宣城的一個農副產品批發市場,記者見到了批發商馬明祥,他經營了十幾種分割雞肉凍品,馬明祥告訴記者,目前處於淡季,相比上個月,7月份以來雞肉的價格和銷量都有所回落,但比去年同期每天能多賣一噸雞肉。

安徽中合宣城農副產品批發市場商戶 馬明祥:三四月份一個月大概賣四五十噸貨,五六月份銷量高的時候,一個月大概在百噸貨左右。這個月目前銷售了將近60噸,這個月銷量可能要小一點。

批發市場上除了凍品雞的銷售,還有一些商戶從事冰鮮雞的批發。批發商沈躍清剛剛進了1000斤白條雞,他告訴記者,前幾個月一天只能賣兩三百斤,現在基本上一天可以賣出五六百斤,價格也已經和去年同期持平。

安徽中合宣城農副產品批發市場商戶 沈躍清:去年同期,我們賣1000多斤、2000多斤,現在是去年70%的銷量,慢慢在增加。7月份到10月份的行情應該是不錯的。這兩天雞還在漲價,這種雞原來是每斤3元多、4元多,現在進價每斤6元。

安徽中合宣城農副產品批發市場主管 江正義:批發市場鮮雞肉每天銷量在3000隻左右,凍雞品在1000隻左右,疫情期間,凍品銷量很少,每天銷量只有300隻左右,鮮雞品1000隻左右。

記者了解到,安徽宣城的雞肉銷售渠道除了批發市場,還有一部分是從加工廠直接發貨,通過冷鏈運輸到超市和餐飲企業。一個加工廠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每天鮮品的發貨量有100噸,凍品在50到100噸之間。

數據顯示,7月28日,白條雞的平均批發價為每公斤15.12元,相比1月1日的17.81元下降了15.10%。分析人士認為,疫情對雞肉消費形成了衝擊,加上今年肉雞出欄量的增加,供大於求的矛盾是雞肉價格回落的主要原因。

安徽宣城:上半年肉雞養殖持續虧損

養殖戶期待下半年行情

去年的豬價維持高位,帶動肉雞養殖維持高景氣度,今年肉雞養殖戶的利潤有著怎樣的變化?

龔雙四是安徽宣城的一個肉雞養殖戶,每年出欄10萬羽肉雞,他告訴記者,7月中旬自己剛剛補欄了2.7萬羽雞苗,飼養周期在60天左右,出欄的毛雞一般在三斤半到四斤重。談到這幾個月的養殖行情,他表示,從去年年底到今年的7月份,虧損了好幾批,直到7月份以後才有了一些好轉。

安徽宣城向陽街道肉雞養殖戶 龔雙四:去年12月份的價格每斤3元左右,2月份年關時價格每斤2元左右,疫情時候,雞隻能賣到一斤1元,虧本就虧得多了,一般商品雞成本要達到每斤4.5元左右才能保本。

龔雙四告訴記者,在養殖成本中,飼料的佔比能達到60%到70%,而這幾個月豆粕、玉米價格一直在上升,給養殖戶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記者隨後來到當地一家禽業合作社,負責人告訴記者,合作社每年出欄商品雞3000萬羽,其中自己養殖10%,其餘都是發給農戶飼養,由於下游的訂單都是一年一簽,為了保證供應,在虧損的情況下,也只停產了半個月。上半年主要採取了延長養殖期、減少養殖量的措施,應對市場的波動。

負責人告訴記者,今年上半年,合作社的銷售計劃完成了80%,肉雞供大於求的矛盾在7月份以來得到了緩解,相比二月份只能賣幾十萬羽肉雞,現在每個月的銷售量已經有一兩百萬,但相比去年,今年的價格水平仍然比較低。

分析人士認為,去年行業的超高景氣度暫時告一段落,今年養殖戶的補欄積極性有所回落,但對下半年的行情總體持樂觀態度。

工廠每天屠宰六萬羽白條雞

上半年每羽雞最多虧十元

上半年肉雞養殖出現虧損,那麼價格的波動對屠宰加工企業又有哪些影響?企業有哪些舉措來應對風險?

安徽宣城的一個肉雞屠宰加工廠負責人告訴記者,今年上半年一直都在虧損,最多的時候每羽雞能虧十塊錢,7月份以來基本能保本了。

安徽宣城華衛集團食品公司總經理 姚遠:毛雞採購價格每斤5.3元,銷出去產品最低價格一斤2.5元左右,所以3斤多重的一隻雞就要虧10元左右。

記者了解到,除了虧損嚴重,公司上半年面臨的問題還有銷量減少,庫存增加。為了應對市場下行的風險,公司目前採取的措施是減量,從7月份開始每天的屠宰量控制在6萬到6.5萬羽,相比去年每天減少了一萬羽。

分析師告訴記者,從整個肉雞產業來看,今年上半年分化態勢明顯,上游養殖企業虧損較為嚴重,對於一些全產業鏈的龍頭企業來說,由於更加貼近下游市場,在盈利的穩定性上優勢更為明顯,在二季度過後逐漸扭虧為盈。

國泰君安證券農業首席分析師 鍾凱鋒:整個供給受整個行業的影響是比較大的,如果大家都一窩蜂上,供給會有比較大的上量,價格會面臨一定的壓力。偏下游的企業,以龍頭的這些上市公司為代表,更加貼近消費者,它們通過屠宰加工,直接把產業做到終端,這樣就可以平抑價格的波動。

來源:央視財經(ID:cctvyscj)

(編輯:畢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