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是獨立畫廊撐起了日本攝影的烏托邦

是獨立畫廊撐起了日本攝影的烏托邦

原標題:是獨立畫廊撐起了日本攝影的烏托邦

從20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是攝影家正面直接挑戰「所謂攝影究竟是什麼」這個問題的時代。隨著日本攝影自我意識的喚起,許多優秀的攝影藝術家出現在世界攝影名列之中。
而日本攝影教育開始快速地發展,有經驗的藝術家走進學校,為大家傳授了珍貴的學術理論和實踐經驗。其中WORKSHOP私塾寫真學校的出現,開闢了日本攝影教學的全新路徑,同時帶動了日本獨立攝影畫廊的風潮,在日本攝影史上產生了重大影響。
ced1-iwhseit7795012.jpg
• WORKSHOP •
1974年4月22日
1974年4月22日,一個傳奇式的攝影學校在東京誕生,它是由東松照明倡導,細江英公、森山大道、深瀨昌久、荒木經惟、橫須賀功光等人擔任講師的日本私塾WORKSHOP寫真學校。這所攝影學校區別於其他學校的地方在於他們採用的是一種私塾式的教學,每個講師開設各自的教室,招收學員,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教學。
dd84-iwhseit7795011.jpg
學校創辦機關雜誌《季刊WORKSHOP》
1975年
1975年開始,中平卓馬、奈良原一高也加入其中,成為該校講師。當時,除了學校里的正式課程外,還有夏季研討會,在沖繩、名古屋、靜岡等地舉辦研究班,舉辦各種聯合攝影展等等,不論在教學上還是組織形式上都非常自由。例如荒木經惟主導的教室就經常一邊喝酒一邊進行攝影講評會,組織學員進行集訓,在銀座的拉麵廚房舉辦攝影展,進行舞踏的訓練,出版發行攝影集等等,積極地在各個方面進行嘗試。
019c-iwhseit7795049.jpg
WORKSHOP研討會
1976年3月
1976年3月,WORKSHOP寫真學校解散。雖然只存在了短短兩年的時間,卻在日本攝影史上產生巨大的影響,為日本獨立攝影師開闢了一個全新的發展路徑。不久之後,原本WORKSHOP寫真學校的畢業生以及東京寫真專門學校的的學生便開始組織起來創立維持自己創作發表的獨立攝影畫廊,這一舉動波及到日本各地,出現了一股獨立攝影畫廊的風潮。而WORKSHOP寫真學校所具有的那種獨立自主、特立獨行的基因便由這些大大小小的畫廊所繼承,一直持續到今天。
• 獨立攝影畫廊 •
IMAGE SHOP CAMP
1976年,原WORKSHOP寫真學校森山大道教室的幾位畢業生與森山大道一起在東京新宿二丁目創辦了影像商店CAMP(IMAGE SHOP CAMP),其目的在於讓這些年輕攝影家在畢業之後也仍然能夠繼續發表自己的攝影作品。之所以森山大道為這個空間起了這樣一個名字,就是為了區別於既有的攝影畫廊。這是一個用於攝影作品展示與銷售的獨立空間,創立時的主要成員有北島敬三、倉田精二、菊地大一郎、德永浩一等人,早期森山大道自己也非常積極地參与其中的活動。
ec66-iwhseit7795051.jpg
CAMP宣傳畫報
CAMP並沒有什麼明確的活動規則,純粹就是這些年輕攝影家的創作與發表的空間。例如北島敬三從1979年1月份開始一直到12月,每個月即興地展示自己作品,同時出版發行題為《寫真特急便 東京》的16頁小冊子。
44bf-iwhseit7795087.jpg
《寫真特急便 東京》小冊子
7436-iwhseit7795088.jpg
《寫真特急便 東京》小冊子
1969-iwhseit7795113.jpg
《寫真特急便 東京》小冊子郵寄包裹
