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不降價就解約 長租公寓平台「逼迫」業主降價惹爭議

不降價就解約 長租公寓平台「逼迫」業主降價惹爭議

  來源:工人日報

  不降價就解約,並要求業主賠償改造房子所需的裝修費用

  長租公寓平台「逼迫」業主降價惹爭議

  本報記者 肖婕妤

  近日,家住北京昌平區的白女士有點鬱悶。兩年前,她將自己的房子委託給自如對外出租,但從今年6月中旬開始,她就頻繁接到自如的電話,對方要她把月租由原來的6700元降為5800元,並稱「不降價就解約」。

   業主被要求降價,不降價就解約

  2018年5月,白女士將一套位於北京昌平區的兩居室託管給自如,並與其簽訂了3年的託管協議,當時協議的房租為6700元/月。

  早在今年3月10日,白女士就接到號稱自如資產處置部的降租電話,當時她明確表示不同意不協商。然而近半月以來,自如的降租電話越打越頻繁。電話里,對方以「疫情影響,造成公司收益下降」為由,要求她降低房租至5800元。如果不同意降價就強制解約,並且索要裝修損失費1萬多元。

  「自如提供的是房屋託管服務,理應自負盈虧。現在虧損卻讓房東分擔,這是什麼道理?而且合同上也沒有『調整租金』這一項,憑什麼要求我們降租呢?」白女士不解地說。

  和白女士一樣,把房子委託給我愛我家的業主程先生最近也接到了降租通知,不過對方是通過微信語音而非電話的方式。「管家在微信上跟我說房租每月降500元,連降12個月,連個書面通知都沒有。」程先生向記者說道。

  除了北京的程先生和白女士外,杭州的自如業主林先生也接到要求降租的電話。因為合同還有2個月到期,他不想在此事上耗費太多精力,於是同意了降價。

   要麼減租,要麼解約賠裝修費

  在記者採訪的業主里,一些業主選擇「妥協」,同意降價。但也有很多業主表示不接受降租,而不降租要承擔的後果也大致一樣。

  7月4日下午,家住北京的自如業主張先生對記者表示,近期一直接到自如要求降低房租的電話,被告知如果不降價自如就會單方面解約,業主需賠償自如改造房子所支付的裝修費用。

  「又不是我提出解約,是自如要解約。我得不到賠償,怎麼反而還要去賠償裝修款?」張先生說。像張先生這樣被要求賠裝修費的業主不在少數。

  記者注意到,自如與一位業主簽訂的合同中寫道:合同提前解除,甲方(業主)均應向乙方(自如)支付裝修及新配置設施的損失費。鑒於乙方合作的裝修、新配置設備供應商的費用結算、票據開具的特點,決定乙方無法為本合同項下標的資產裝修及新配置設施提供額外單獨的票據。因此,雙方在此認可,本合同第3條下涉及費用的具體金額以乙方提供的相關數據為準。

   建議通過協商來解決糾紛

  「如果合同上沒有約定調整租金,合同期內,長租公寓平台沒有理由單方面要求業主降低租金。」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主任邱寶昌對記者說。

  正是因為沒法單方面降租,所以一些平台以解約並索要裝修費的方式迫使業主同意。那麼,自如與業主簽訂的合同中關於裝修費用的條款合理嗎?

  關於裝修費用條款,大部分受訪業主均表示,沒有格外留意。張先生坦言:「簽約的時候,沒有注意到裝修費用賠償的條款。」

  對此,有律師表示,簽合同時不看清楚是業主自身的責任,如果合同內有裝修費用賠償的條款,除非該條款不合理,否則要按雙方約定執行。但也有律師表示,自如與業主簽訂的合同涉及霸王條款,顯失公平,損害了業主的合法權益。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對記者表示,面對租房市場的困局,各方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房東面臨著日常生活成本增加、租房難度增大的壓力;長租公寓平檯面臨著客源減少、房租下降的成本重壓;租客面臨著收入降低的壓力。當前,租房市場的困局其實不是任何一方能夠解決的,更多的是需要理解和諒解。建議先通過協商來解決糾紛,共同渡過當前的難關。如果協商不成,建議走法律渠道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