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周小川點名批安邦系:挪用其他資金作為資本金做得非常明顯

周小川點名批安邦系:挪用其他資金作為資本金做得非常明顯

原標題:周小川點名批安邦系:挪用其他資金作為資本金做得非常明顯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中國人民銀行」微信公眾號8月1日上午刊文《周小川:公司治理與金融穩定》。該文作者為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原刊於《中國金融》2020年第15期。

該文章系根據中國金融學會會長周小川2019年11月4日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應急管理項目「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課題2019年度交流會上的講話整理而成。文章中,周小川主要談了「關於實體企業的公司治理」「關於金融機構的公司治理」兩個方面。

周小川在文章中提出:近一段時間,金融風險在很大程度上跟一系列大中型企業集團陷入危機,甚至被接管、清盤有關,也有部分金融機構在這種情況下出了問題。受此拖累及引發的連帶反應,金融風險明顯上升,各種違約現象發生得比較多,對此必須加以分析。

周小川指出:最早是規模較大的私營企業出現問題,如明天系、華信系、安邦系等,隨後一些金融機構,如包商銀行、恆豐銀行、錦州銀行等也暴露出問題。還有一些正在自救之中,如海航集團等。這些問題的出現有多種原因,但公司治理上的欠缺導致了金融風險加劇。我看監管部門對這些公司用了一個很厲害的詞叫「野蠻擴張」。仔細分析這種「野蠻擴張」,會發現有很多特點。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高槓桿。

周小川認為,高槓桿的首要原因是靠向金融機構借款、靠發債等來加槓桿,很多還是利用自己控制的金融機構進行關聯交易。第二個原因是虛假資本金。單純地槓桿再增加也不可能高到天上去,還需要弄到資本金。於是資本金不可想像地實現了快速擴展,其中多數都是虛假的、違規的和變相的,並非真的資本金。虛假資本金再加上放大的槓桿,一些機構的擴張很快就是天文數字了。

對於安邦系等企業的問題,周小川分析:關於挪用其他資金作為資本金,安邦系做得非常明顯。它通過掌握的成都農商行等幾家金融機構,把其他的資金包括存款資金、信貸資金設法轉為資本金。此外,正好保險業有一個特點,就是保費可以用於投資,於是這些資金也在集團內部交叉投資,最後也變成資本金了。資本金增加以後繼續加大槓桿,膨脹進一步加快。華信集團也有類似的做法。至於明天系,可能是一個規模更大、更加系統的實體經濟和金融機構混合在一起的模型。

周小川分析認為:如果觀察這幾個出問題的公司,明天系、華信系、安邦系等,也包括正在「瘦身」的海航集團,從公司治理的角度看,它們的高速膨脹明顯存在巨大的缺陷:公司管理上沒有公司治理的基本架構,或者有也不發揮作用,很多都沒有正常決策程序,都由少數人、家族中幾個人或領頭人說了算;財務上沒有內審機構,也沒有正常外部審計,各種會計科目隨意挪用或亂用;等等。總之,距離中國《公司法》以及相關監管部門對上市公司、金融機構要求的公司治理原則和準則都差得很遠,與國際實踐、2015年中國讚成的《二十國集團/經合組織公司治理原則》也相去甚遠。或許很多企業根本沒有看過或者關心過公司治理的這些原則。

周小川進而指出:槓桿性融資是涉及公司治理的重大問題。《二十國集團/經合組織公司治理原則》中有一條非常明確,企業借貸是有可能影響股東利益的,所以需要董事會作出決議。但在國內,過去一直有一個概念,即公司注資要通過董事會,而借款屬於日常經營決策,由管理層、總經理決定就行了。實際上在這方面是要加以區分的。借款如果有風險,之後發生了損失,損失必然會由股東承擔。因此公司治理原則均明確:如果是循環使用的流動資金,特別是像金融機構給予的循環融資額度,額度之內授權管理層負責就行了;但如果是新增債務,則屬於股東的風險,就一定要上董事會。而我們在這一點上也往往沒有做到。仔細觀察這幾個案例,就會發現它們在高槓桿融資的時候,根本沒有正常決策程序,就是少數人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