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網貸化險記|疫情之下,網貸整治如何實現「退而能清」

網貸化險記|疫情之下,網貸整治如何實現「退而能清」

原標題:網貸化險記|疫情之下,網貸整治如何實現「退而能清」

2016年之前,互聯網金融潮水湧來,P2P網貸則是浪花中最盛大的一朵。

然而,隨之而來的「爆雷事件」不僅給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帶來危害,也揭開了這一行業的風險蓋子。

2016年4月12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正式結束互聯網金融行業野蠻生長的時代,P2P網貸也成為其重點整治對象之一。次日,銀保監會公布《P2P網路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對網路借貸風險整治作出具體部署。

如今,網貸整治已逾4年。

據4月召開的互聯網金融和網路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電視電話會議透露,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國實際在運營網路借貸機構(以下簡稱網貸機構)139家,比2019年初下降86%;借貸餘額下降75%;出借人數下降80%;借款人數下降62%。機構數量、借貸規模及參与人數連續21個月下降。整治工作開展以來,累計已有近5000家機構退出。

與此同時,會議也強調,要爭取2020年基本完成互聯網金融和網貸風險專項整治的主要目標任務。

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認為,整體上看基本上達到了監管目標。「第一,我們看到大量的違規互聯網行為大幅減少。同時,風險最為密集的P2P網貸存量數量急劇下降。與此同時,並沒有引發比較大的社會問題。這個其實已經充分說明整頓的成功性了。」陳文表示。

2020年,是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收官之年。儘管互聯網金融和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已取得很大成績,但仍存在存量風險處置難等諸多問題,突如其來的疫情也增加了許多不確定性。下一步,如何加速清退?

「退而不清」「退而難清」

據澎湃新聞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16省份先後宣布取締P2P網貸業務,部分省份網貸機構全部停業。

例如,5月20日,據安徽網從安徽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獲悉,2020年安徽省94家P2P網路借貸機構全部停業退出。

5月29日,湖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公告稱,全省納入專項整治的147家法人網貸機構,沒有一家完全合規並通過驗收,所有P2P網貸業務也未經過金融監管部門審批或備案。截至目前,147家法人網貸機構已全部停業。

正如上述4月的電話會議所指出的,今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又給整治工作帶來新的挑戰。其中,當前停業機構處置任務仍然艱巨,全國已經停業的網貸機構存量風險仍處高位。「退而不清」「退而難清」問題突出,風險化解可能需要較長時間。

陳文認為,需要辯證看待疫情對網貸清退的影響。一方面的疫情加大了這些平台在資產端催收的難度。但另一方面,有部分平台恰恰是抓住了這一波疫情的機會,選擇清場。

4月15日,新疆公布了第三批自願退出且網貸風險已出清機構名單,累計清退21家。

6月18日,深圳市公布了第十批自願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的網貸機構名單,十批累計清退184家。

6月24日,江西公布了第三批自願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的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名單,累計清退6家.

陳文指出,現在來看,在平台清退過程中,對於小平台而言,在已經徹底失去備案信心的環境下,是能退就退。

但對於一些大的平台,他表示現在退的難度非常大,主要還是在於歷史包袱的消化,「可能當年野蠻增長的時候,在信貸資產端這塊的風控並沒有做到嚴格把控,在這波疫情下面又是雪上加霜。所以來說退的過程中,存量資產消化其實是個大問題。」

「清退的難題,在於怎麼去滿足出借人預期的兌付。所以現在來看,很多平台的策略,實際上是在想辦法去降低出借人的回款的預期,降低折扣的預期。」陳文表示。

如何加速清退

2020年1月18日至19日,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在京召開,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提到,要依法打擊非法金融活動,積極配合做好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嚴防風險外溢傳導。

從6月30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發布的一張公告,可以一窺有關部門在加快清退方面的能力。

公告稱,公告清退是當前國內P2P網貨平台處置化解風險保障出借人權益的現實較佳方式,對無法繼續清退的平台,公安機關將在綜合評估后擇機立案打擊,依法保障投資人的合法權益。

公告清退可以參照深圳2019年3月27日發布的《深圳市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良性退出指引》,網貸平台清退的大致流程包括:第一,平台向地方金融工作部門報備退出材料;第二,平台成立清退組;第三,平台發布退出通知公告;第四,出借人確權;第五,籌建監委會,候選人報名;第六,監委會成員選舉表決;第七,制定兌付方案;第八,兌付方案投票表決;第九資產清收、處置及兌付方案執行。

根據上述公告,深圳市南山區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治理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以下稱深圳市南山區網金治理辦)和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採取的措施主要從針對平台股東、高管,針對平台,針對借款人三個方面入手。

針對平台股東、高管的措施包括:第一,兩部門定期對重點平台的股東、高管等相關人員進行約談及督導,壓實平台相關人員責任;第二,嚴厲打擊平台高管及經營團隊違法侵佔出借人資金的行為,依法追繳不當得利。

針對平台的措施包括:第一,督導清退平台定期提交相關清退數據;第二,對平台進行後台數據取證,固化證據;

針對借款人的措施包括:通過直接約談平台借款人、支持平台對接央行徵信、百行徵信等徵信平台,試點司法電子送達等方式,嚴厲打擊惡意逃廢債行為促進小額分散借款有效催收。

陳文表示,接入央行徵信系統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措施,另外包括司法系統的失信人執行,有些地方通過屏幕、網站信息,部分披露一些違約借款人脫敏信息,其實也是在不斷的去威懾這些借款人,形成一定的威懾力,然後倒逼他們去還錢。

在上述4月的電話會議上,也提到要進一步加大存量壓降力度,切實壓降業務規模,加快推進落實機構轉型試點工作。加大對借款人惡意逃廢債行為的懲戒力度,加快推進網貸信用信息納入徵信系統進程,完善失信借款人聯合懲戒機制。

除此之外,在清退過程中,確權是出借人參與清退過程的重要環節,也是維護自身權益的措施。一旦在平台進入案件程序后,相關確權信息會作為案件審理返還的重要參考依據。

陳文認為,因為平台清退之後,尤其很多平台可能出了一些問題:可能人被抓進去,或者說平台清退後沒有貸后管理團隊,或者平台陷入殭屍狀態。那麼出借人的債權怎麼得到保障,就涉及到確權。因為P2P本質上還是個民間借貸的關係,債權人並不是平台,而是出借人。

他說:「那麼,債權和債務關係之間的一個確權的話,就很重要,也便於後續藉助國家性的基礎設施,幫助這些出借人獲得償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