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中國版開放銀行布局:被金融科技公司倒逼的動力與壓力

中國版開放銀行布局:被金融科技公司倒逼的動力與壓力

原標題:中國版開放銀行布局:被金融科技公司倒逼的動力與壓力

以BBVA、花旗、CapitalOne、Barclays等為首的大銀行通過構建自有平台直接開放下層API。而中國金融科技在全球相對領先,尤其在人工智慧、區塊鏈、雲計算、IOT、安全等核心技術方面。開放...

以BBVA、花旗、Capital One、Barclays等為首的大銀行通過構建自有平台直接開放下層API。而中國金融科技在全球相對領先,尤其在人工智慧、區塊鏈、雲計算、IOT、安全等核心技術方面。開放銀行則代表了金融科技下半場發展的重要突破口。

布萊特·金(Brett King)在其著作中預測銀行客戶將越來越遠離銀行網點。

2018年他在《銀行4.0》中預測,銀行服務無處不在,就是不在銀行網點——這正是「開放銀行」的理念,開放銀行是一種包括但不限於依託應用程序編程介面(API)技術的金融服務模式,通俗講就是銀行服務通過API變得無處不在。

一家近年來主打開放銀行的金融科技公司總裁近日在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採訪時表示, 「開放銀行是發展趨勢。國內是金融科技公司倒逼銀行,很多中小型銀行創新需求很迫切,這些年他們主動到處去尋找開放合作平台。所以我有開放需求,我的客戶也有,我們就將自己定位為一個第三方開放銀行。」

位於湖北武漢的眾邦銀行是一家定位為網路小微銀行的民營銀行,不像網商銀行和微眾銀行,天生擁有互聯網的場景和流量入口,資金實力和技術實力也並不突出。眾邦銀行行長程峰近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眾邦銀行的開放銀行目前接入機構100多家,基本覆蓋國內頭部的互聯網平台,每天的交易筆數已達千萬級別。

國際與中國的開放銀行對比

開放銀行只用了短短几年,就從概念萌芽發展到世界熱點。全球各國開放銀行的進程雖然有先後、開放內容有差異,但加快開放的步伐已是共同趨勢,其中歐洲、美國發展勢頭尤為強勁。

而中國金融科技在全球相對領先,尤其在人工智慧、區塊鏈、雲計算、IOT、安全等核心技術方面。開放銀行則代表了金融科技下半場發展的重要突破口。

國內的互聯網平台、金融科技機構擁有觸達長尾客戶的豐富場景,有海量數據、大數據風控技術,也有成熟的一套數字普惠商業模式,但受資金規模和運營能力所限不能發揮全部潛力;另一方面,我國擁有全球最大的銀行體系,將近5000家銀行,創新開放需求很迫切——雙方可謂一拍即合。

前述金融科技公司總裁認為,國外開放銀行興起主驅動是監管積極推動,要求銀行向第三方開放數據,旨在打破銀行業壟斷地位,方便金融科技公司等第三方機構開展業務。例如歐盟在2015年末通過《新支付指令》(PSD2)的監管要求,並將2019年底設置為銀行達到PSD2技術合規的最後期限。目的通過授權開放交易數據改善信貸獲取、實現透明的定價和減低費用,促進競爭、提高效率、激發創新。

以BBVA、花旗、Capital One、 Barclays等為首的大銀行通過構建自有平台直接開放下層API。做法多採取「自建+投資+孵化」,從內部強化底層API技術,從外部引入開發合作,比如利用開發者中心或API Market 對外公開API,成立風險投資基金獲取外部資源,通過內設加速孵化器等。

但在國內,開放銀行的興起的主驅動因素是市場,為應對存款凈息差及凈利潤增長率下降,外部金融科技公司、互聯網平台等第三方公司對傳統銀行的影響,及消費者不斷變化的需求,商業銀行主動將自己的金融服務能力輸出到生態場景中。

