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安徽歙縣高考三日記:被洪水延期的最後一批高考生

安徽歙縣高考三日記:被洪水延期的最後一批高考生

原標題:安徽歙縣高考三日記:被洪水延期的最後一批高考生

dbbd-iwasyei7740344.jpg

7月9日的歙縣二中考點 圖據紅星新聞

鈴聲響起,高考結束了。汪宏偉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他已經在安徽歙縣二中校門前連續守候了三天,班級的高考微信群也終於安靜下來。執教20多年,帶過數屆高三學生,這是他第一次經歷高考延期。

兩天前的7月7日,原本是今年高考的第一天,一場大雨突襲了歙縣,河水在一夜之間衝上河堤,向縣城的街道涌去。這個水路密布的皖南縣城內,分佈著揚之河、富資河、豐樂河等多條河流,它們在此匯聚,再以練江的名字流向遠方。

官方用「50年一遇」來形容這次洪水。沿河區域大量房屋和街道被洪水侵襲,交通一度中斷。

更讓人關注的是,當天這裏參加2020年高考的大批考生也被困在了半路。截至當天上午語文科目開考時,近四分之三的學生都沒能趕到考點。汪宏偉所帶班級更無一人順利趕到。

7b67-iwasyei7740346.jpg

7月7日,歙縣二中考點的洪水 圖據紅星新聞

最終,原計劃當天舉行的語文和數學科目被延期到9日。在經歷疫情延考之後,這裏成為全國唯一再次經歷延考的地區。歙縣就這樣進入了全國視野。

「當很多年之後,他們(同學)再談起高考的時候,這一定是他們青春記憶里最難忘記的一段經歷。」7月9日,看著同學們走出考場,汪宏偉感嘆。

徹夜大雨:凌晨五點的緊急電話

大雨下了一夜,汪宏偉幾乎一夜沒睡。

他是歙縣潭渡中學高三班級的語文老師和班主任。天明后,將是學生們最重要的日子。他要早早起床,提前趕到歙縣二中的文科考點,等候他班級中的6名參考學生,給他們發准考證,等待他們走出考場,再安排下一場考試。

汪宏偉所在的學校僅有一個高三班級,全班23名同學,大部分學生此前已經在安徽分類考試中被錄取,最終參加全國統一高考的學生則只有6名。如果一切順利,他或許還會跟同學們聚上一聚,送學生們最後一席話。也讓自己稍稍放鬆一下——他的又一屆高三學生走完了高中生涯。

但夜晚的大雨實在太大了。7月7日凌晨4點,歙縣防汛抗旱指揮部防汛三級應急響應啟動。一個小時后,響應級別升級到了二級。汪宏偉不安起來,當天的高考能順利嗎?

03cf-iwasyei7740413.jpg歙縣人民政府官網截圖

很快,他也接到了來自學校和考試部門的預警信息。「要求逐一與學生和家長進行聯繫,做好安全防範工作。」汪宏偉逐一給參加考試的6名學生打去了電話,「雨太大,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麼情況隨時和老師聯繫。」

洪根娣和女兒洪蘇梅接到了汪宏偉的電話。那時,母女倆已經準備起床。「雨真的太大了,我們也同樣一晚上都沒有睡好,怕起的太晚,路上耽擱,影響孩子考試。」洪根娣說。

洪根娣一家住在距離歙縣一百多公裡外的三陽鎮。三年前女兒來到縣城的中學上學,她在學校旁的一個小區租住了房子,把母親接來照顧女兒,自己則一直在蘇州打工掙錢,幾天前剛回到歙縣。「這些年在外工作,對孩子照顧不佳,高考這麼重要的時候,我不能不在她身邊。」

洪蘇梅是個性格內斂的女孩,她立志一定要考上一所不錯的大學。疫情期間,她在家的時間幾乎沒有出過門,總擔心複習的時間不夠,因為高考延遲到了7月,「又多了一個月時間去複習」。

1b24-iwasyei7740412.jpg

7月7日,歙縣街頭的洪水 圖據紅星新聞

但母女倆沒想到,一夜雨水會讓趕考之路困難重重。天明,剛要出門,洪根娣就在樓下齊膝的積水中絆了一跤,摔倒在水中,周身全濕。女兒也在去往考點的路上受困,進退維谷。

洪水封路:全班無一人趕到考場

早上7點,汪宏偉趕到家附近的歙縣二中考點。過程中,他還提前建立了一個臨時高考群,將這些學生和家長加在一起,方便聯繫。

一出門,眼前的場景就讓汪宏偉不安起來。河水已經漫出了河堤,向兩側的街道襲來。「剛開始還行,我還能走到考點去,但在過程中水位一直在上漲,之後慢慢進入到了(歙縣)二中的校門,校門前方全是水。」

他也開始擔心學生們是不是能夠到達考場,「唯一放心的是,這些學生都有家長在身邊,安全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汪宏偉撐著傘站在考點前,焦急地等待著學生們到來。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前沒有一個自己班上的學生,整個考點除了考點本校的部分學生能到達外,其他學生都很少見到。很快,他的電話和微信群開始忙碌起來。

學生們都被困在了路上。徽州路、文欣苑、稅務局、縣中醫院……洪水已經攔住了通往考場的去路。

2c5b-iwasyei7740459.jpg

汪宏偉與學生們在微信群里溝通 圖據受訪者

洪蘇梅被困在稅務局,這是一段下坡路,低位靠近河流的街道已全部是水,通往考點的大橋已經看不到橋面。她幾次想蹚水過去,最後還是放棄了,「水位很快從稅務局的路沿下竄上了路沿」。

