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不能讓平台監管失位 將直播變成「熊孩子」

不能讓平台監管失位 將直播變成「熊孩子」

原標題:不能讓平台監管失位 將直播變成「熊孩子」

  熱點聚焦

  未來需要立足行業「草根化」的特點,從實際出發健全直播行業相關規章制度,落實平台監管的主體責任,多管齊下為直播行業「除草」。

  近日,國家網信辦會同相關部門對31家主要網路直播平台的內容和生態進行了全面巡查,其中10家網路直播平台因為存在傳播低俗內容等問題被約談。然而,有記者經調查發現,包括被約談平台在內的一些直播網站,低俗涉黃等問題依然存在。

  直播行業的快速發展是傳統經濟順應雲時代轉型升級的重要表現,它不僅讓傳統產業突破了消費者之間的客觀界限,更是成為了普通民眾分享生活的重要渠道。

  為什麼網路直播違規的情況在諸多文件出台之後還依然頻頻出現呢?

  直播行業亂象頻發,平台監管失位難辭其咎。作為平台應當為其所展現的內容進行有效監管,並且對群眾的意見,比如舉報內容給予及時的反饋,並進行即時整改。然而,從記者調查情況來看,一系列 投訴都沒有得到有效解決,涉事主播依然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這其中,不得不說平台本身有苦衷。這些社交平台雖然已經具有了成熟的數據技術,然而針對直播還依然無法做到及時取證,存在著很多的灰色地帶,即便是在接收到投訴之後,往往因為缺少證據而無法進行相應的處罰。不過,正因如此,應當對群眾的聲音給予足夠的重視,提高群眾監督的積極性,也能根據這些充分的證據及時進行處罰。

  當然,為直播行業「除草」,除了平台治理以外,相關制度約束也至關重要。當前社會上有些聲音倡導應當採取提高直播門檻的辦法,來從源頭提升直播質量,筆者認為這種做法有失偏頗。

  直播是一個全民發聲的渠道,每一個人都有權利分享自己的生活和感悟,它本身就具有草根屬性。再加上我們倡導全民創業,通過直播來合法獲利是值得鼓勵的事情,並不能因個別亂象實行一刀切。

  從可行性角度考慮,我們的制度建設還需要從平台入手。其一,直播種類繁多,樣式複雜,為制度設計增加了許多困難,我們不妨轉變制度理念,從設置規範變為設置禁區。參照外資准入負面清單的設置邏輯,可以將涉黃、涉賭等直播場景設定為決不可觸及的雷區,明確違法違規行為的邊界。

  其二,既然設定了禁區,那麼就必須有相應的懲罰措施,應當讓平台真正成為利益相關者。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邱寶昌指出,銷售淫穢物品輕者是治安處罰,嚴重的可以追究刑事責任。如果將這些直播音視頻看作是商品,那麼平台就是銷售方,從這個角度來看,平台有責任、有義務承擔因主播不規範造成惡劣社會影響所產生的後果。

  因而,需要加大在直播違規中對於平台的處罰力度,將原本的「應當」「應該」這一類規範化的監管變為強制性、懲戒性的監管,包括剝奪平台資格、強制繳納罰金等方式,要讓平台投鼠忌器,迫使他們加大對於直播質量的審查力度。

  直播行業從一個「好孩子」變成「熊孩子」需要提防,而這與疏於管理以及管理方式不當有很大關係,未來需要立足行業「草根化」的特點,從實際出發健全直播行業相關規章制度,落實平台監管的主體責任,多管齊下為直播行業「除草」,幫助直播行業實現健康發展。

  □盤和林(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