「歐美國家的開放銀行實踐比較貼近於『數據開放和共享』,金融監管機構和銀行都比較謹慎,步伐根據監管機構節奏推進。國內的開放銀行業務實踐最多的場景是『金融服務能力開放』,比如基於特定交易場景的信貸服務、理財服務等,更多的是銀行通過合作夥伴收集提供金融服務所需的客戶數據。」前述金融科技公司總裁說。

金融數據開放共享是難題

在國外「開放銀行」的核心在於金融數據的開放共享。

保障數據安全就成為其題中應有之義,開放銀行允許第三方機構深入挖掘銀行數據,為用戶提供更方便的服務。但銀行業作為數據密集型產業,金融數據如何規範化、標準化地流通和共享還是一個難題。

因此「開放」、「共享」在非銀金融機構中更早、更全面地落地,這加劇了銀行與非銀行機構之間的收益分化,非銀機構利用「開放銀行」可以共享銀行數據、拓展業務範圍,但銀行尚不能從金融數據共享中獲得更大收益,反可能面臨流失客戶等風險。

以英國為代表的政府主導型,主要基於各類法規規章,通過建立行業標準、行為模式等強制性手段自上而下實現對數據的監管。2015年,英國發布《開放銀行標準框架》將金融數據分為開放數據、客戶交易數據、客戶參考數據、聚合數據和商業敏感數據。每類數據設置不同的讀寫許可權,並要求第三方服務提供商在訪問數據前必須獲得批准並通過「開放銀行」模擬測試。

也有部分國家和地區並未對開放數據範圍及許可權作出限制性規定。比如以美國為代表的市場主導型,主要靠市場驅動自發實現數字共享。

國內來看,今年出台了幾項與開放銀行有關的重要規範,包括《個人金融信息保護技術規範》和《商業銀行應用程序介面安全管理規範》。前者對個人金融信息收集、處理、存儲、使用、共享等環節中如何保護信息安全提出具體要求,後者針對商業銀行API介面安全設計、部署、集成、運維等方面進行了規範。

雖然我國監管尚未明確規定數據開放,但在前述兩個規範中都強調了「最小夠用、分級管理」的數據保護要求。

例如在《個人金融信息保護技術規範》中將個人金融信息按敏感程度從高到低分為C3、C2、C1三個類別,並對三類信息實施不同級別的保護。《商業銀行應用程序介面安全管理規範》中按照金融產品和服務與用戶個體是否直接關聯將商業銀行應用程序介面安全級別劃分為A2、A1兩個級別,實施不同的要求的保護。

但與英國等發達國家相比,目前我國各金融機構主要依靠市場驅動推進「開放銀行」,市場普遍認為的一個問題是缺乏明確的監管主體,另一個問題就是作為數據共享重要一環的互聯網公司等第三方機構尚未被列入監管框架。

小城商行的開放銀行打法

開放銀行被認為是中國金融科技下半場的重要突破口之一。以前銀行數字化很多是流程數字化,但現在數字化更多是圍繞客戶行為數字化去經營。

「未來銀行的產品,是由外向內的,出發點是客戶要什麼、怎麼去服務他們,然後再去組織銀行內部模式的規劃,通過開放銀行去連接場景生態。」一金融公司負責人表示。

金融科技能力是打造開放銀行的基礎,全球範圍內開放銀行建設的戰略和路徑大致分為四類:自建、投資、合作、參与。自建和投資適合風險承受能力強、對技術掌控度要求高、相關人才資源充足的大型銀行,相對於自建和投資的高度開放,合作與參与這兩種模式更適合風險承受能力低、相關人才和技術貧乏、資金較為緊張的中小銀行。

「銀行不一定要建個完整平台自創商業生態系統,只要找到合作夥伴,為其提供適用於其場景需求的業務功能,比如在高流量電商網站中,用戶支付需求巨大、支付行為高頻,在其中嵌入專門針對支付功能的API就更為合適。」前述負責人稱。但這需要銀行釐清哪些產品和服務適合通過API介面對接外部商業生態系統。同時,外部篩選合適的商業生態系統,尋求與自身產品及服務匹配的場景,從而達到獲客引流的目的。

