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獵豹移動押寶機器人 但市場拐點未到

獵豹移動押寶機器人 但市場拐點未到

   獵豹移動 押寶機器人 但市場拐點未到

  曲忠芳/本報記者/李正豪/北京報道

  獵豹移動(NYSE:CMCM)最近兩年一直在押寶智能服務機器人。該公司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獵豹移動及旗下獵戶星空已經有「超10000名機器人僱員在全國上崗」,這些機器人已服務1600家企業客戶,服務總人次已突破2億。疫情影響經濟的大環境下,獵豹移動似乎藉此找到了新的增長方向。

  不過,《中國經營報》記者近日在放置有獵豹移動的獵戶星空服務機器人的北京新中關、朝陽大悅城等知名商圈實地調研發現,除了偶有小朋友上前與機器人對話之外,大多數消費者似乎對那些服務機器人並不太感興趣。

  謙詢智庫(Humble&Co。)合伙人龔斌對記者表示:「目前,智能機器人仍處於市場培育階段,行業遠未進入高速增長期。」

  不過,獵豹移動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獵豹移動將繼續大力發展如AI新零售等核心AI業務,為公司構建長期增長引擎。」

   成為「花瓶」

  「人工智慧(AI)」的賽道上從來不缺「玩家」,包括物流、零售、汽車、餐飲、地產、教育、醫療、安防等幾乎所有行業的公司都在向AI布局。就商用服務型機器人來說,目前風頭最盛的自然是獵豹移動。

  日前,記者走訪了位於北京朝陽區的獵豹移動全球總部,辦公樓一層大廳里集中展示了至少4款智能機器人產品。其中命名為「豹小秘」的一款產品,作用相當於一個公司前台,負責訪客識別、接待引導、問詢介紹等。據一位銷售人員介紹,目前豹小秘在全國面向企業客戶開放「租賃雇傭」,租賃價格是5000元/月,租滿1年即付費6萬元,客戶即可擁有豹小秘。

  針對另一款用於購物中心等場景的「豹花瓶」,獵豹移動400客服告知記者在北京新中關、朝陽大悅城等商圈均有應用。

  基於這些信息,記者近日在走訪時發現,朝陽大悅城一層通往地鐵站的途中,確實擺放著一台「豹花瓶」,與豹小秘不同,它位置固定無法移動,面前配置一塊屏幕用來展示商家促銷信息,能夠與用戶對話聊天,語音識別還算準確,偶爾也會出現「懵圈」無法及時回應的現象。據觀察,商場來往的客流量適中,但大多數消費者並未對這台機器人感興趣,甚至「視若無睹」。

  記者隨機採訪幾位來往顧客,其中一位家住附近的李女士說:「這幾年機器人不少,已經不新鮮了,剛進商場時還體驗了一下,功能感覺沒什麼驚喜和興奮的點,聊天也不智能,現在機器人也就是個擺設和裝飾吧。」

  賽迪顧問人工智慧產業研究中心張頤表示,多模態深度語義理解和自然人機交互技術,短期內還達不到一個體驗非常好的水平。目前大多數機器人廠商的語音識別可以做96%或97%,基本沒有能達到100%的,所以很多機器人設備,一旦遇到用戶多問幾個問題時,它的反應就不那麼靈敏了。這說明語音交互、問答識別技術並沒有達到成熟的階段。另外,智能機器人的成本和價格也是一個較高的門檻,比如企業要雇傭一台機器人充當前台員工,那肯定需要評估它的性價比是否能夠做到比雇傭人工高,目前恐怕也很難達到。

  獵豹移動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獵戶星空搭建了全自研的獵戶機器人平台,集成多晶元系統、攝像頭+視覺演算法、語音合成技術等AI全鏈條技術,這是目前行業里鮮有的。目前上崗的獵戶星空機器人,服務客戶涵蓋大型商場、展館景區、KTV、圖書館、酒店等二十多個行業。

  「獵豹移動將繼續大力發展如AI新零售等核心AI業務,為公司構建長期增長引擎。」該人士表示。

  公開信息顯示,獵豹移動於2016年投資成立「獵戶星空」,豹小秘等機器人產品於2018年面市。從去年到今年上半年,在疫情影響、 谷歌 終止合作以及營收利潤大幅縮水的情況下,智能機器人越來越成為獵豹移動押寶轉型的新方向。

  根據獵豹移動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財報顯示,營業收入為5.281億元,同比下降51.4%,剔除LiveMe收入合併帶來的影響,2020年第一季度總體營收同比下降36.4%;凈虧損為1.046億元,去年同期盈利人民幣710萬元。顯然,獵豹移動為拯救收入滑坡,對智能服務機器人寄予了厚望。

   呼喚拐點

  獵豹移動的押寶行動能否成功還是個未知數。但互聯網行業觀察家曾憲勇對此持樂觀看法。曾憲勇表示:「一個行業總會有先行者站出來,藉助自己的優勢和判斷率先進行耕耘和破局。獵豹移動在該領域的不斷推動和投入也是在催熟和孕育這個行業市場。」

  曾憲勇認為,大眾之所以認為智能機器人「噱頭」意義更大,或許在於技術的發展還未能讓智能機器人的各項性能達到預期,或者說未能為人們構建足夠多的應用場景。另外一個原因在於人們對智能機器人的表現預期過高,與實際體驗度之間形成明顯的落差。簡單而言,就是市場拉力不足,排斥力卻很強。

  對於市場刺激有限的看法,龔斌持相似觀點,他認為,「服務型機器人市場最大的問題就是現階段容量有限,市場相對分散、小批量、定製化,不利於供應鏈的成熟和BOM(物料清單)成本的大幅下降。產品成本和定價普遍偏高,同時缺乏戰略大單品級的爆品引爆,品類創新不足,對消費者需求和場景的挖掘還不夠,在營銷推廣和渠道建設方面也相對薄弱,產品力、品牌力、渠道力都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正如一位某知名母嬰連鎖品牌線下店的店長告訴記者的,「三四年前,該品牌的門店曾以租賃採購的方式引入一批人形機器人,吸引了一些兒童前來娛樂,確實給門店帶來了客流的增長,但對銷售額增長實際帶動作用不明顯。儘管後來也曾試圖跟其他機器人品牌合作,但綜合投入產出比來看並不具備優勢,也就不了了之。」

  業界呼喚智能機器人的拐點到來,帶動產業的革命性爆發。張頤表示:「上半年疫情期,可以視為服務型機器人行業迎來的一個小拐點。」一方面,疫情這隻「黑天鵝」出現,倒逼物流、醫療、零售等各行各業對機器人的需求空間打開,相比於前幾年「炒噱頭」的標籤,人工智慧的實際價值被更大範圍地認可,這可謂是一個進步;但另一方面,這個拐點太小,預計未來三五年機器人產業仍處在一個不斷試錯的階段。除了綜合功能集成的平台型產品,未來智能機器人的垂直細分化趨勢也將越來越明顯,應圍繞細分功能做深耕,向更加專業化的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