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趣活赴美上市 主營業務低毛利問題待解

趣活赴美上市 主營業務低毛利問題待解

  趣活赴美上市 主營業務低毛利問題待解

  本報記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報道

  今年新冠疫情讓不少企業和工廠停工裁員。相關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年初兩個月時間就有50萬工人從工廠出走,轉而做起了外賣送餐員。實際上,外賣小哥、快遞小哥群體的背後,早已形成一條勞務派遣產業鏈,在這條產業鏈上還有公司做到了不小的規模。

  比如,美團、餓了么的人力資源服務商趣活科技近日更新了招股書,計劃赴美IPO,發行270萬股ADS,發行區間為9美元到11美元,以中間價計算,此次將募集2700萬美元。股票代碼為「QH」,預計7月10日在美國 納斯達克 上市。

  國內一家投資機構的分析師高鶴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實際上在沒有疫情之前,工廠工人就開始向自由職業轉型,這與滴滴、美團、盒馬鮮生產生的自由職業吸納有關,只不過今年疫情加速了靈活用工方式的發展趨勢。

   專業培訓被看重

  「送外賣比在工廠上班掙得多,現在對其他工作已不感興趣。」近日,一位外賣小哥王森(化名)告訴記者,以前他就在工廠上班。

  美團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外賣騎手就業報告》中指出,截至2019年年末,僅在美團外賣就業的騎手就高達398.7萬人,其中20~30歲的年輕人佔比最多,達58.8%;在這些騎手中,30%收入在3000~5000元,29.2%在5000~8000元。

  某外賣平台內部人員告訴記者,在騎手招聘方面,其所在的平台有一些長期合作的人力資源公司。

  以趣活為例,該公司已經建立起一個規模化、標準化的勞動者團隊,幫助美團、餓了么等合作平台完成配送服務,外賣平台向其支付服務費。而在實際操作中,勞動者的實際勞動關係歸屬於趣活。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已在26個省份設立分支機構,月均活躍勞動力數超過4萬人。據了解,目前趣活主要涉及4個領域:外賣即時配送、網約車司機管理、保潔家政以及共享單車運維。其招股書提到,平台會對勞動者進行培訓,將勞動者培養為能滿足行業特定要求的服務人員。

  盛大資本投資經理吳令升告訴記者,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將更加依賴人力資源的高效配置和勞動力素質的提升,靈活用工能夠很好滿足資源的有效配置。「但是細分市場差異很明顯,應該區分觀察靈活用工這個領域,是勞動派遣性質的還是有專業的人力資源機構或者平台背書,串聯整個招聘、培訓、管理以及後續各項服務的模式。如果是勞動派遣性質,特別是服務性質的勞動派遣,純粹是因疫情導致企業招工難或者人手不夠,這是低附加值的模式,這種模式前景在於正規化的整合。」

  吳令升坦言,自己更看好有專業機構服務,提供一系列高附加值服務的發展模式。「目前靈活用工大部分還是集中在外賣員、快遞員等藍領階層,絕大多數藍領的職業前景比較容易看到頭,受限於學歷和崗位性質,很難有更好的發展。未來,靈活用工面對的主要是『95后』『00后』群體,他們的人群特性和『70后』『80后』有較大差別,他們更關注內心的體驗。因此只有做好用工保障體系,給他們提供向上發展空間,引導、教育、幫助他們建立職場、生活、社會關係的服務型平台才會有更好的市場前景,才能走得更遠。」

  高鶴表示:「現在工廠也在搞人工智慧化,工廠的工人早晚要出來,因為他們競爭不過機器。去年國家花費1000多億元用於職業再培訓,就跟這個趨勢有關係,以後需要的是技能型工人。」

   如何提高毛利率

  在目前的靈活用工行業,如何盈利是一些公司面臨的最大挑戰。

  趣活招股書顯示,趣活2020年第一季度營收3.93億元,較上年同期的3.487億元增長12.6%;2020年第一季度凈虧損2160萬元,較上年同期的凈虧損4640萬元收窄53.5%。

  放到更長的時間維度,比如2017~2019年,趣活的營收則分別達到6.55億元、14.74億元、20.56億元,保持較快的增長速度——2018年較2017年增長125.04%、2019年較2018年增長39.48%。但趣活科技一直未能實現盈利。2017~2019年間,趣活凈虧損分別為1397萬元、4429萬元、1345萬元。

  數據顯示,在趣活2019年20.6億元營收中,即時餐飲配送業務營收佔比高達98.6%。從這一角度來講,趣活的業務幾乎可以與外賣騎手運營管理畫上了等號。其他場景比如共享自行車維護、汽車租賃服務、家政清潔服務貢獻營收則微乎其微。簡而言之,趣活營收渠道極為單一,嚴重依賴外賣業務。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在2017~2019年間,趣活的毛利潤分別達到0.286億元、1.166億元、1.623億元,對應的毛利率為4.4%、7.9%、7.9%,三年平均毛利率僅為6.7%。也就是說,截至目前趣活的賺錢能力較差。

  趣活方面表示,毛利率比較低的原因主要是人力成本較高,以主營業務餐飲配送服務為例,2019年支付給騎手和管理人員的服務費佔比達到84.5%。其中,僅向騎手支付的配送費用就高達16.4億元,佔總成本的79.8%。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平台上的勞動者數量突破4萬人,其中3.99萬人為外賣騎手。

  在用工成本方面,趣活主要承擔外賣騎手的雇傭費用、社會保障費用、培訓管理費用以及相關的租金費用等。這部分費用很難壓縮,趣活要提高毛率只能依賴於繼續提高運營效率或是上漲向客戶收取的服務費。

  關於未來盈利問題,截至發稿前趣活官方並未給予回復。不過,在趣活的管理層看來,趣活為客戶提供勞動力服務,需要承擔外賣員等用人成本,但是由於Quhuo+平台的可複製性,趣活能通過提升效率、擴大規模、增加場景等方式,有效削減單位用人成本、系統開發成本以及管理成本等,贏得顯著的規模效應。未來隨著服務場景增加以及用人規模擴大,公司能持續創造商業價值。

  趣活在招股書中提到,未來預計會從兩個方面提高毛利率。首先是下沉策略、規模經濟。趣活未來計劃將業務從一二線,下沉到低線城市。這樣不僅會擁有更多進入新城市的機會,還會降低人工成本,這將是該公司提高毛利率的手段之一。第二,資源復用驅動毛利增長。通過勞動力復用可削減單一服務場景下的勞動力成本。

  吳令升認為,趣活人力成本高昂,毛利率很一般,而且人力成本很難再被壓縮。的確平台的黏性挺好,但市場競爭這麼激烈,如果還是以目前的模式發展,空間不大。

  「目前服務業的招聘方與求職方都比較分散,招聘方數量較多,但單個商家用工需求量較少,人群轉換行業頻率高,求職者可在不同行業間流動。在此情況下,新的靈活用工模式需要能夠實現高效的信息對接,提供真實、及時、精準的工作機會,並有規模化、標準化、可信任的服務,滿足大批量的需求,才能改變現有產業鏈。」上述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