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今年高考報名人數創新高: 河北、廣西、江西、湖南增量考生近20萬

今年高考報名人數創新高: 河北、廣西、江西、湖南增量考生近20萬

原標題:今年高考報名人數創新高: 河北、廣西、江西、湖南增量考生近20萬

2020年我國高考報名人數達1071萬,創下歷史新高。從已公布的22個省市區的數據來看,河北、廣西、江西、湖南4地合計增加了19萬人,幾乎佔到全國總增量40萬的半壁江山。

7月7日,2020年高考啟幕。

教育部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高考報名人數達1071萬,突破了2008年的峰值1050萬,創下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的歷史新高。

這是否意味著今年高考競爭更激烈?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認為,我國普通高校本專科招生總人數已從2008年的607.66萬,增加到了2019年的914.9萬,所以預計今年競爭壓力並不會增加太多,因為考生被錄取的機會相應也在增加。

在他看來,高考報名人數增加,對不同考生而言影響不一。對處於錄取邊緣的考生而言,競爭壓力會有所增加,但對成績好到可以進塔尖高校的考生以及處於中間檔的考生而言,影響並不大。

冀桂贛湘增加數佔全國一半

和全國情況一樣,多地考生規模也創下了歷史新高。從已公布的22個省市區的數據來看,考生增加的區域主要集中在西南、華中和華南地區。

西南地區除未公布數據的重慶、西藏外,其餘省份今年高考報名人數均有所增加。四川今年考生報名人數達67萬餘人,較去年增加2萬人;貴州為47.06萬,較上年增加1.19萬;雲南超34.37萬,增加1.75萬。

華中地區也不例外,除未公布報名人數的河南外,湖南、江西今年的考生人數,均創下了自2012年以來的新高,分別為53.6萬、46.19萬。湖北則終結了過去連續10年高考報名人數下降的趨勢,今年考生達到39.48萬,較上年增加1.08萬。

總體來看,在22個省市區中,河北、廣西、江西等14個省區報名人數上升,上海、天津2市持平,北京、山東等6個省市下降。

其中,報名人數增加最多的地區是河北、廣西、江西、湖南,4地合計增加了19萬人,幾乎佔到全國總增量40萬的半壁江山。

當地統計數據顯示,這四個地區2000年以後的出生人口並沒有增加甚至還有所下降,但為何高考報名人數出現大幅上升,尤其是河北、廣西增幅超過10%?

對此,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理事長熊丙奇指出,報名參加高考的考生一般有高三應屆生、往屆生、中職生和社會考生四類。在普通高中適齡學生減少、往屆生變化不大的情況下,考生增加的地區主要是中職生、社會考生報名增加所致。

以河北為例,當地教育考試院信息顯示,今年河北高考報名62.48萬人,比去年增加6.52萬人,其中前期高職單招錄取了15.31萬人。也就是說,河北中職生報名高考的人數,佔到了總考生數的1/4。

在廣西50.7萬考生中,統考之外的考生也有12.8萬人;江西46.19萬高考考生中,高職單招人數為7.25萬。這表明,高考考生中,越來越多的中職生選擇參加高職高考,從而推動高考總人數水漲船高。

目前,除去未公布考生人數的河南外,高考報名人數超50萬的大省較上年增加1個。廣東、四川、河北、湖南、山東、安徽、廣西等8地,成為高考考生最集中的地區。

值得注意的是,受適齡高中生峰值到達較早、考生分流等影響,今年高考報名人數下降的地區也在增加。去年,有北京、新疆、甘肅、山東等4地高考考生數量下降,但今年新增了陝西、福建、海南等地。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北京,高考報名人數已從2010年的8.1萬人,下降到2020年的4.9萬,相當於10年間高考考生數縮減近4成左右。

錄取率40多年翻16倍

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今年是我國高考報名人數第五次超過千萬規模。最近的一次是2019年的1031萬,此前三次都集中在2007-2009這三年,且時間相對較早。

今年的高考特殊之處在於,它不僅是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一次大規模集體性活動,而且高考人數也創下歷史新高。有考生擔憂,這是否會加劇競爭壓力?

「高考報名人數增多,主要是因中職生、社會考生增加,他們和參加普通高考的考生不在一個競爭範疇。」熊丙奇表示,諸如河北、陝西等很多地方,都已提前進行高職單招錄取工作了。

更重要的是,歷年來的高考錄取率表明,上大學已不再成為一個問題。目前,我國高考錄取率已從1977年的5%,逐步攀升到1988年的33.86%,2019年再提高到80%左右。相當於四十多年來,高考錄取率翻了近16倍。

「現在大家的高考焦慮不是能否上大學,而是能否上名校。」熊丙奇認為,畢竟全國985、211高校是固定的,名校情結才是很多考生的競爭壓力所在。近日,已有包括西安交通大學在內的多所重點高校傳出擴招的消息。

今後,高考人數是否還會繼續攀升?受訪專家預計,隨著高考普及率提高和高職再擴招,我國高考報名人數在一段時間內仍將有上升空間。

「雖然出生人口下降,但高中普及率快速提高,給了越來越多人接受更高教育的機會。」儲朝暉表示,我國高中階段毛入學率已從2002年的42.8%,提高至2019年的89.5%,預計今後進入高中階段上學的學子會越來越多。

按照今年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在2019年高職擴招116萬人的基礎上,今明兩年將繼續擴招200萬。這意味著,在經過1997年高校擴招、2003年開始自主招生、2019年高職擴招后,我國高等教育已從精英教育邁入普及化階段。今後高等教育體系中,越來越多的人將接受職業教育。

「大約只有10%的高校進行通識教育,主要培養學術型人才,其餘80%~90%的高校,都應該進行職業教育,培養技術型人才。」熊丙奇建議,為培養與社會需求相適應的人才,今後亟需提高職業教育地位和水平,加快職業教育轉型。

(作者:李燚 編輯: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