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微商」梵蜜琳變形記:姐姐的貴婦膏?還是滑鐵盧?

「微商」梵蜜琳變形記:姐姐的貴婦膏?還是滑鐵盧?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4日電(彭婧如)「無懼年齡就要贏,姐姐都塗梵蜜琳。」

  這個夏天,綜藝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帶給大眾的不僅有「洗腦」主題曲《無價之姐》和眾多熱搜,還有梵蜜琳這句極具存在感的廣告語。

  「追著綜藝,『姐姐都塗梵蜜琳』,突然好奇梵蜜琳到底是個啥,結果一搜,我買不起!告辭!」

   價格叫板大牌

  被梵蜜琳的價格勸退的消費者不止一個:「貧民女孩不配擁有,枉我一直以為是雜牌」,「人家都標了『貴婦』產品。」「有這個錢買SK-II,買海藍之謎(La Mer)不香嗎?」

梵蜜琳冠名《乘風破浪的姐姐》視頻截圖。梵蜜琳冠名《乘風破浪的姐姐》視頻截圖。

  梵蜜琳的價格到底有多「貴婦」?該品牌官網顯示,40g的貴婦膏價格1200元,150ml的貴婦潤膚水價格為520元,40ml的貴婦精華液價格為920元…

  「這定價是在叫板一線大牌。」平常熱愛美妝護膚的一位消費者做了價格對比: 雅詩蘭黛 的小棕瓶精華露,50ml的官方指導價850元;SK-II230ml的神仙水價格1540元,其50g的大紅瓶面霜價格860元;被時代周刊評為「奢華中的奢華」的品牌La Mer,其30ml面霜的售價也才1520元。

  另外,與諸多化妝品品牌贈送小樣不同,梵蜜琳的操作是,將小樣作為入門裝產品單獨出售:20ml修護乳液130元、8g明星同款貴婦膏290元、5ml修護精華液320元。

  「這主要是為了方便客戶先試用產品,客戶真正體驗到產品的好,比較了解產品,將來代理也會比較有說服力。」梵蜜琳的一位經銷商向中新網解釋,小劑量包裝是為了降低使用門檻,「我們品牌是香港的,定位屬於中高端,門檻會比其他品牌要高一點。」

   「貴婦」人設崩塌

  沒多久,就有人扒出梵蜜琳的「香港身份」有問題。

  天眼查顯示,梵蜜琳2015年在深圳註冊,註冊資本1000萬人民幣。2017年,該公司將註冊地址由深圳變更至廣州。2019年,公司股東由原來的詹曉健等四人變更為廣東廣妝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另外,梵蜜琳沒有顯示出港資背景。

  「梵蜜琳的牌子是香港註冊的。因業務發展,於2015年授權大陸廣東Thanmelin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為品牌生產總經銷商。現目前國內產地為廣東、湖南。」梵蜜琳的客服回應稱。

梵蜜琳官網產品展示圖。梵蜜琳官網產品展示圖。

  目前,梵蜜琳官網裡,沒有起源於香港的字眼。其官網顯示,廣東梵蜜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集品牌策劃、品牌推廣及營銷於一體的化妝品集團,主營高端護膚彩妝產品,總部位於廣州。

