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經濟向好帶動資本流入 6月外儲規模三連升站穩3.1萬億美元

經濟向好帶動資本流入 6月外儲規模三連升站穩3.1萬億美元

原標題:經濟向好帶動資本流入 6月外儲規模三連升站穩3.1萬億美元

7月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中國以美元計值和以SDR計值的外匯儲備環比「雙增」。其中,以美元計價的外匯儲備規模為31123.3億美元,環比上月增加106.38億美元,站穩3.1萬億美元,已是連續三個月上漲。

為何外匯儲備連續上漲?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外匯儲備連續上漲的原因一是非交易因素中的估值變動影響;二是隨著國內經濟形勢逐步改善向好,資本市場回暖,人民幣資產受到更多國際投資者青睞,北向資金持續流入,跨境資本流動對外匯儲備形成正向貢獻。

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在2020年6月份外匯儲備規模變動情況答記者問中表示,我國在統籌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方面取得重大階段性成果,各類經濟指標出現邊際改善,經濟形勢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轉變。往前看,我國將堅定不移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經濟增長保持韌性,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有利於外匯儲備規模保持總體穩定。

外儲何以連漲?

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的金融領域分析師表示,4月以來,外匯儲備連續三個月上行的原因主要是非交易因素,即美元指數下跌帶來的匯率折算效應和全球金融市場資產價格上漲。

在匯率折算方面,美元指數在3月達到頂峰,此後保持下跌趨勢,如6月美元匯率指數(DXY)下跌1%收於97.4,非美元貨幣中,歐元上漲1.2%,英鎊上漲0.5%,日元下跌0.1%,外匯儲備中的非美元資產在折算為美元時會出現小幅度上漲,帶來賬面資產的增加。據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劉健團隊估計,匯率折算因素可能導致外儲增加約80億美元。

在資產價格變動方面,6月以來,美國和歐元區10年期國債收益率繼續在低位徘徊,但美歐股市繼續穩步上漲,美國標普500指數上漲1.8%,歐洲STOXX50指數上漲3.3%,日經225指數上漲1.9%,雖然投資于風險資產的外匯儲備較少,但因風險資產價格波動加大,這對外儲也有小幅促進作用。

「我預計這兩項非交易因素帶來的正面貢獻可能大於106億美元,而6月的外匯占款則可能會有小幅下降。」北京地區某國際金融分析師表示,「此前央行公布數據顯示,中國外匯占款4月、5月分別環比減少164.21億元、112.2億元人民幣,而4月、5月的外匯儲備則是分別增加308.26億美元和102億美元。外匯占款和外匯儲備變動相背離,這也表明外匯儲備增加的更多是賬面資產,而在真實外匯供求上,則預計因為疫情影響導致出口結匯有所減少。不過這兩者背離的形勢只會是短期的,隨著疫情好轉出口復甦,以及境外資本對人民幣金融資產興趣的增加,未來肯定會趨於平衡。」

「受到疫情影響,我們在海外市場上遭遇大量的訂單延後和訂單取消,除了加拿大、日本有一點訂單外,今年3、4月基本算是零出貨。不過5月開始歐洲訂單有所恢復,6月對歐洲、東南亞的出貨都有上升,下半年的訂單已經恢復到了往年的60%左右,如果疫情不反彈,今年損失還勉強可以承受。目前工廠資金緊張,我們都是拿到錢就趕緊結匯,已經不會考慮匯率問題了。」浙江地區某紡織品出口企業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劉健判斷,短期內外儲有望穩中有增。「7月以來,美元指數繼續震蕩走弱,歐元、英鎊等穩步升值,匯率估值因素仍可能對外儲有一定的正向貢獻。在境外疫情和世界經濟形勢嚴峻複雜情況下,我國在統籌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方面取得重大階段性成果,各類經濟指標出現邊際改善,股票、債券市場仍有望繼續吸引資金流入。」劉健表示。

外資大幅增持人民幣資產

近期,中國不斷擴大金融開放範圍,今年已從取消境外機構投資者額度限制、擴展外債便利化試點、便利境內機構跨境融資、推出跨境理財通等多個角度,支持金融開放業務發展。與此同時,在資本項目領域,外資對於人民幣金融資產如債券、基金、股票的興趣也在不斷提升,尤其是近期隨著國內經濟形勢逐步改善向好,資本市場快速回暖,人民幣資產受到更多國際投資者青睞。

Wind數據顯示,6月末境外機構累計持有中國債券2.51萬億元人民幣,較5月末增加814億元人民幣;6月北向資金凈流入規模達到526.8億元。此外,本周A股市場大漲,僅兩個交易日就吸引了超過262億元人民幣的北向資金流入。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公布的數據也顯示,今年一季度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資產中的佔比升至2.02%,創出了2016年四季度IMF報告該數據以來的新高,也高於澳元的1.55%和加元的1.78%。

這些都表明外資對於人民幣資產的興趣在提高,未來通過資本和金融渠道流入中國資本市場的外資將會越來越多,資本和金融賬戶下的跨境資本流動規模也會不斷擴大,並對我國的國際收支結構的平衡發揮更加重要作用。

「金融資本相比直接投資,更加靈活,這也意味著未來人民幣匯率波動將更受資本市場上跨境資金流的影響。在此情況下,一是資本市場和人民幣匯率之間的聯繫會更緊密,情況好的時候股票市場會帶動匯率升值,但如果股債市場行情不好也會帶來『股債匯三殺』;二是國內外市場聯動更緊密。」上述國際金融分析師表示,「這一方面對監管部門精準監管提出更高要求,另一方面需要市場不僅關注國際資本超預期流動帶來的影響,也要關注提升人民幣匯率彈性,提升股票、債券市場深度等等改革措施層面。」

(作者:顧月 編輯: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