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專訪廣州極飛科技創始人兼CEO彭斌:極飛的成長受惠於國家基建紅利和大灣區製造業積累

專訪廣州極飛科技創始人兼CEO彭斌:極飛的成長受惠於國家基建紅利和大灣區製造業積累

原標題:專訪廣州極飛科技創始人兼CEO彭斌:極飛的成長受惠於國家基建紅利和大灣區製造業積累

極飛科技是粵港澳大灣區這塊「無人機產業高地」上又一家頗具代表性的企業。從2007年做「航模」開始,如今極飛已走上了一條聚焦於農業科技的賽道。在農業無人機銷售佔據大部分營收的同時,極飛開始推出農業無人車、農機自駕儀、農業物聯網及智慧農業系統等產品,轉型為一家「農業科技公司」。

廣州極飛科技創始人兼CEO彭斌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介紹,2019年,極飛公司的總營收接近10億,近年來公司年營收的增速基本為200%。

彭斌坦言,極飛的發展是享受到了國家上一輪基建的紅利,尤其是「村村通」工程帶來的基礎設施完善。例如,相較於美國農田3G網路覆蓋尚且有限的情況,中國農田的4G網路覆蓋率已超過95%。而極飛所在的粵港澳大灣區,更是憑藉製造業多年的積累,凝聚了一批自動化領域的優秀人才。此外,大灣區還有著產業鏈完善、配套緊密的優勢。

彭斌認為,美國在農業現代化的進程中,曾走出包括約翰迪爾在內的一批出色的農機企業;而如今中國農村基礎設施到位,有望在智慧農業的土壤上培養出一批優秀的中國農業科技公司。

成立之初,極飛更突出的是「極客」特徵。經過多方調研和探索,2014年極飛轉型走上了農業這條賽道。2015年,推出了其第一代植保無人機,並針對產品早期推廣困難的現實,在新疆推出了直營服務。彭斌坦言,當時的考慮是農民會更願意接受邊際成本較低的產品,例如10塊錢服務一畝地,而不是直接購入一台價格為10萬元的硬體設備。

據彭斌說,如今新疆3600萬畝棉花地中,已有三分之一也就是約1200萬畝採用了極飛的植保無人機產品。

基建紅利和灣區產業優勢

《21世紀》:在你看來,大灣區何以成為「無人機產業高地」?

彭斌:首先是人才,這與廣東過去二十多年的產業升級息息相關。製造業的升級實質上就是機器換人,這個過程需要自動化,灣區因此積累了大量的自動化人才。而這又是無人機的基礎,因為無人機本質上也是機器人的一種。

此外,大灣區的產業鏈非常完整,配套非常緊密。造一個電子類產品,從人才招聘、模具設計到元器件供應,以及最後的生產製造,幾乎都可以在這裏完成。可能設計圖做完,一周就可以拿到實物。而在「加急」情況下,研發部門需要的一個機械部件,在將設計圖紙給到供應商后,可能隔天就可以拿到。

無人機行業的發展不會孤立存在,其在2013年左右的「暴發」離不開大的產業背景。消費電子市場的迅速增長,帶動了元器件價格的下降和性能的突破。以感測器為例,可能價格降90%,性能卻提升了100倍。大灣區的供應鏈達到了這個成熟度。

《21世紀》:目前「新基建」話題頗為火熱,這可以為極飛帶來什麼?

彭斌:我常和朋友聊到,未來全球5000美元以下級別的機器人市場,一定是中國企業的。我們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這其中就包括基礎設施優勢。中國農田的4G網路覆蓋率超過了95%,這與國家力推的農村基礎設施工程有重要關係:中國農田與村落交織在一起,「村村通」也意味著「農田通」。我曾去考察過美國的農田,發現除了人多的地方,3G信號都偶爾才有,4G更是沒怎麼有。

網路起到聯通作用,允許我們把計算集中到雲端,提前實現別人實現不了的功能,並在資源調度、成本控制上取得優勢。不僅如此,聯網可以了解設備的工作情況,在後端提供更多支持。這使中國成為了使用環境和場景最好的國家之一。

美國很早就開始了農業現代化進程,「大農業模式」的土壤培育出了約翰迪爾等出色的農機企業。如今,農村的基礎設施讓中國擁有了智慧農業的環境和土壤,一定會培育出一批新興的中國農業科技公司。

我們今天享受的紅利,還是上一次基建的紅利,也就是村村通工程,包括高速公路、寬頻、移動網路的覆蓋。我相信新的基礎設施會打通信息、貨物和人的流動。以5G為例,與4G網路相比,5G速度更快、延遲更低,人甚至無需到田裡去了。可以在家遙控,或是遠程監控。如果沒有基礎設施,這些都難以想象。

切入農業無人機的賽道

《21世紀》:無人機市場有多條賽道,極飛為何會選擇農業?