  這還沒完,「微商梵蜜琳借節目火了:代工廠加工,貴婦膏230元能買2斤!」的消息,讓「微商」「貼牌生產」成為梵蜜琳身上揮之不去的標籤。

  梵蜜琳對此回應稱報道有誤,媒體報道中店鋪的工廠並非梵蜜琳代工廠,二者僅公司名相似。併發出律師聲明,勸告發布及轉載不實內容信息的相關媒體立即刪除相關不實文章。

  面對眾多負面消息,也有人為梵蜜琳叫屈:「感覺梵蜜琳真的挺慘的,是微商沒錯,但是不是『三無』產品,『三無』怎麼可能過得了廣電審查。」

  不過,梵蜜琳未披露過關於產品研發投入的其他內容,委託代工廠加工產品也是事實。中新網通過中國藥品監管APP,在「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信息」一欄中對「梵蜜琳貴婦膏」進行查詢,發現其實際生產企業為廣州一一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和湖南弘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根據官方備案,天眼妹查了下,這貴婦膏真正的兩家代工廠也並不『乾淨』啊。」天眼查官微給梵蜜琳補了一刀:兩家代工廠,其中一家代工廠曾因「偽造產品產地,冒用他人廠名廠址」的行為類型遭遇行政處罰;另一家則是因質量管理方面存在一些問題被責令整改。

   「我們就是一家微商」

  梵蜜琳面對「貴婦膏230元買2斤」的詆毀很「剛」,但對「微商」的身份卻比較坦然。

  梵蜜琳總部招商客服曾直言不諱地向媒體承認:「我們就是一家微商。」梵蜜琳的經銷商級別主要分為三級,分別是金牌經銷商、至尊經銷商和會員經銷商。如果個人想要成為梵蜜琳的微商代理,除了繳納一筆保證金外,還需要一次性拿一定金額的貨品。

梵蜜琳經銷商發來的經銷商級別分類。梵蜜琳經銷商發來的經銷商級別分類。

  「微商好好活在朋友圈不好嗎?人怕出名豬怕壯,幹嘛非得在綜藝上露臉?」

  梵蜜琳的創始人蔡彬弟自認為,梵蜜琳是微商又是「非典型微商」,冠名《乘風破浪的姐姐》欄目只是為了「買素材、放煙花」。

  「我不是看這個節目會不會火,我是看這個節目能產出多少素材,做更真實的深度植入。」「我們用『明星翻包』、『明星同款』等素材來持續塑造品牌,你想一下我的朋友圈裡面,每一天都有固定一條類似的品牌動態,三五年積攢下來就會給人家造成一個印象,那就是這個品牌很厲害,好多明星在用。」

   「姐姐都塗梵蜜琳,愛情沒了」

  但不論「煙花」放的多熱鬧,最終還是得靠產品說話。

  梵蜜琳的廣告效應在一些消費者身上並不靈。「每次打廣告的時候,金莎用她乖乖的眼神,緩緩說出『姐姐,你圖什麼』。我真的好心動,都腦補一齣劇情了,結果後面來一句『姐姐都塗梵蜜琳』。stop,愛情沒了!」

明星在節目中使用梵蜜琳產品截圖。明星在節目中使用梵蜜琳產品截圖。

  「產品定價高卻缺失了相關售後服務,會使得消費者對其品牌信任度下降,如果一旦產品質量出現問題,消費者很難為其長期買單。」經濟學家宋清輝稱。

  「1200塊,一小瓶,塗上去,推不開,假白。」 B站 美妝up主在測評梵蜜琳貴婦膏的視頻中,全程高能吐槽。

  黑貓 投訴平台上,也有消費者發文稱,自己在某社交電商平台買了一套梵蜜琳的護膚品,用后感覺皮膚不適,由於塗抹后出現辣辣的過敏現象,該消費者希望商家同意自己的退貨申請。

  這或多或少影響了產品的銷量。梵蜜琳天貓旗艦店上,位居熱銷第一名的「明星同款」梵蜜琳神仙貴婦膏,月銷量為4134,寶貝評價超過1.3萬條。而位居第二的產品銷量則僅有399人付款,多款產品不到10人付款。

  梵蜜琳可能也意識到了問題,1月14日梵蜜琳曾發生了工商變更,在原有化妝品批發的經營項目上又增加了化妝品製造、化妝品零售等內容。蔡彬弟表示,公司工廠已經在規劃中,但還沒有公開。

  「浪姐」之後,梵蜜琳的紅利能持續多久還是未知,想要獲得消費者的「愛情」,梵蜜琳可能需要向人間清醒張雨綺「抄作業」:「人氣是人氣,業務是業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