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分水嶺時刻:科技四巨頭CEO首次國會集體作證 各個擊破or抱團取勝

分水嶺時刻:科技四巨頭CEO首次國會集體作證 各個擊破or抱團取勝

  未來幾周,當 亞馬遜CEO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 蘋果CEO蒂姆·庫克(Tim Cook)、 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 Facebook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齊聚一堂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時,這可能是大型科技公司的分水嶺時刻。

  據悉, 這四家公司的CEO們將出席一個眾議院委員會的聽證會,該委員會將調查 亞馬遜 (Amazon)、 蘋果 (Apple)、Alphabet和 Facebook 是否不公平地凍結競爭,這將標志著美國國會首次試圖聯合追究大型科技企業領導人的責任。這些企業所展現出的實力——更不用說2.5萬億美元的財富總和——將不同於議員們以往所面臨的任何情況。

  首席執行官們本周同意在眾議院反壟斷小組委員會前共同作證。這意味著,如果他們單獨出庭,他們將避免受到本應受到的質詢。議員們沒有時間去深入研究這些公司截然不同的市場和商業模式的複雜性。

  然而,集體聽證會的壯觀景象可以通過凸顯這四家公司的綜合經濟實力來彌補這一點。聽證會還提供了一個機會,來強調四巨頭有共同之處的值得懷疑的商業策略。比如利用它們佔主導地位的平台來排擠競爭對手,青睞內部服務,無論是引導搜索查詢( 谷歌 )、推廣自家產品(亞馬遜),還是將內部服務與自身的硬體更緊密地整合(蘋果)。如果大型科技公司的批評者在尋找一個可以讓該行業承擔責任的具有象徵意義的時刻,這可能就是。

  不可避免的是,儘管這不會降低人們的預期,此次聽證會仍將被當作政治舞台而不予理會。在反壟斷領域,表演很重要。調查往往依靠政治勢頭和公眾輿論的力量進行,即便任何制裁最終都必須經受法庭監督的考驗。對於那些試圖說服人們採取行動的政治家來說,可能沒有更好的機會了。

  國會聽證會要求整個行業的最高領導層承擔責任,這是一個光榮的傳統。這一點應該讓科技界的老闆們保持警惕。讓一群首席執行官排成一行,讓他們一致舉起右手宣誓就職,然後讓他們肩並肩坐在一張桌子上,這顯然具有法庭上的象徵意義。重要的不僅僅是形象:這一過程在心理上也很重要,這讓一群習慣於在高管團隊中感覺無堅不摧的富有企業老闆陷入守勢。

  1994年,當控制大煙草的西裝革履的人被安排在國會山時,這成為迫使煙草業付出數十億美元損失的轉折點。2008年,在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候,美國大型汽車製造商的頭頭們畢恭畢拜地向國會請求救助(儘管這三家公司高層都坐著自己的公司專機現身,但這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對於立法者來說,對大型科技公司施加類似的打擊將更加困難。這場大流行的特殊性很可能會奪走聽證會的魔力:首席執行官們不是並排坐著接受議員輪番發難,更可能的是,他們通過變焦屏幕的視頻窗口接受質詢。但是,如果安排得當,仍然有很多機會發揮影響。

  通過組織四位首席執行官的會議,美國眾議院反壟斷委員會主席大衛·西西林(David Cicilline) 表現出了對當前權力的敏銳意識。這位來自羅德島的眾議員有條不紊地處理了大型科技公司批評者的詳細 投訴,並在過去一年的一系列聽證會上傳喚了科技公司的證人。現在,他有機會指出其中的亮點,並強調其中的利害關係。

  這裡有明顯的陷阱。需要避免的是,在「劍橋分析醜聞」遭到曝光后,扎克伯格分別在國會兩個分支機構前出席聽證會的場面。政界人士的憤怒顯而易見,扎克伯格因在許多重要問題上「避而不答」廣受批評。但他還是設法平息了政治攻擊,這在很大程度上跟聽證會安排的不協調和不集中有關。

  此次集體聽證會上,設計一種模式,讓重要問題能夠在足夠高的層面上提出,同時留出時間來探究這些佔主導地位的科技公司最惡劣的行為,將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但如果設計得當,對於一些全球最強大企業的高層來說,這可能是一個令人不安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