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攝影畢業展入圍作品:《Bewußt-sein》張韞琦

攝影畢業展入圍作品:《Bewußt-sein》張韞琦

原標題:攝影畢業展入圍作品:《Bewußt-sein》張韞琦

原創 光圈3號 Aperturist光圈 來自專輯2020 畢業徵集 | 光圈

445f-iwasyei7578425.jpg

「第一次對自己的作品有了『對了,就是這樣,可以了』的感受,而這種時刻會一直起到激勵以後創作的作用。」

張韞琦,圖像媒介創作者,浙江杭州人。2020年本科畢業於天津美術學院攝影藝術系,已被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攝影碩士項目錄取。

她的作品主要以自身和家庭歷史為樣本,通過對現實世界的感知和體驗構建出極為獨特的個人化敘事,從中延展出對於時間、記憶、家庭和超驗世界的思考。

2020年7月,憑藉作品《Bewußt-sein》入圍首屆Aperturist Talent攝影獎畢業展。今天我們簡單採訪了一下張韞琦同學。

Aperturist對話張韞琦

419c-iwasyei7578427.jpg

Q1: 最初是怎麼接觸到攝影的?是什麼時候開始有意識的拍攝?

第一次接觸攝影可以追溯到我可能還不識字的時候,有一天翻出來家裡有個黑色的盒子一樣的東西,我發現對著它可以「窺探」到世界。我問大人這是什麼東西,我媽卻答非所問告訴我「裏面沒裝卷不能拍照,你快放下,別摔爛了」,我便得知原來拍照片是要先有個底才能顯現出來。這段記憶停留在我腦海里一直到今天,說不上多特別,但可能是冥冥之中和攝影的聯結吧。我上初中開始特別喜歡電影,看多了自然也想實踐,後來興趣點逐漸從移動的影像過渡到靜態的影像,而且那會剛剛興起Instagram,我看著濾鏡好看就更想多按幾次快門了哈哈,完全是製作美好圖像的愛好者的心態。

Q2: 當你拿起相機拍攝的時候,感受是怎樣的?可以形容一下嗎?

是一種非常難以形容又很微妙的感受。和機器協同觀看的方式讓我非常著迷,而且這種方式和用眼睛直接去「觸摸」這個世界的感受差異很大。當我知道眼前的取景框中是我構建出來的世界時,我對它有一種類似教徒對神禱告的莊重感、神聖感以及仰望的心態,這種感受或輕或重,同時夾雜著其他普遍的情緒,比如輕微的興奮,還有一些面對「失真」時的錯愕與新奇。

6884-iwasyei7578475.jpg

《Bewußt-sein》系列 © 張韞琦

Q3: 拍攝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就像喝水和呼吸一樣,你不會等到快要窒息或者快要乾渴而死的時候才會去選擇喝水和吸入氧氣,拍攝(攝影)也不是這樣一種類似渴望的象徵,它就是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Q4: 你覺得攝影在你的創作中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

總是讓我維持在一個審視中的,或者說是攝影的思維方式。

Q5: 在你所拍攝的所有作品中,是否有自己最喜歡/最打動/認為是最重要的一次創作,可以分享一下嗎?可附圖。

是我上一個項目《The starless sky stretches to the infinity》。這個項目關於記憶、已逝的親人以及時空坐標上而非地理坐標上的故鄉之間密不可分又分崩離析的關係。直面過去本身對創作者來說就是撕開傷疤的過程,為了做好這個作品,整個夏天我都在路上奔波往返,一邊思考一邊實驗和探索。直到最後一次的拍攝讓我第一次對自己的作品有了「對了,就是這樣,可以了」的感受,而這種時刻會一直起到激勵以後創作的作用。

ceae-iwasyei7578470.jpg

《The starless sky stretches to the infinity》系列 © 張韞琦

fe60-iwasyei7578520.jpg

《The starless sky stretches to the infinity》系列 © 張韞琦

9350-iwasyei7578519.jpg

《The starless sky stretches to the infinity》系列 © 張韞琦

73f0-iwasyei7578562.jpg

《The starless sky stretches to the infinity》系列 © 張韞琦

Q6: 當通知你入圍最後的展覽名單時,是什麼心情?這對你意味著什麼?

畢設做的比較辛苦,前期一遍一遍地推翻和改進讓人身心俱疲,最後得到這樣一個認可還是蠻欣慰的。

Q7: 總的來說,你覺得Aperturist這一次徵集和評選活動,對你而言有什麼收穫?

了解到更多優秀的同齡人的創作是什麼樣的路徑,以及他們在關注什麼,都是我本身很感興趣的點,而且提供了一個可供交流的平台還是很難得的。

Q8: 有沒有對你影響和啟發較大的人或作品?他們是如何影響你的?