彭斌:在無人機還被叫做「航模」或「飛行器」時,我們的努力方向是讓它飛得更穩定。2013年前後,無人機愈發可靠,可以按照指令執行各種動作。這個時候行業就開始思考,它一定可以有娛樂之外的其他用途。我們當時認為,無人機有四大應用方向,包括空中攝影成像、空中精準投放、空中調度和空中表演。而我們選擇了精準投放,這就包括如今我們在做的化肥和農藥噴洒。

就當時無人機的成熟度而言,還不能飛得太高,要考慮安全和穩定。而農田裡,一方面不需要飛太高,另一方面,萬一出現故障損失也不會太大。選擇農業,第一是因為安全可靠。此外,中國有20億畝耕地,未來的市場規模也足夠大。第三就是政策風險也較低。

我們當時發現無人機打農藥沒問題,效果不錯,問題是當時無人機技術不太行,還總有故障。這給了我們信心,我們的專長就是讓無人機飛得更好。

《21世紀》:相較於其他無人機企業,極飛定位農業這個賽道是否在吸引人才上會面臨一些挑戰?

彭斌:一定會。但換個角度,中國有幾億的農村人口,每年有上百萬的大學生走出農村。我們最近招聘的很多員工就來自農村,他們的父母也還在農村。這些人才對技術上「酷」的理解會很不一樣。他們在農村長大,希望為自己長大的地方帶來改變。此外,他們對農業也有理解,比如從小就知道農藥怎麼打。另外,極飛還是一家小公司,這個行業也還沒有到人才匱乏的程度,人才市場還是供大於求。

《21世紀》:大疆也在做植保無人機,是否感受到大疆的壓力?

彭斌:不可能沒有。我覺得如果創業者沒有感受到競爭的焦慮,一定不正常。但競爭並非取決於某個特殊的點,而是長期經營和持續投入。

我認為我們未來和大疆的競爭會變少。當它認為我們做無人機時,會是正面交鋒;但當它發現我們不那麼「無人機」,也就是不會對它的主業造成挑戰時,交鋒就會減弱。此外,農業領域需要大量的持續投入,需要人才的底子,同時也非常辛苦。實際上,三四年前確實競爭很激烈,今年已經明顯感受到競爭在減弱。

人口逆紅利與更多「農業科技」

《21世紀》:除了無人機,極飛也開始做農業無人車、農機自駕儀,為何?

彭斌:2018年我們提出「農業科技公司」定義,背後其實是極飛已經不再是單一硬體產品、單一技術的思考維度。我們認為,無人機無疑已是中國農業最複雜的科技,這麼複雜的系統和產品可以在中國農村規模應用,別的農業科技怎麼會無法成功?

本質上看,中國農業社會環境「內卷化」的低效率平衡已經被逐步解開。城市化進程使中國農村人口從佔總人口的60%降低到了40%,農村目前缺乏勞動力。農民不是需要「科技」,而是需要「效率」。自動化設備工具恰好可以填補這一需求。因此,我們不應局限於單一的無人機市場的競爭,而是充分利用大的環境和社會紅利。

《21世紀》:極飛如何做市場教育,讓農民接受你們的產品?

彭斌:我一度也有擔憂,還為此做了很多市場調研。但後來我逐漸意識到,這本質上不是由我們推動的,也就是行業紅利不是我們催生出的,而是來自農村的變化。年輕人基本都跑去城市,而留在農村的中老年人要面臨年齡增長、體力下降的變化。這其實是社會的倒逼,是人口逆紅利。我們的無人機本質上是無人化設備,符合變化中的農村的需求。

《21世紀》:目前極飛的技術和產品在哪些地區使用較多?在大灣區有應用嗎?

彭斌:大灣區的農業很多是荔枝、芒果等經濟作物,現在的無人機要在這些比較複雜的地貌上工作,還有很多技術和使用習慣需要突破。

目前在增城有一家上萬畝規模的農場已經開始使用我們的軟體和硬體,成為我們的自動化測試基地。但綜合來說,目前無人機的應用場景主要還是在大田作物上。我們的產品在新疆、黑龍江以及蘇北地區、江漢平原和華北平原使用的規模很大。

《21世紀》:全球來看,還有哪些市場是適合極飛切入的?

彭斌:其實全世界都需要。新的農業科技首先顛覆的會是還沒有被農業機械化改變的地方,也就是農業尚不發達、缺乏勞動力的地方。從我們的出口上看,緬甸、越南都在買我們的產品。此外,日本、韓國等周邊國家的銷量也遠大於歐美。

30%研發投入

《21世紀》:公司目前的財務狀況如何?

彭斌:過去三四年,極飛都保持年200%的增長,目前沒有看到有變緩的趨勢。2018年我們實現了盈利,總營收接近4億元;2019年營收接近10億元。

中國的城市化還在進行中,農村人口外流還在進行中,老齡化也在并行,因此對科技產品的需求會繼續增長。美國農業人口約佔總人口1.6%,日韓是6%-7%,而中國目前是40%,還有很大的空間。不過高速增長的未必會一直是農業無人機,如果以3-5年的維度看,可能會有更多的農業自動化工具出現。極飛發展到現在,已有上千人的團隊,我們不能只看眼前,需要提前2-3年布局未來的產品。

極飛團隊中研發人員的佔比大致在40%-50%,我們每年將總營收的30%投入到研發中。過去3年,我們獲得的專利數超過了1300件。我們還在高速的投入和成長期。

《21世紀》:有衝擊科創板的計劃嗎?

彭斌:我們其實已經完全符合科創板上市的要求,包括營收規模、創新和專利等等。不過,我們覺得上市是一個過程,而非目標。修鍊內力、穩定渠道,上市會順理成章。

(作者:翟少輝,李振 編輯:李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