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造車新勢力賽麟或「謝幕離場」

造車新勢力賽麟或「謝幕離場」

  造車新勢力賽麟或「謝幕離場」

  本報記者/夏治斌/張孫明爍/上海報道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桃花扇》里的一段唱詞恰是眼下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賽麟」)的真實寫照。

  江蘇賽麟的輿論多米諾骨牌效應,源於其公司前法務人員喬宇東的一則實名舉報信。今年4月,喬宇東實名舉報江蘇賽麟董事長、首席執行官、法定代表人王曉麟存在虛假技術出資以及涉嫌貪污巨額國資等問題。

  6月初,如皋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曾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如皋市政府成立了以紀委牽頭,聯合其他多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對江蘇賽麟被舉報的事情進行調查。

  6月28日,一場原定於江蘇賽麟股東溝通工作會議被取消了,而這場會議被安排在南通嘉禾科技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通嘉禾」)位於如皋市時代大廈的辦公樓,王曉麟也曾表示會以視頻形式參加。

  對於上述會議取消的原因,6月30日,南通嘉禾董事長、江蘇賽麟董事薛曉雲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會議取消是因為如皋積泰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皋積泰」)法定代表人無法聯繫到,且湖南白雲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白雲投資」)明確表示不參會。而有關員工工資等權益的保障,薛曉雲則告知記者需與如皋市委宣傳部聯繫。

  7月1日,記者再次致電並致函給如皋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其表示目前江蘇賽麟的調查還在繼續,尚未有結果,很多信息暫時還不方便對外說。與此同時,記者也嘗試聯繫王曉麟,並向其發送採訪問題,但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資產被封

  「本院在執行南通嘉禾訴江蘇賽麟等企業借貸糾紛一案中,已依法對江蘇賽麟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資產(汶水路299弄7-8號樓1-5層、17-18號樓1-5層)進行了查封。」6月23日,在江蘇賽麟總部的玻璃門上,貼有來自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查封公告。

  而據公開報道顯示,在江蘇賽麟上海資產被查封的前一周,即6月16日,江蘇賽麟位於如皋的工廠也同樣被南通中院進行了查封,並因拖欠水電費而被貼了催繳單。

  6月22日,江蘇賽麟副總裁石則方(Frank Sterzer)在以管理層身份主持的溝通會上稱:「公司的資產負債率不高,僅為30%多,但是現在因為公司賬戶被凍結,所以沒法發薪水。而誰來支付薪水,需要股東決定,但現在股東不在,決定不了。」其進一步表示,公司位於上海的辦公樓將於6月底關閉,不願離職的上海員工可以選擇去南通如皋辦公,但也不能保證如皋辦公地之後能正常運作,在家辦公公司是不會發放薪水的。

  6月29日,記者實地走訪了位於上海外灘的賽麟汽車體驗中心和位於上海汶水路智匯園的江蘇賽麟的上海總部。

  雖然已處於查封狀態,現場仍可看到部分員工在正常「上班」。但在正常的上班時間內,有多位員工進出頻繁,或提前下班,或在休息區抽煙聊天。數位員工向記者表示,目前在投遞簡歷,同時也在申請勞動仲裁。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年初別的企業因為疫情降薪時,我還想著我們公司很硬氣,即便在家也是給發全薪,沒想到……」對於自己的遭遇,一位江蘇賽麟的員工如是感嘆。除了辦公樓被查封外,租期即將到期的傳言也使得江蘇賽麟員工的焦慮加劇。對於此事,記者聯繫了市北智匯園物業管理方面,負責園區招商工作的人員表示,江蘇賽麟確定不再續租,但具體搬離時間不確定。

  而在江蘇賽麟總部十公里之外的上海外灘羅斯福公館內,賽麟汽車體驗中心大門緊閉,現場未見閉店通知貼出,店內依然擺放著一台改裝后的邁邁電動車和一輛賽麟方程式賽車,與此前記者走訪時所見並無不同。

  當記者向該體驗中心的店長詢問為何突然暫停營業以及何時開放時,其表示「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開,暫時不開了」。另據一位門衛透露,賽麟汽車體驗中心已半個月未正常營業,但員工每天正常上下班,只是不對外開放。

  值得一提的是,在記者走訪當天的下午3時余,曾有一輛車牌為蘇F的公安警車出現在江蘇賽麟的2號辦公樓前,從警車上走出的三位身著便衣的人員,在江蘇賽麟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進入辦公區域,大約一小時后,三位人員在工作人員的協助下手提四大袋疑似資料的物品離開。

   國資「接盤」

  近期,江蘇賽麟上海總部也被曝出現管理層集體辭職的情況,拖欠員工工資、斷繳社保,從而導致多位員工進行「維權」。

  天眼查顯示,江蘇賽麟註冊資本為100億元,大股東為南通嘉禾,以貨幣認繳方式出資33.4187億元,並持有約33.42%的股份;而王曉麟旗下的上述4家外商投資企業以知識產權作價出資,合計持有約66.58%的股份,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而南通嘉禾則由江蘇皋開投資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皋開投」)百分百控股,如皋開投由如皋市人民政府(授權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履行出資人職責)百分百控股。換言之,在江蘇賽麟的資本局中,南通嘉禾便是代表當地政府實際的出資方。

