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97%死亡率的食腦蟲,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97%死亡率的食腦蟲,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原標題:97%死亡率的食腦蟲,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原創 bio kiwi biokiwi

ea6a-iwhseiu1585405.jpg

本文關鍵詞

食腦蟲 福氏耐格里阿米巴原蟲 微生物

最近又有一種可怕的微生物和疾病進入了人們的視野:食腦蟲(光是名字就很嚇人)。

近日,美國衛生官員表示,佛羅里達州出現了一例罕見「食腦蟲」感染病例,該寄生蟲學名為福氏耐格里阿米巴原蟲,人類在感染該寄生蟲后的死亡率高達97%。(澎湃新聞)

這到底是一種什麼疾病?看著實在是太可怕了!

那麼我們就從幾個大家可能最關心的問題切入:食腦蟲從何而來?現在有什麼治療方法嗎?它們可能會大規模出現嗎?

哪來的?

食腦蟲(Naegleria fowleri),又名福氏耐格里蟲或者福氏阿米巴蟲,說是蟲子其實是一種真核單細胞微生物。

它們通常會在生活在溫暖的淡水和土壤中,換句話說,在這個季節的湖泊、河流、溫泉、不衛生的自來水等等地方都有可能出現(25℃以上可以存活,42℃繁殖力最旺盛)。

不過我們要把這個「可能」強調一下,因為這個「小蟲子」雖然不算少見,但是導致疾病的情況也非常罕見,正如美國CDC官方提供的數據顯示的那樣:2009-2018年十年中有34例感染,而十年時間里美國大約有34000人溺水死亡。

edcf-iwhseiu1585408.jpg

新聞里的食腦蟲圖片,其實是它的三種形態

(圖源:美國CDC)

食腦蟲,顧名思義,就是通過破壞人的大腦來傷害人體,會造成叫做福氏內格里阿米巴腦膜腦炎的疾病。

雖然有著一個這麼粗暴的名字,食腦蟲卻有著數般變化:

當環境惡劣時,食腦蟲會變化出一副「金鐘罩」——囊泡,光滑的囊泡會把它包裹住,並且避免食物不足或者乾燥的危險環境,而這種時候食腦蟲也無法感染人;

而當環境合適時,它就會去掉「金鐘罩」,而露出了另一幅嘴臉——滋養體,這時的食腦蟲可以依靠自己靈活的細胞膜移動(可以腦補一下史萊姆的形態),並且開始進行複製繁衍;

如果需要比較好地遊動,食腦蟲又會變幻出一對「船槳」——鞭毛蟲,藉助著兩根鞭毛和「流線型」的梨形結構,食腦蟲可以快速前進。

4df9-iwhseiu1585449.jpg

電子顯微鏡下食腦蟲的三種形態,從左到右依次是囊泡、滋養體和鞭毛蟲(圖源:Wikipedia)

而後兩種的滋養體和鞭毛蟲形態的食腦蟲就可以侵入人體。

極少的人在水裡游泳、潛水、跳水的時候,鼻子里嗆了水,水裡的食腦蟲就可能進去鼻腔,如果是鞭毛蟲形態則會在進入之後變幻成滋養體便於潛入。

再之後食腦蟲就會藉助著鼻腔的嗅覺神經一路向大腦衝擊,進入大腦,引發腦膜腦炎。

dd06-iwhseiu1585448.jpg

食腦蟲的感染過程(圖片翻譯自美國CDC)

而根據它的感染模式我們也可以知道很多信息:

嘴巴喝到有食腦蟲的水不會被感染,因為嘴巴即使喝進去食腦蟲,它也找不到神經侵入大腦,所以那種情況是不會感染的;

食腦蟲是一種不能人傳人的微生物,因為它進到大腦之後導致人體死亡,並沒有傳播的可能;

感染的過程也需要時間,往往在1-9天後癥狀開始顯現:頭痛、發燒、噁心等等,3天內及時就醫是可以救治的(具體見下文);而到了晚期則會出現思維混亂、失去平衡、癲癇等癥狀,這時就醫已經來不及了,兩周內就會死亡。

怎麼防?