他在CAMP周邊拍攝新宿二丁目的街頭風景,然後將展示空間變成暗室,把感光紙鋪滿整面牆壁,將影像直接投影在上面,澆上顯影液,用海綿進行定影,然後直接以這樣的狀態進行展示。以這樣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壓縮攝影、暗室作業、展示、印刷、散發等各個程序之間的縫隙,試圖超越自我意志的局限,即興地、偶髮式地進行攝影實踐。這樣的先鋒性、實驗性以及獨立自主的創作環境能夠極大限度的激發攝影家的創作慾望與靈感,讓他們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華,大胆進行嘗試,體會獨立攝影創作的魅力與能量。
7a52-iwhseit7795114.jpg
©️北島敬三
PUT Gallery
另一方面,原東松照明教室的成員浜升、岡友幸、青木康雄、長谷川和久等人於1976你那8月創立了PUT畫廊,之後矢田卓、田口芳正、興松良昌等活躍型攝影家也加入其中。他們創辦同人雜誌,與靜岡縣的GIG畫廊、嚴肅攝影畫廊(シリアスフォトギャラリー)、黑帶畫廊,名古屋的AMP畫廊、栃木縣的Astraea畫廊、弘前的芭蕉畫廊、沖繩的寄居蟹(a-ma)畫廊等其他地區的獨立畫廊進行交流,積極策劃畫廊之間的群展。1977年11月他們與寄居蟹畫廊一起舉辦「NUJUN a-man聯合展」,之後PUT成員與寄居蟹畫廊成員一直保持聯繫,進行交流活動,在各自的畫廊舉辦個展、群展等。
a5a3-iwhseit7795137.jpg
PUT畫廊雜誌
47b9-iwhseit7795136.jpg
©️田口芳正
1303-iwhseit7795166.jpg
寫真集《BOTA》©️岡友幸
稜鏡攝影畫廊
1976年3月,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的學生谷口雅、桑原敏郎、住友博、平木收等人在新宿百人町創辦獨立攝影畫廊稜鏡。該畫廊的活動主要以畫廊成員的個展以及他們策劃的群展為中心。此外他們還經常舉辦桑原甲子雄、大辻清司、田村彰英、田中長德、山崎博、羅伯特·弗蘭克等攝影名家的展覽。
72f7-iwhseit7795164.jpg
稜鏡攝影畫廊
bd3d-iwhseit7795204.jpg
©️桑原甲子雄
4cc4-iwhseit7795206.jpg
©️大辻清司
bbf4-iwhseit7795257.jpg
©️田村彰英
除了上述這幾家獨立攝影畫廊,1970年代中後期,日本各個地區紛紛出現各種形式的獨立攝影畫廊,這些畫廊讓各個地區的攝影家集合起來,成為他們交流、創作、發表的據點,他們製作各自的攝影集、攝影小冊子並出版相關的同人雜誌、印刷品等等,並且不同畫廊之間也保持溝通交流的關係,組織策劃畫廊之間的聯合展覽,呈現出極高的獨立性與自由度。
7695-iwhseit7795258.jpg
黑帶畫廊雜誌
9555-iwhseit7795301.jpg
黑帶畫廊雜誌
相比之下,在這之前攝影家要發表作品,製作展覽,一般都必須依靠一些大品牌的攝影雜誌以及像尼康、佳能、富士膠捲等相機器材生廠商運營的攝影畫廊。然而,年輕攝影家要進入這些攝影雜誌或攝影畫廊發表實驗性作品是相當不容易的,而且這些機構在長期發展過程中也逐漸形成各自的評審機制與選擇標準,不免帶上一定的政治化、組織化的色彩,對日本各地不斷湧現的年輕攝影家而言,這樣的局面不利於他們的發展,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壓抑了他們的創作活力與才華。
3b97-iwhseit7795300.jpg
筑波攝影畫廊
而攝影家要想保持良好的創作狀態,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條件就是思想上的自由與相對寬容的環境,那麼獨立攝影畫廊無疑是一個相對理想的選擇。而年輕攝影家要想保持自己的創作狀態、自由地發表作品,就必須擺脫那些特定媒介的約束,自己創造出一個有利於自身發展的新媒介。