開放銀行目前一種流行的方式是,在微信和支付寶裏面開數字分行。

螞蟻金服相關負責人近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數字分行」讓銀行有機會接觸更多年輕的客群。比如,平安銀行上線支付寶小程序,短時間內收穫近10萬新用戶,其中95後用戶佔比最高,超35%。

部分銀行還結合支付寶的場景,創新專為特定人群提供的數字金融服務。比如,2019年上海銀行與支付寶合作推出「TourPass」小程序。支付寶連接外國遊客和消費場景,上海銀行在其中發揮結算、匯兌等專業金融能力。

還有一些有牌照、數據、技術的機構依託金融科技搭建開放平台,將業務的各個環節解構為獲客、數據、風控、資金、增信等獨立節點,不同節點上各有所長的機構被連接起來,構建為金融生態圈。參与的各方發揮各自在業務屬性、服務網路、數據積累、科技研發、融資渠道等方面的差異化優勢,以開放、共享的協同方式消除短板。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加劇國內為數眾多的地方性小銀行的分化。地方銀行的命運與其所在地生死相關,經濟發達地區的地方銀行往往發展更好,其他地區的則沒如此幸運。以西部地區的一家小型城商行石嘴山銀行為例,石嘴山市是一個人口不到100萬的小城,涉煤產業比重一度高達90%。

在2015年,石嘴山銀行就開始探索直銷銀行、聯合貸款,推出自營純線上產品。但沒過多久,就發現直銷銀行可能是個偽命題。石嘴山銀行互聯網金融部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大家沒想太明白直銷銀行到底該做什麼,其實它跟開放式的手機銀行沒有本質區別,除了可以開二類戶。」

騰訊微眾銀行的微粒貸等平台,也在那個時候橫空出世,迅猛搶佔了年輕人的市場。這讓石嘴山銀行也在2016年落地了其的第一個線上貸款項目,但由於線上獲客、風控和運營等能力缺乏進展很艱難,2017年他們全年走訪100多家互聯網及金融科技公司,迫切想從外部尋找到突破口。

早期螞蟻金服的線上貸款自營為主,但隨著規模迅速膨脹及監管環境變化,2018年也開始開放。於是石嘴山銀行與螞蟻金服的合作在2018年10月正式落地。雙方從消費信貸開始,延伸到網商貸、旺農貸等業務,為近70萬客戶累計放款兩百多億元。石嘴山銀行的目標是,3年後將自營業務比例擴大到60%以上。

開放銀行的三層架構

業內普遍認為,走向開放生態是開放銀行發展過程中必然經歷的,開放銀行不僅是技術,也不僅是產品,而是商業模式。銀行不再是過去物理上能感知到的,更多融入消費和生活場景中,比如在餐廳、健身等任何用戶會產生金融需求的場景,銀行的服務就在。

開放銀行涉及三層,最下層是銀行,其賬戶管理、融資、支付等基礎功能組件,都如同零部件般被拆分在這一層。最上層是各種商業生態系統,該層的金融科技公司、電商平台、供應鏈核心企業、開發者乃至個人創業者均可以通過開放API調用底層的銀行服務組件,獲取相應的數據,開放創新應用。

中間這一層就是開放銀行平台。究其本質,可被視為上層商業生態系統與下層商業銀行之間的連接器。該平台將底層散亂的商業銀行金融服務組件標準化,根據不同行業場景的特徵,組裝成商業生態系統可直接調用的服務。

「教育、交通、住建、醫療等傳統行業,往往和銀行等金融機構之間存在互相不理解,開放銀行作為連接器,最主要的就是解決這種失配。所以,要有一群又懂行業生態又懂金融業務的跨界人才來設計產品,並用科技和商業模式結合的手段來解決行業特定的問題。」前述金融科技公司負責人表示。

在開放銀行生態中,銀行的專長是穩健、專業、牌照、風控,如金融交易數據,其價值比一般的數據價值具備更高的業務價值,把這些數據的價值發揮出來是銀行的共性問題。金融科技公司優勢在於敏捷、方便、快速創新,及基於場景、客戶積累的大數據分析、客戶行為分析等。

(作者:包慧 編輯: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