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正確認識資本市場與科技創新之間的關係

正確認識資本市場與科技創新之間的關係

原標題:正確認識資本市場與科技創新之間的關係

當前,引領A股結構性牛市的主要是科技股。引發投資科技股熱潮的原因有很多。首先,中國進入創新驅動發展階段,對科技創新的資源投入大幅上升。其次,某些國家威脅科技脫鉤,使得在部分領域國內企業有了進口替代的市場機遇。同時,數字經濟的到來以及第四次工業革命即將爆發,為科技股製造了巨大的發展預期。此外,中國推出了科創板和註冊制,推動資本市場為科技創新服務。中國對新一代通訊技術的大規模投資以及與工業的融合,已經產生了巨大的市場需求,並表現為相關公司的營收上漲,則使科技股備受推崇具有了現實的與可期的有利因素。

但是,我們也無須誇大資本市場與科技創新之間的關係。

資本市場可以為創新活動提供融資服務並承擔試錯成本,鼓勵具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勇於創新。我們常以納斯達克與美國信息技術革命的相關性為模範。在1990年代,柯林頓政府發起以信息高速公路為依託的信息產業技術革命,在這個過程中,納斯達克出現了大幅上漲。這相當程度上也與寬鬆貨幣政策有關。在世紀交接之際,美國貨幣政策收緊影響到了風險投資募資,納斯達克的IPO數量大增,最終導致納斯達克泡沫破裂,大量上市公司破產,到2004年只有50%的互聯網公司存活下來。

直到2015年,納斯達克指數才達到並超過泡沫破裂前的水平,並在隨後至今的時間里表現亮眼。這得益於兩點,一是美國長期實施寬鬆貨幣政策,導致過剩流動性持續流入股市;其次,主要是五大科技龍頭股「FAANG」拉動,這些公司股價上漲是因享有全球壟斷性紅利,以及可以在低利率環境中不斷回購股票。

可以看出,真正推動技術發展的是技術創新與產業革命本身,風險投資體系幫助創業者啟動與發展,股市則為風險資本提供了退出途徑。

風險投資規模與貨幣政策息息相關,貨幣寬鬆意味著有大量過剩低成本資本願意冒更大的投資風險,如果正好遇到新技術、新模式的創新期,就會產生爆炸式反應,出現產業革命。

在過去,中國每次貨幣政策寬鬆都會導致資金流向金融、地產等行業,而大企業集團更重視規模擴張而非技術投入。隨著新一代通訊技術的出現和普及,包括工業互聯、人工智慧在內的數字經濟將成為20年前信息產業革命的升級版,引發新的技術變革和產業革命。因此,中國在貨幣寬鬆的同時,對地產、金融行業進行了抑制,同時推動技術創新與產業革命,推出科創板,希望實現資本與技術的深度融合,就如1990年代美國信息產業革命一樣,推動數字經濟與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大發展。

但是,技術創新更多是靠自身的長期積累,尤其是工業領域的核心技術,比如德國、日本等在核心技術、原材料領域的優勢,大都源於家族型中小企業的長期研發投入與技術積累。創新者的激勵並不是財富,而是創新本身。如果過度看重財富激勵,則會強化市場的投機文化,導致行為的短期化,反而不利於技術創新。

我們一定要吸取納斯達克泡沫破滅的教訓。尤其是,資本市場泡沫化最終對創新與行業發展傷害很大,資本市場不能脫離企業與產業實際而自娛自樂,反客為主。雖然適度的泡沫不可避免且有激勵效應,但非理性的市場文化註定產生巨大危害。

2016年前後,由於地方政府、風險投資基金、企業等的追捧,人工智慧投資達到高峰,總投資規模達幾千億元之巨。但資本的熱捧並沒有為人工智慧帶來可持續的發展,之後人工智慧投資逐漸陷入低潮,多數項目都因缺乏穩定營收而陷入虧損。國內現在又開始在資本市場炒作半導體等科技股,需要吸取前車之鑒。

一直以來,中國不缺乏資本,而是缺乏對技術投入的動力,風險投入主要瞄準商業型創新公司。中國的政策環境、市場環境與法治環境要對技術創新活動形成更有力地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