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能力輸出至村鎮 拼多多欲打造農業新基建

能力輸出至村鎮 拼多多欲打造農業新基建

  能力輸出至村鎮 拼多多 欲打造農業新基建

  本報記者/張靖超/北京報道

  市長、縣長等地方政府官員親自入場直播帶貨,在2020年越來越成為常態。

  6月29日,遼寧省朝陽市市長謝衛東走進拼多多(NASDAQ:PDD)直播間,為朝陽特色產品「站台」助力。本次直播共吸引150萬網友圍觀,承接直播的拼多多「朝陽好貨」店鋪單日圈粉數超過4萬,線上銷售額超過400萬元。

  「今天很高興能走進拼多多直播間,宣傳我們朝陽的名特產品,為我們朝陽的 小米 和蔬菜『代言』,希望朋友們能多關心朝陽,多支持朝陽。」謝衛東說道。

  在這背後,是電商平台正逐漸成為當下地方農產品上行的主流銷售渠道。從2月10日起,拼多多開啟「政企合作,直播助農」系列活動,在浙江、廣東、廣西、重慶等地組織了多場直播助農活動,探索「市縣長當主播,農戶多賣貨」的助農電商新模式。此外,拼多多財報顯示,2019年,該平台農產品成交額達1364億元人民幣,成為中國最大的農產品上行平台。

  山西一家本地電商的負責人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在我國大部分中西部地區,農產品具有季節性特點,且在種植、養殖的標準化、精確性以及個性化方面均有待提升,而且部分地區的農產品銷售、存儲也往往受制於當地基礎設施的陳舊與落後。

  但在採訪中,記者注意到,電商下沉的同時,除了鋪設、拓寬銷售渠道之外,正在將自身的資金、技術實力向農業生產環節輸出,以期提高生產效率的同時,也讓農產品質量更受到消費市場以及加工市場的歡迎。

   電商能力伸向最上游環節

  實際上,早在2018年,拼多多就已嘗試在農業生產環節給予農戶一定的技術支持。

  當年9月,盤錦市與拼多多達成了關於推進區域「互聯網+農業」的戰略合作,一方面,享譽盛名的「盤錦河蟹」將作為盤錦特色農副產品的代表,上線「拼多多」平台開展品牌營銷推廣活動,另一方面,拼多多也為當地加速普及應用互聯網信息技術,促進農業生產、加工、流通的標準化、規模化和專業化。

  互聯網評論員丁道師曾前往盤錦調研,對於拼多多與當地政府、農戶的合作,他這樣向記者說道:「傳統觀念中,電商企業與農業結合,一般是在銷售渠道方面,以此來促進農產品的物流、倉儲等方面的提升,但就我在盤錦當地看到的,拼多多在此之外,根據自身的大數據等方面能力,對農戶也給出了相應的指導,例如消費者需求旺盛的時期、喜好的特點等,根據此可以為農戶提出一些養殖河蟹的標準,一方面可以延長河蟹的銷售窗口期,一方面可以更加精準的匹配到消費者以及加工廠,實現多方共贏。」

  二者的碰撞,也大致描繪出數字農業的一幅藍圖。

  據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李建明介紹,數字農業在產前的應用,主要體現在作物種植環境測評與種植規劃等方面。例如,通過消費和農業大數據分析預測,選擇合適的種植作物及品種,通過決策系統使種植者得到最優種植區域時間、以及管理措施等種植方案。此外,產後包裝、營銷、物流、消費等環節的智能化與信息化,也是數字農業的重要環節,比如產品分選包裝、貯藏運輸的裝備智能化,以及產品溯源系統、物流以及市場信息系統的建立,都將實現農業生產信息化決策、高效化生產、差異化服務。

  而上述環節,均是電商企業可以深度參与的節點。

   鋪設農產品上行新渠道

  電商的下沉運動已有數年時間,從最初幫助村民開設網店,到如今直播帶貨、組織加工企業批量採購,電商平台的探索從未中斷。

  一位長期在海南調研的某農業科學院的研究人員告訴記者,電商平台對於農產品上行的助力,大概分為三個階段。

  「最初大概是2014年之前,主要是農戶或者本地食品加工企業在電商平台開設網店,但效果並不明顯,一是農戶和這些企業對於互聯網的營銷推廣沒有經驗,二是由於地方偏遠,食品的保鮮、運輸條件設施落後,這也影響了農產品的上行和電商的下沉。」

  據其觀察,從2015年後,農業與電商的融合進入了新的階段。以淘寶、 京東 為代表的電商平台,逐漸擴張至村鎮一級,此外,為完成脫貧攻堅的任務,從中央至地方,也都紛紛提出並開始落實農村電商戰略。針對農村地區分散、低效的物流與供應鏈挑戰。