食腦蟲的根治其實非常難,也很少有人做,原因也很簡單——它致病的可能太低了。正如前文所說,美國十年間只有34例病例,有這個閑工夫去滅蟲子,還不如去增加警戒,預防一下游泳時的溺水情況。

而且從個人的角度而已預防也很簡單的:因為食腦蟲只會在野外環境的淡水中生存,那麼我們個人就不要在大夏天的時候跑到無人管理的水庫、河流游泳,尤其是跳水。因為當頭部入水時,鼻子就很容易會嗆水。

而如果去正規的定期消毒的游泳池或者海邊游泳(食腦蟲只生活在淡水)、潛水,則肯定沒有食腦蟲的風險(當然,正如前文說的,更應該注意溺水的風險)。

6eb0-iwhseiu1585491.jpg

醫院提供的關於預防食腦蟲的建議

(圖源:The Indus Hospital)

而由於感染食腦蟲的病例很少,而大多數也沒有能治愈,所以相關的治療案例並不多。

2013年夏天兩個美國孩子感染了食腦蟲后倖存了下來,其中一個12歲的女孩在被感染30小時后確診,並在36小時以內得到了當時最佳的治療:使用新開發的藥物米替福新治療(主要治療乳腺癌和黑熱病,也是一種微生物感染疾病),並且減輕腦部腫脹問題,採用降溫的方法抑制食腦蟲增長。

而另一個孩子就沒那麼幸運了,因為治療不夠及時以及沒有低溫治療,雖然活了下來,食腦蟲卻已經對他造成了永久性的腦損傷。

58f6-iwhseiu1585488.jpg

大腦中食腦蟲的熒光染色,一般檢測會抽取大腦腦脊液看是否有滋養體或者鞭毛蟲形態的食腦蟲

(圖源:Wikipedia)

很多嗎?

最令人擔心的是,這麼一種十年造成34例的罕見病,它會爆發嗎?

至少從幾十年的情況來看這種蠻嚇人的微生物並不會突然爆發,這也是它的傳染途徑決定的——它不像病毒或者寄生微生物那樣一定要寄生才能存活,在水中也可以很好的繁衍。

所以是否會感染就變成了一個概率性問題,而不像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那樣的慘烈戰爭。而經過幾十年的病例來看,這個概率每年大概是億分之一。

f370-iwhseiu1585529.jpg

美國幾十年來的病例分佈情況,可以看到基本都在南方各州,這也和食腦蟲生長在溫暖環境是一致的

(圖源:美國CDC)

當然還要注意的是,這不是一種美國特有的疾病,在紐西蘭、巴基斯坦均有過案例發生,同時這種微生物不能在人之間傳播,所以可以推測它在世界各地均有分佈。

中國在2011年台灣就出現過一個案例,因為泡溫泉感染了食腦蟲;

2016年在廣東深圳一男子在景區玩水的時候也被感染食腦蟲,11天後不治身亡。

所以夏天適當的進行預防,確保接觸的水源乾淨衛生,仍然很有必要。

參考資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egleria_fowleri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Naegleria fowleri. https://www.cdc.gov/parasites/naegleria/

Yoder J S, Eddy B A, Visvesvara G S, et al. The epidemiology of primary amoebic meningoencephalitis in the USA, 1962–2008[J]. Epidemiology & Infection, 2010, 138(7): 968-975.

Marciano-Cabral F, Cabral G A. The immune response to Naegleria fowleri amebae and pathogenesis of infection[J]. FEMS Immunology & Medical Microbiology, 2007, 51(2): 243-259.

Kaminsky R. Miltefosine Zentaris[J]. Current opinion in investigational drugs (London, England: 2000), 2002, 3(4): 550-554.

Linam W M, Ahmed M, Cope J R, et al. Successful treatment of an adolescent with Naegleria fowleri primary amebic meningoencephalitis[J]. Pediatrics, 2015, 135(3): e744-e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