8369-iwhseit7795323.jpg
PGI畫廊
儘管到了1980年代以後,由於商業攝影畫廊、攝影美術館以及各種形式的攝影獎項的出現,讓獨立攝影畫廊的風潮逐漸消退,但是作為一種獨特且有效的選擇枝,獨立攝影畫廊至今依然在日本社會中廣泛存在,仍然是許多日本攝影家維持自身創作狀態、發表作品擴大影響力的重要途徑。
PlaceM
1987年森山大道的學生瀨戶正人與山內道雄在新宿創辦獨立攝影畫廊PlaceM,除了舉辦成員個展、策劃各種群展外,還舉辦攝影工作坊「夜之攝影學校」與實踐性質的暗室工作坊,並出租展示空間與暗室空間,出版各種攝影集,一直運營至今。
d107-iwhseit7795322.jpg
PlaceM
ef44-iwhseit7795339.jpg
夜之攝影學校近期圖片
99db-iwhseit7795338.jpg
©️山內道雄
Photographers' Gallery
當年CAMP的主要成員北島敬三於2001年創辦獨立攝影畫廊Photographers' Gallery,一直運營到現在,現在共有笹岡啟子、田代一倫、高橋萬裡子等十余名成員。可以說是當代日本攝影的一個重要據點,而早期的成員尾仲浩二、楢橋朝子、元田敬三等人之後也都紛紛創立自己的獨立攝影畫廊。
83b4-iwhseit7795366.jpg
Photographers' Gallery作品展示
8b76-iwhseit7795365.jpg
Photographers' Gallery
efb6-iwhseit7795399.jpg
©️楢橋朝子
26d6-iwhseit7795398.jpg
©️楢橋朝子
7a3f-iwhseit7795433.jpg
©️元田敬三
街道畫廊
尾仲浩二在1982年參加影像商店CAMP之後,就一直以獨立攝影畫廊為中心開展自己的創作活動。1988年他在西新宿創辦第一代街道畫廊,中間一度關閉,加入北島敬三的Photographers' Gallery,2007年開設第二代街道畫廊。2016年他開設第三代街道畫廊,目前共有八名成員,每年出版發行《街道雜誌》,舉辦各種形式的展覽,並製作各自的攝影集。
bd12-iwhseit7795434.jpg
©️尾仲浩二
4428-iwhseit7795466.jpg
©️尾仲浩二
a088-iwhseit7795465.jpg
街道畫廊
《街道雜誌》
f717-iwhseit7795494.jpg
《街道雜誌》
類似上述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可以說獨立攝影畫廊為日本攝影領域培養出了一種全新的、極具個性的獨立攝影家群體,他們的存在總是與獨立攝影畫廊相伴隨,他們都是通過運營自己的發表媒介,來探索和追求自己在這個時代的屬於自己的攝影。往往在創作之外他們還需要靠打零工等其他經濟手段來維持生存,但是在創作上始終保持著「完全與經濟無關的精神性」。他們通過自己對攝影的熱情、對自由的渴望,憑藉自己的不懈努力來保持攝影的獨立性。
/關於作者/
林葉
獨立策展人、譯者、寫作者。目前工作生活于上海/東京。主要從事視覺文化的研究、策展與翻譯工作,譯作有杉本博司文集《藝術的起源》、《現象》、大竹昭子《日本攝影50年》,飯澤耕太郎《私攝影論》,選譯《日本藝術攝影史》,策劃私攝影研究專題:「私之向度」、日本攝影論專題:「日本攝影論選譯」、報道攝影專題:「報道攝影·國家·社會」以及城市獨立空間實踐。策劃展覽:「我與我」、姚瑤同名個展、木格個展「塵」等。文章發表于《藝術當代》、ARTFORUM、《中國攝影》、瑞象視點、騰訊·穀雨、澎湃視覺、澎湃市政廳、《攝影之友》等媒體。
原標題:《是獨立畫廊撐起了日本攝影的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