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山東四大能源、交通國企密集重組 後續改革或聚焦金融領域

山東四大能源、交通國企密集重組 後續改革或聚焦金融領域

原標題:山東四大能源、交通國企密集重組 後續改革或聚焦金融領域

導讀:按2019年財務數據測算,重組后的新山東能源集團、新山東高速集團資產總額將分別達到6379億元、9452億元,營業收入將分別達到6371億元、1237億元。

7月13日,山東省涉及能源、交通的兩大省屬央企集團誕生,立刻引發了市場關注。

山東省政府在濟南召開有關省屬企業改革工作推進暨幹部大會,宣布了山東能源集團與兗礦集團、山東高速集團與齊魯交通集團聯合重組方案,並宣布了聯合重組后的企業領導班子。

按2019年財務數據測算,重組后的新山東能源集團、新山東高速集團資產總額將分別達到6379億元、9452億元,營業收入將分別達到6371億元、1237億元。新山東能源集團無論是資產總額還是煤炭產銷量來看,將超過中煤集團,成為中國第二大煤炭企業。

「在做好重組的同時,也要做好文化、制度和管理等融合工作,真正實現1+1大於2的規模效應和協同效應。」山東省國資委企業改革處處長劉福帥表示,「提高規模效應,打造具有世界影響力的一流企業。」

值得一提的是,這不僅是山東,也是今年全國國企改革的第一個大動作。「未來,國企改革一定會持續做下去。」標普全球評級董事黃曉丹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後續的國企改革可能會更加看重整合之後的效益。」

橫向重組打造重要企業

按照改革方案的要求,重組后的山東能源集團將成為山東省能源產業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在鞏固發展煤炭、煤電和煤化工三大主業的同時,大力發展高端裝備製造、新能源新材料、現代物流貿易三大新興產業,打造全球清潔能源供應商和世界一流能源企業。

新山東高速集團則定位為山東省交通領域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大力發展交通基礎設施核心業務,打造主業突出、核心競爭力強的交通基礎設施投資建設運營服務商和行業龍頭企業。

據公開報道,今年以前,山東省已陸續整合青島港、煙台港等多家港口集團,組建山東港口集團;整合多地機場資產和企業,組建山東機場集團;並將中國重汽集團、山東交通工業集團划轉至山東重工集團控股。

按照規劃,山東將力爭用三年時間將省屬國企數量,通過整合重組壓減三成以上,資產效益提升三成以上。

由於歷史原因,國有企業存在產業分佈過廣、企業層級過多等問題,需要進行整合。為此,2016年中央出台了《關於推動中央企業結構調整與重組的指導意見》,各級地方政府也出台類似的文件。

而這次山東省針對其能源、交通兩大領域省屬央企進行的專業化重組,在國企改革中屬於戰略性橫向重組。

「這種改革的好處有三個,首先減少同一產業和領域的無序競爭和同質化經營,其次直接做大國有企業的規模,集中資源形成合力。」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研究員吳剛梁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最後,從國資監管的角度,將國有資本集中到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優化國有資本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是本輪國企改革的一個亮點。吳剛梁認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可以根據授權,對所屬國有企業履行出資人職責,具有「小國資委」性質。

「集團公司被改組成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以後,其功能定位與原先的集團公司完全不一樣了,它變成專業化、市場化的國有資本運作平台,自身不再經營具體業務。」 吳剛梁說。

目前,各地新組建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都以戰略投資為主,投資工具就是發起設立各種股權投資基金。另外,集團管控模式也發生了變化,對所屬子企業實行「管資本」,這項改革對整個國有資產監管模式和國企治理模式都要產生深遠影響。

後續或將聚焦金融領域

近幾年來看,國企改革正在步步走入深水區。

「前幾年,國企改革還是央企與央企之間進行重組,從這兩年開始,逐漸有了央企與地方國企重組案例,比較典型的就是寶武鋼鐵和安徽的馬鋼集團。」黃曉丹說。

他認為,隨著支持的政策和文件越來越多,國企重組在國內遇到的阻礙將會越來越小。「但是,隨著國企規模越來越大,這些重組后的企業未來進行海外投資的時候,有可能會遇到來自當地監管的一些阻力。」他說。

實際上,本輪國企改革的頂層設計已經基本完成,即將出台的《國企改革三年行動計劃》,將會圍繞制定時間表和路線圖,把各項改革措施進一步深化。除了橫向的專業化重組之外,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將會是一大重點。

「應該意識到,混只是方式,改才是目的。要通過混的方式,推進股權結構的多元化。按照分層分類的改革思路,有針對性地重塑、完善公司治理機制,切實提高國有企業的創新力和全球競爭力。」首都經貿大學工商管理學院肖旭告訴記者。

而在山東省方面,後續的國有企業改革方向之一,將很有可能是金融領域。

「目前,山東省17個地市,有14家城商行,這些城商行規模不大,股權相對分散,風險防範手段有待加強,風險承受能力有待提高,競爭力也有待提升,然而,山東並沒有像北京、上海和重慶那樣的省屬金融控股公司。」泰山產業領軍人才、山東財經大學陳華教授告訴記者。「所以,未來重組一家全牌照的省級金融控股集團更加迫切,也具有可操作性。」

特別是在疫情引致的不確定性過程中,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銀行潛在不良資產存在大幅上升的風險。各地市政府作為城市商業銀行的大股東,拿出真金白銀補充銀行資本金的壓力也隨之增大,地方政府也有轉讓城商行的內在要求。

「目前制度上的障礙其實已經掃除,未來三五年將很有可能出現一個具有核心競爭力、且風險可控的省屬金融控股集團公司。」他說。

(作者:綦宇 編輯:張偉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