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上市醫藥企業資本變局:扎堆分拆上市 搶佔高估值風口

上市醫藥企業資本變局:扎堆分拆上市 搶佔高估值風口

原標題:上市醫藥企業資本變局:扎堆分拆上市 搶佔高估值風口

生物醫藥行業是一個朝陽行業,中國生物醫藥企業有突破機會,關鍵是看各個生物醫藥企業是不是能抓住這個機遇來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疫情之下,生物醫藥投資異常火熱,不少上市葯企正在醞釀資本變局。

2020年上半年,上市醫藥公司分拆上市進程大幅提速。據不完全統計,目前A股生物醫藥板塊提出資產擬分拆上市的公司已有7家。如科倫葯業擬分拆公司下屬抗生素中間體業務平台川寧生物至創業板上市,進一步拓寬川寧生物融資渠道,應對其現有及未來業務發展的資金需求。此外,天士力、華蘭生物、長春高新、遼寧成大、華邦健康、延安必康(維權)等也宣布分拆上市。

「『后疫情』時代對於生物醫藥類企業來說都迎來一波新的融資熱潮,加快拆分上市的腳步一方面可以直接拓寬融資渠道,另一方面也提升了企業的品牌價值和市場影響力,尤其在現階段醫藥類企業估值普遍偏高的節點,對於企業來說帶來的相關效益也更大。」深圳某中型券商醫藥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

扎堆布局

分拆上市是資本市場優化資源配置的重要手段,對母子公司理順業務架構、拓寬融資渠道、優化公司治理等具有積極作用。

另外,分拆上市也是國企混改的一個方式。分拆上市對國企引入戰略投資者、實施股權激勵、進行混改提供平台基礎,有助於激發子公司內生動力。

2019年12月,中國證監會正式發布《上市公司分拆所屬子公司境內上市試點若干規定》(以下簡稱「分拆細則」),為A股公司分拆子公司至境內上市提供了政策支持,上市公司將有更多機會在不改變控制權的情況下,在內地直接分拆上市。

今年以來,生物醫藥板塊多家企業提齣子公司分拆上市計劃。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多家疫苗企業股價創歷史新高,不少上市公司有分拆疫苗子公司單獨上市的打算。其他生物醫藥企業也沒有錯過這波風口。

4月3日,遼寧成大發布分拆上市預案,將負責生物製品業務的成大生物分拆至科創板上市。目前,成大生物科創板IPO已進入問詢階段。成大生物是新三板掛牌公司,2014年12月31日掛牌新三板,其是一家專註於人用疫苗研發、生產和銷售的生物科技企業,公司核心產品包括人用狂犬病疫苗及乙腦滅活疫苗。

據其招股書披露,上市公司遼寧成大持股60.74%,成大生物擬科創板上市被市場稱為首例「A拆A」案例。公司在招股書中稱,遼寧成大及成大生物符合分拆細則對上市公司分拆所屬子公司在境內上市的相關要求。

4月21日,華蘭生物同樣發布公告,擬分拆子公司華蘭疫苗至創業板上市。據報道,6月30日,分拆華蘭疫苗上市工作已經有了新進展,河南證監局在當日公告稱,華蘭疫苗正在接受華泰聯合證券輔導,已在河南證監局進行輔導備案。

華蘭生物公司業務包括血液製品、疫苗製品等業務。而華蘭疫苗主要從事疫苗的研發、生產及銷售。華蘭生物在公告中稱,其下屬其他企業與華蘭疫苗的主營業務不同,分拆后對雙方業務板塊不會造成太大影響。同時其還作出了一系列承諾,避免分拆后可能產生的同業競爭情形。

5月8日,天士力發布將天士力生物分拆至科創板上市的預案。天士力醫藥集團的主營業務涉及現代中藥、生物葯、化學葯三大板塊。子公司天士力生物屬於生物葯板塊,但其業務領域、運營方式與公司其他業務之間保持較高的獨立性。

公告稱,本次分拆不會對公司其他業務板塊的持續經營運作構成實質性影響。相反通過本次分拆,天士力生物的發展與創新將進一步提速,有助於提升公司未來的整體盈利水平。

5月11日,復星醫藥發布公告,中國證監會國際合作部對此前公司分拆Gland Pharma境外上市事宜無異議。據悉,2019年12月,復星醫藥第3次臨時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有關分拆Gland Pharma及其境外上市方案等相關事項,控股子公司Gland Pharma擬於印度國家證券交易所和孟買證券交易所上市。

Gland Pharma成立於1978年,總部位於印度海德拉巴,主要從事小分子注射劑仿製葯的開發及生產,是印度頭一家獲得美國FDA批准的注射劑藥品生產製造企業,並獲得全球各大法規市場的GMP認證。2017年10月,復星醫藥以10.91億美元(約72億人民幣)收購印度仿製葯企業Gland Pharma 74%的股權。目前,Gland Pharma憑藉2018和2019年凈利潤分別上漲29.02%、52.2%的業績,已成為復星醫藥的核心子公司。