  「為最大程度保障員工的合法權益,將動用自有資金解決賽麟汽車於2020年6月30日前辦理完畢離職手續的全部員工的社保、公積金、個稅,並責成賽麟汽車管理委員會的成員負責執行和落實。」6月30日,江蘇賽麟唯一國有股東發表致江蘇賽麟全體員工的《告知書》稱,由於王曉麟遠避美國,怠於履行職責,致使江蘇賽麟無以為繼,員工的合法權益蒙受嚴重損害。

  南通嘉禾也在聲明中表示,上述舉措完全是基於保護江蘇賽麟員工的合法權益,不構成對江蘇賽麟承擔任何股東責任以外其他責任或義務的承諾、保證或類似安排。

  然而,就在南通嘉禾發布《告知書》的次日,一封署名「全體江蘇賽麟員工」的《致江蘇賽麟股東及管理層告知書》(以下簡稱「員工告知書」)也被貼在上述《告知書》的旁邊。

  內容顯示,員工告知書則是員工對於南通嘉禾《告知書》的疑惑。這其中包括:「為何附加6月30日離職作為條件;6月30日前未辦理離職手續的員工將如何安排;員工的欠發工資、加班費、差旅費如何解決,以及公司後續運營、員工如何安置。」

  此外,江蘇賽麟員工還表示,將保留仲裁、信訪、起訴等所有合理合法維權的權利,落款時間為2020年7月1日,並有多人按的紅色手印。

  稍早前,王曉麟在發給全體員工的郵件中稱,原本和投資人達成共識的30億元融資原計劃於今年5月分步到位,但因喬宇東的行為,導致投資人在政府作出調查結論前決定擱置投資。

  而上述投資人的身份並不為外界知曉。記者也向薛曉雲詢問南通嘉禾是否會繼續向江蘇賽麟注資,但並未得到回復。

   矛盾激化

  江蘇賽麟被喬宇東實名舉報之後,南通嘉禾也曾發布聲明力挺江蘇賽麟,稱公司已於2019年10月開始進行相關核查,並表示:「江蘇賽麟組建所涉的技術出資已經相關專家考察討論及權威人士評價,也已由獨立的、具有資產評估資格的評估機構評估,出資程度符合國家法律規定及賽麟汽車公司章程規定。」

  「南通嘉禾和如皋市部分領導,罔顧事實,利用喬宇東誣告一案,以調查為名,羅織罪名,構陷本人和外資股東,導致賽麟汽車運營陷於停止,上千員工停薪失業。」在南通嘉禾發布《告知書》的當天,王曉麟便通過郵件向全體員工發送了一封《關於南通嘉禾及相關負責人嚴重違法導致江蘇賽麟現狀的公開聲明》(以下簡稱「公開聲明」),矛頭直指南通嘉禾以及如皋市部分領導,雙方矛盾進一步激化。

  然而,在此次的公開聲明中,王曉麟聲稱:「南通嘉禾為了奪取公司資產和控制權,在過去兩年多(時間內)多次拒絕外方股東和公司融資顧問提供的股權和債權融資(6.5%-8.5%利率),迫使公司在資金鏈即將斷裂時以10%~12%的高利貸向其貸款,並以外方股東股權作為抵押。」

  除此之外,王曉麟還在聲明中表示,根據合資協議,南通嘉禾和如皋政府應提供40億元的流動資金保障和3%的利息補貼,南通嘉禾僅僅提供了25億元的流動資金,而且是以高利貸和強制抵押的方式。南通嘉禾欠賽麟汽車上述貼息金額高達1億多元,此外還欠其土地補貼1.5億元。

  「南通嘉禾無權代表股東會或董事會作出處置員工和資產的決定,並要求南通嘉禾償還對江蘇賽麟的2億多元欠款以用來支付所有員工的足額工資和各種險金。除此之外,王曉麟還表示,南通嘉禾應立即履約,提供15億元的流動資金,解除對公司的查封,使得公司恢復正常經營。」王曉麟在聲明中如上說道並強調,由於部分公章和他本人的法人代表章被南通嘉禾非法取得,所有沒有他本人親筆簽名的文件均為南通嘉禾偽造。

  7月2日,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發布情況通報稱,針對近期對江蘇賽麟的舉報,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責成南通嘉禾根據江蘇賽麟《公司章程》之規定,依法依規對江蘇賽麟進行了全面的審計、核查,發現王曉麟等人涉嫌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利用職務之便挪用江蘇賽麟巨額資金等問題和重要線索。

  南通嘉禾及時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也已受理並正在對相關人員涉嫌犯罪的行為依法開展偵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