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簡析未成年人的數字生活

簡析未成年人的數字生活

原標題:簡析未成年人的數字生活

簡析未成年人的數字生活

田豐(中國社科院社會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單純依靠技術系統難以完全規避遊戲沉迷行為,任何防沉迷機制都有辦法繞過。所以,提升家長的網路素養和對子女網路安全的保護意識,反而成為當務之急,企業、學校與家庭需要通力協作。

-------------------

  正視現狀:網路時代未成年人亟須全面保護

  近期以來,未成年人玩網路遊戲因充值與家長出現親子矛盾的消息引發各界關注。僅《中國青年報》,就在7月2日以版面頭條《未保法修訂草案二審:治理未成年人沉迷網游需要硬招辣招》予以關注,次日更是以整版專題來探討「未成年人網游充值退款難怎麼破」「從實名認證到『刷臉』認證,能否拯救『網癮少年』」等迫切問題。

  在本文開頭所涉及的「未成年人網路保護」的具體問題上,不少人的目光被吸引到網游充值退款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上,卻忽視了網路時代未成年人亟須全面保護的現狀。如何解決未成年人在數字文化生活中的自主性和網路安全保護之間的矛盾,已成為困擾大多數家庭和父母的難題。

  網路遊戲和短視頻現已成為孩子們數字文化生活中增長最快的娛樂形式,從2019年中國社科院在全國組織的調查結果來看,八成以上的孩子都接觸使用過不同類型的網路遊戲或者短視頻,超過90%的家長都認為不可能讓孩子與網路隔離,都表示未來是互聯網時代,孩子需要去接觸和了解互聯網,在學習之餘放鬆娛樂一下也很正常。超過90%的家長會允許孩子周末「玩玩手機」;有的家長會和孩子一起看短視頻,或是互相分享小遊戲。

  堵不如疏:對未成年人數字文化生活加以引導

  根據家長們的觀點,孩子們的生活不可能迴避互聯網、手機和數字文化產品的原因主要有兩個方面:第一,互聯網和數字生活是社會發展大勢,不可迴避。對於現代社會的孩子們來說,互聯網本就是他們日常生活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信息化是未來社會發展的趨勢,網游、短視頻、直播、二次元文化、彈幕文化、網路社交、粉絲文化等,都是孩子們數字文化生活的自然組成。大多數家長都感受到了這種趨勢,一致認為很難也不應該將孩子和網路隔離開來。

  第二,同伴對兒童和孩子們的發展起著重要作用。同伴的典型特點是有同等的地位和權利,與同伴平等的交往,有助於兒童社交能力的發展。特別是上學之後,兒童與同伴交往的時間要多於與父母、兄弟姐妹及其他人,獲得同伴認可能為其提供歸屬感,同伴對兒童行為的影響力甚至超越父母。而家長們也大多認識到這一點,哪怕家長在家控制孩子使用網路或接觸數字文化產品,但同伴或同學之間的影響遠在家長掌控之外。同學們對於數字文化的討論一方面會激發孩子的好奇心,另一方面,為了融入同伴群體,孩子也會去接觸和了解數字文化。

  在數字文化實踐中,孩子們是具有自主性的行動主體。一些家長相信自己的孩子能夠對接觸到的數字文化產品內容的優劣有自己的判斷,能夠安排好上網的時間。還有一些家長,則認為孩子的辨別能力和自控能力有限,不能自覺、合理地安排數字文化生活。基於孩子的年齡和個體差異,每個孩子的主觀能動性有差異,確實要因人而異地引導,更要竭盡所能地保護。

  大多數家長都存在一種矛盾心理,既認同互聯網是社會發展大勢,又擔心數字文化產品的內容不適宜孩子,更擔心孩子在網路中出現種種越軌行為。於是,大部分家長贊成按照「堵不如疏」的原則,來對孩子們的數字文化生活加以引導。家長們的疏導理念主要包括三種:第一,與其將孩子與互聯網和遊戲、短視頻等相隔離,不如讓他們適當接觸,引導孩子區分善惡美醜。第二,應該注重培養孩子積極的價值觀,提高孩子的審美水平、網路素養,發揮孩子的主觀能動性,讓其自覺對數字文化產品的內容和價值形成自己的判斷。第三,與孩子建立信任關係,約定互聯網使用時間,與孩子交流其所接觸的數字文化產品,及時了解孩子所接觸到的內容並給予引導。

  當務之急:提升家長素養和對孩子網路安全保護意識

  現實生活中,還必須考慮到未成年人的網路素養有待提高、抵禦誘惑能力弱等特點,應該對網游、短視頻等數字文化產品的內容、價值和消費方式實施嚴格的監管。

  比如,騰訊網建立了相對較為嚴格的防沉迷體系,根據實名註冊信息強行限制未成年遊戲時間和消費,甚至探索了人臉識別等技術,「抓捕」偷用成年人信息而繞過防沉迷監管的未成年人。需要注意的是,單純依靠技術系統難以完全規避遊戲沉迷行為,任何防沉迷機制都有辦法繞過。所以,提升家長的網路素養和對子女網路安全的保護意識,反而成為當務之急,企業、學校與家庭需要通力協作。要真正形成有效的未成年人網路保護體系,第一步,家長應盡量保障孩子使用自己的信息實名去玩遊戲,控制好孩子的網路使用時間、消費金額。長遠看,最好各個數字內容生產平台能夠形成嚴格、統一的未成年人保護體系,根據年齡不同將相應內容分類、打標籤,給孩子和家長提示選擇。

  當前亟須由政府和監管部門牽頭,充分調研,廣泛徵求科研機構、學校、家長和相關企業的意見。既要從技術層面實現全面的實名認證,對相關產品進行時間控制和消費限制,建立完善的監督和評估體系,讓遊戲廠商已提供的相對完善的技術手段進一步充分發揮作用;也要加強未成年人網路素養的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形成社會共識。未成年人數字生活的自主性需要建立在全方位保護的基礎上,在保護孩子們身心健康的前提下,讓孩子們儘可能多地通過數字媒介接觸到多元化的文化內容、多元化的網路生活,進而確保未成年人在已經到來的網路社會中茁壯成長。

田豐(中國社科院社會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13日 0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