她急哭了,哭著跟媽媽洪根娣說「咋辦啊,考不了了,考不了了。」她擔心只有自己困住了,「太崩潰了,大家去考試了,就剩我沒趕去了。」

洪根娣也急哭了,「孩子考不了可咋辦啊。」

張女士和小傑在文欣苑,原本他們已經通過了眼前跨越富資河的行知大道,但洪水將他們慢慢逼退了回來,最後只能在文欣苑后側的高點等待。「他是男孩子,可能心態要好一些,雖然也急但也還好,這實在過不去,實在考不了也只有不考了,倒是他爸爸記得跺腳,想走其他路,但都需要過河。」

小文此時正在徽州路徽州古城旁,但眼前無論哪個方向,她的道路都被洪水封死了。

有同學想走路蹚水到考點,被汪宏偉在群里勸阻,「太危險了,橋已經過不了了。」

d216-iwasyei7740460.jpg

汪宏偉與學生們在微信群里溝通 圖據受訪者

「縣中也有很多文科學生要到二中來考的,目前二中考試的外校學生幾乎都未到。」早上8點49,汪宏偉在群里回復著同學們。很快他又回復:「大家盡量待在安全地帶,在重要路口縣裡會安排衝鋒舟接送,請大家注意下……」

時間漸漸來到原本計劃開考時間,依然沒有到達考點的學生。延考決定最終作出。「一開始說延遲到9點半,後面延遲到10點,最後快到10點的時候,最新的通知就是上午的不考了,下午的正常進行。」

來自當地官方的消息,在當日上午有近四分之三的考生均沒能抵達考場。受洪水影響,當地下午的數學考試也沒能如期進行。

b7bc-iwasyei7740505.jpg歙縣成為今年全國唯一再次經歷延考的地區 教育部官網截圖

遭遇插曲:「女兒朝我發了火」

張國華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女兒張穎,「上學一直是班級里的前幾名,她想考一所理想的好大學,她說要成為家族裡上最好大學的人。」但因為這次插曲,從未發過脾氣的女兒卻大聲的吼了他。他猜出了女兒的心思,「(洪水)還是對她產生了影響,可能懸了。」

他講述了這天艱難的趕考路。7日一早,他開著車,載著女兒往考場走,儘管路程並不遠,但天下雨,他害怕堵車,提早了將近2個多小時出門。他計劃從歙州大道跨過富資河到達考點,但沒走多久,前方就看不到路。之後,他三次調轉方向,想通過其他道路趕往考點,可還是行不通。

bda2-iwasyei7740507.jpg

7月7日,歙縣街頭的洪水 圖據歙縣融媒體中心

一向性格溫和的女兒有些著急了。他們下了車,試圖步行到達,結果還是一樣。嘗試了一上午,一家人最終在延考消息中回到了家,等待下午的考試。

「回到家后,她的情緒一直都比較沉悶,沒有怎麼說話,中途有不少親戚打電話過來問孩子上午考試沒有,情況怎麼樣,我剛剛接了半句,她就突然朝我發了火,大聲的說『不要提』。」張國華說,儘管自己接電話時已經站到了陽台外。

下午的考試同樣延期了。洪水也在當天下午開始退去。

第二天,張國華早早地將女兒送到了考場。女兒離開前,他笑著開了玩笑,「不要怕,不管什麼成績爸爸都高興,等這次考完試,爸爸帶你出去旅遊。」之後,張國華一直等著女兒中午出考場。當中午見到女兒時,張穎的情緒似乎並沒有好起來。「從考點到家一路都沒咋說話,只是說『沒考好』,只有再復讀了。」張國華說。

張國華說,女兒是個對自己要求極高的孩子,如果沒有達到她自己的要求,就會覺得考得不好。而自己為了讓女兒放鬆心態,常常扮演著一個「搞笑爸爸」的角色。「我是家裡最活躍的,結果這次我也不敢再活躍了,怕更加影響到孩子的心情。」

「三日」高考:註定是難忘的記憶

7月9日,被延遲的語文和數學考試終於順利進行。歙縣的天空也在中午時分短暫地放晴,藍色的天空掛著碩大的雲團。考前汪宏偉挨個為學生們鼓勁,語文考試結束,他又叮囑他們好好休息,專心準備下午的最後一科。此時,相比7日,他輕鬆了許多。

2fbf-iwasyei7740547.jpg

7月9日,學生們完成了「三日」高考 圖據紅星新聞

張國華在上午把女兒送進考點后,也趕忙回家為女兒籌辦一頓晚餐。「不管好壞都要為孩子慶祝一次,晚上還會有一些親戚來,大家一次坐一坐。」張國華希望女兒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洪水大家都遇到了,延考也是大家一起,題難大家都難。」

張國華回憶起三年前,在同樣的歙縣二中的校門外,張穎說一定會考上縣城最好的高中。而這次,女兒說一定會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學,「要我帶她去北京玩,我同樣答應了,其實不管好不好,我都會帶她去玩一玩的。」

洪根娣也為女兒安排好了行程,「等他考完試,帶她去上海轉轉」。她說自己對女兒陪伴實在太少。

洪水退去,這個不大的縣城又回復了平靜。9日下午5時,這裏的學生們也終於完成了他們的「三日」高考。「我的高考經歷決定是別人沒有的。」洪蘇梅終於有了笑容。

「當很多年之後,他們(同學)再談起高考的時候,這一定是他們青春記憶里最難忘記的一段經歷。」看著同學們走出考場,汪宏偉也感嘆。原本想過的聚會,他最終還是決定放棄,「他們剛剛經歷洪水,又經歷這樣的考試,現在最需要的放鬆,和家人在一起。後面填志願,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都是最好的的時候,我們再來師生相逢。」

紅星新聞記者 杜玉全 攝影報道

原標題:《安徽歙縣高考三日記:被洪水延期的最後一批高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