太多咯,一下子不知道從何說起。我是一個愛好區間很廣泛的人,比如圖像一代,Quentin Lacombe,Thomas Ruff, Stephen Shore,Sophie Calle,Marcel Duchamp,Andrei Tarkovsky,Roni horn等等等等,還有數不清的作品,導演,和寫作者,他們都在潛意識中抽象地啟發了我對創作和藝術思想發展的可能性。

c7cb-iwasyei7578563.jpg

© Quentin Lacombe

ea29-iwasyei7578617.jpg

©Thomas Ruff

914c-iwasyei7578614.jpg

©Stephen Shore

Q9: 作為一名對攝影/影像感興趣的學生,在畢業之後有什麼打算?還會繼續創作嗎?

畢業之後會進入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讀攝影碩士,現在因為疫情gap一年中。這一年裡我會把《Bewußt-sein》繼續完成,期間也打算去實現一些新想法。總的來說,保持創作的狀態吧。

Q10: 疫情期間,許多人都覺得創作受到了限制而停滯不前,你是如何看待的?

這次的新冠對全人類都是一場艱難的挑戰,藝術家的位置在其中變得很尷尬。藝術能夠為人類帶來什麼,創作的意義和是否必要在這種時候變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客觀上來說,是會在一定程度上帶來限制,比如物資問題,溝通問題等等,但也擁有有了更多時間去整頓,去思考,去生活,去提問,去發現,去積累,去面對……未嘗不是件好事。

Q11: 有什麼想要分享給學妹/學弟的,關於創作/學習/追求夢想……皆可

引用一些加繆的文字吧,「……我選擇的是這樣的人:即只追求自我窮盡或者是我意識到他們在自我窮盡的人。……」,「然而,不要以為我對之心滿意足:面對基本的矛盾,我保持我的人的矛盾。我把我的清醒置於否認它的那些東西之中。我在那些要粉碎人的東西面前讚揚人……」,「是的,人就是他自己的目的,而且是他唯一的目的,如果他要成為某種東西,那也是在他現在的生活中成為某種東西。」

·Aperturist Talent攝影獎入圍作品·

張韞琦

天津美術學院 攝影藝術本科 20'

《Bewußt-sein》

波蘭作家斯坦尼斯拉夫·萊姆的科幻小說中有一顆外星球名為索拉里斯,而覆蓋于索拉里斯星球表面的神秘海域擁有複製、重塑人類內心世界的神力。

從古至今人類似乎對太空世界有無窮盡的探索慾望,因為人們通常認為大量未知和神秘存在於外太空,但誰曾想,人類始終是否從一開始便活在自己的記憶、意識和幻覺投射中,太空探索或許可以詮釋為一種對於人類本身的自反式探索。在這樣的世界中,我們似乎被純粹意識(Bewußt-sein)籠罩著。哲學家胡塞爾提出了這樣一種概念與之不謀而合,即使可以被感知的物體也許並不是真實存在於現實世界中,在幻覺,幻影或眼神欺騙的情況下,也可以為感知而存在。不管物體的真實性如何,觀看者仍然可以體驗它。

我的視覺研究試圖探索和幻覺、夢境、意識相關的問題。出於對內心世界與現實世界關係之間的邊界的懷疑,我對於從前家庭內部和外部世界進行了一場反向的旅程並收集到了這些證據,它們漂浮在現實與虛構之間。在這項工作中,圖像變成了我的意識的替代品,通過將無形的內部投射到有形的外部。

ea98-iwasyei7578663.jpg

© 張韞琦

896a-iwasyei7578664.jpg

© 張韞琦

6884-iwasyei7578475.jpg

© 張韞琦

94c4-iwasyei7578716.jpg

© 張韞琦

e26d-iwasyei7578751.jpg

© 張韞琦

f129-iwasyei7578750.jpg

© 張韞琦

ff69-iwasyei7578790.jpg

© 張韞琦

2b1a-iwasyei7578794.jpg

© 張韞琦

6356-iwasyei7578816.jpg

© 張韞琦

fd94-iwasyei7578818.jpg

© 張韞琦

d60c-iwasyei7578858.jpg

© 張韞琦

7cbd-iwasyei7578859.jpg

© 張韞琦

290a-iwasyei7578873.jpg

© 張韞琦

b81e-iwasyei7578877.jpg

© 張韞琦

e9b0-iwasyei7578910.jpg

© 張韞琦

6679-iwasyei7578904.jpg

© 張韞琦

2fa2-iwasyei7578951.jpg

© 張韞琦

1b6c-iwasyei7578950.jpg

© 張韞琦

8435-iwasyei7578981.jpg

© 張韞琦

e5a0-iwasyei7578982.jpg

© 張韞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