  在此期間,「通達系」物流、京東物流等國內主要物流公司也開闢了下沉至農村的通道,並完善了相應的倉儲系統。

  作為中國快遞物流行業最大的增量來源,拼多多2019年平台的包裹訂單數達197億件。尤其是在農產品物流網層面,在拼多多增量市場及新農人的帶動下,平台覆蓋農產區迅速形成了一系列包括倉配運在內的農業物流新基礎設施,尤其在中西部農村地區,誕生了一批小、快、靈的「村級」封裝、倉儲空間,大幅提升了農產品流通的效率。

  而從2018年左右開始,冷鏈物流、生鮮電商、直播帶貨的興起,打開了新一輪的發展周期。在此期間,隨著基礎設施的完善、標準化共識的形成,農產品的品質也得以提升,不同地方特色的農產品進入一二線城市,地方品牌、地方產業帶也應運而生。

  在丁道師看來,這一切的變化背後,是電商平台正在成為農產品生產、銷售的基礎設施之一。「之所以能產生這樣的變化,一方面是政策引導、企業助力,另一方面,由企業和地方科研院所、以及政府相關部門其實也組織了大量的培訓,讓農戶、養殖戶可以更加熟練的應用互聯網,起到了授人以漁的作用。」

  在拼多多的相關負責人看來,當下電商與農產品上行的模式其實是確立了「分散式AI+商品流」的技術與商業模式。

  「商品流是一種主動分發、匹配的模式。傳統電商更像是Google,是人找貨,我們更像是 Facebook ,是貨找人。Google的場景下,農產品被動等待搜索、銷量無法持續、小商家無法得到流量。所以,傳統電商農產品上行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流量,沒有人能看到你的商品。」

   政策指引電商新方向

  實際上,自今年3月,「新基建」被列為未來幾年的發展重點后,就不斷有業內人士探討新基建與鄉村振興的結合之處。

  記者注意到,在2020年兩會期間,有多位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提出了相應的建議、提案。其中,全國人大代表、 騰訊 董事局主席馬化騰在《關於在「后脫貧時期」加強鄉村振興的建議》中提出,應大力提升農村數字化生產力,加快彌合城鄉數字鴻溝,推動農業高質量發展和鄉村全面振興,讓廣大農民共享數字經濟發展紅利。

  全國人大代表、蘇寧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在《大力發展C2M生產基地 助農富農推動鄉村振興》的建議中提出,應進一步統籌資源,政府、電商、農戶、院校多方聯動,推動返鄉年輕人成為創富主體,帶動形成以共同富裕為目標、以行政村為具體單位、以C2M(用戶直連製造)模式為特色、以線上線下融合為主要銷售手段的鄉村生產基地。

  而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出「電商網購、在線服務等新業態在抗疫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要繼續出台支持政策,全面推進『互聯網+』,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

  而這樣的探索實踐,在此之前就有許多地方政府開始探索,並積極引導。以拼多多為例,今年先後與廣東、甘肅、湖北等多個省份的市縣合作,在APP上開闢出相應的通道入口,市、縣、區負責人親自上陣直播帶貨,特別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這一方式在今年變得尤為主流。

  在2月,廣東省徐聞縣縣長吳康秀就在拼多多的助農專區直播間內,一手捧著親手摘下來的新鮮菠蘿,一邊向全國網友展示推薦,解答提問。最終,累計2.5萬千克菠蘿在兩個小時內全部售空。

  縣長參与直播助農成為了一種協助農戶「開網店」的可行模式。在吳康秀直播后,當地農戶的拼多多店鋪一夜積累了3萬粉絲,近20天內更是累計銷售出了5.1萬件菠蘿。拼多多數據顯示,在縣長直播后,平台上的徐聞菠蘿相關商品訂單數同比增長了141%,「徐聞菠蘿」已經成為菠蘿類商品的熱門搜索關鍵詞。縣長直播之後,「徐聞菠蘿」已成為受消費者認可歡迎的品牌農產品。

  「縣長直播,對於不少農戶來說,是一種積極的引導和推動。」拼多多新農業農村研究院副院長狄拉克介紹,廣東省農產品豐富、特色產品多,但不少農產品還囿於傳統銷售半徑問題並沒有走向全國,「只有真正的農民掌握了電商、直播等新方式,區域性農產品才能走的更遠」。

  5月31日以來,拼多多農(副)產品上行保持高速增長。截至6月15日,拼多多2月以來的相關助農專區和活動,已累計成交2.1億單,賣出農副產品6.34億千克,共推動超過130個特色農產區產品走向全國6億消費者的餐桌,幫扶農戶超過45萬戶。

  目前,拼多多市縣長助農直播已超135場,覆蓋湖北、新疆等20多個省、直轄市及自治區,共計220餘位市縣區主要負責人進入助農直播間帶貨,其中,江西省副省長及部分省份廳領導也進入直播間,青海省實現了市縣長直播「零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