3月10日,金斯瑞生物科技公告稱,希望分拆旗下主營細胞治療業務的子公司傳奇生物赴美上市。6月5日,傳奇生物登陸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交易,發行價為23美元/股。截至目前,傳奇生物股價為42.56美元/股,市值約55億美元,已超過母公司金斯瑞生物科技305.6港元市值。

據悉,傳奇生物成立於2014年,是一家致力於腫瘤學和其他適應症的新型細胞療法開發的創新型公司。2017年和2018年,傳奇生物憑藉在CAR-T領域的突破性進展一戰成名,2018年更是斬獲了國內頭個CAR-T臨床批件。

6月11日,長春高新發布公告,擬分拆子公司百克生物至科創板上市。本次分拆完成後,長春高新股權結構不會發生變化,且仍擁有對百克生物的控股權。本次分拆上市前,長春高新為百克生物大股東,持股比例為46.15%;分拆上市發行后,對百克生物的持股比例仍將保持在40%以上。

百克生物主營業務為人用生物疫苗的研發、生產、銷售,主要產品為水痘疫苗、人用狂犬病疫苗、鼻噴流感疫苗,與長春高新其他業務板塊之間保持高度的獨立性,因此拆分后不會對公司其他業務板塊的持續經營運作構成實質性影響。

6月24日,四川科倫葯業發布公告,擬將其控股子公司川寧生物分拆至深交所創業板上市。本次分拆完成後,科倫葯業股權結構不會發生變化,且仍將保持對川寧生物的控制權。據了解,科倫葯業此次分拆川寧生物至創業板上市,主要是為進一步拓寬川寧生物融資渠道,應對其現有及未來業務發展的資金需求。

危機並存

然而無論是分拆上市闖關科創板,還是赴美衝擊納斯達克,對於生物醫藥企業來說只是邁出了關鍵一步。

多位醫藥行業投資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直言,生物醫藥企業的高門檻,使其投資專業屬性更強,企業需要把核心能力、技術和資本形成通路,以現在的發展趨勢來看,未來的發展趨勢是,上市更加簡化,但上市之後的實際估值和盈利能力還要回歸於企業本身的創新能力。生物醫藥行業是一個朝陽行業,中國生物醫藥企業有突破機會,關鍵是看各個生物醫藥企業是不是能抓住這個機遇來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2018年4月港交所發布新規允許未盈利的生物醫藥企業上市,吸引歌禮生物等多家生物醫藥企業赴港上市,百濟神州更是在美股、港股雙重上市。但赴港上市存在兩極分化現象,破發成為常態。

2019年3月,允許未盈利公司上市;允許不同投票權架構的公司上市;允許紅籌和VIE架構企業上市,科創板不斷釋放積極信息,為生物醫藥企業提供了更多融資選擇。上海某中型券商醫藥板塊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以往行業內以去美股上市為榮,但真正上市成功的例子不多,科創板給企業帶來更多機會。但生物醫藥產業更核心的價值在於它的持續發展能力和抗擊打能力。」

生物醫藥行業門檻很高。需要非常專業的相關人員,長時間、大範圍地沉浸在這個領域中,專註創新葯研發和商業化運作。醫藥研發的周期很長,投入很大。數據顯示,一個完全創新葯目前的平均研發周期在12年,投入高達20億美元。

同時在資本市場不斷支持下,生物葯企業需要良好的體制制度以及活躍的投資方來支持,最近5年在國家政策的引領下,醫藥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去年開始,科創板的推出極大地縮短了醫藥產業端和資本端的結合時間。

從企業層面來講,由於這個產業壁壘比較高,所以中國生物醫藥企業開拓國際市場會存在一定挑戰,但未來中國具有很大機會。基於中國的一二三線城市、人口發展特點及市場需求等,中國14億的人口規模下,生物醫藥產業市場發展空間非常大。特別在癌症高發的情形下,市場對新葯、特葯的訴求非常強烈。創新葯、高端仿製葯的市場前景非常廣闊。

但另一方面目前中國還沒有真正的全球性製藥企業,而在資本市場方面,也將逐漸向成熟的市場靠近。

從2017年開始,港股、A股相繼對未盈利生物醫藥企業打開大門,此後關於生物醫藥企業如何估值、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等有不少討論。

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赴港上市的生物醫藥企業集中出現破發:歌禮製藥在上市首日先升至14.9港元/股,后跌穿招股價至13.66港元/股;百濟神州首日開盤下跌至103港元/股;華領醫藥上市便跌破發行價8.28港元/股。

對此,深圳某私募生物醫藥行業人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對於科創板來說,因為創新葯企業大都未實現盈利,申報難度也相對較大。此外,相比香港市場,科創板的『破發』風險較小,儘管短期資金量充裕,但是長期來看存在一定隱憂,註冊制是玩法的改變。估值方面,目前看來整體還是趨於謹慎,有些生物醫藥類公司在一級市場的估值大都已經高於其募資規模,長久來看是否真正符合創新型企業的要求還需要檢驗。」

(作者:唐唯珂 編輯: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