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重溫|溫網唯一一位媽媽級冠軍 古拉貢憶1980年奪冠

重溫|溫網唯一一位媽媽級冠軍 古拉貢憶1980年奪冠

北京新浪體育 2020-07-01 15:10

  1980年,古拉貢成為公開賽年代至今唯一一位問鼎溫網的媽媽級選手。正值奪冠四十周年,她接受WTA官網採訪,談到了當時的所面臨的挑戰以及獲勝的心情。

  1980年,澳洲名將古拉貢一舉摘得玫瑰露水盤,成為公開賽年代至今唯一一位問鼎溫網的媽媽級選手。

  正值古拉貢奪冠四十周年,她依舊保持著這獨一無二的紀錄——小威廉姆斯過去兩年均殺入了決賽,但最終都和冠軍失之交臂。那年夏天澳大利亞人擊敗埃弗特捧杯還具有更深遠的歷史意義:她是1914年本土選手錢伯斯之後,首位在當了母親后征服溫網中心場的球員。

  自從1968年進入公開賽年代以來,還有其他兩位媽媽級選手曾在大滿貫賽場上折桂:考特和克里斯特爾斯,不過只有古拉貢在全英俱樂部的草地上實現了這一壯舉。

  「離開賽場之後,我被告知我是66年來第一位在這裏奪得單打冠軍的媽媽球員,現在都四十年過去了,」她在接受WTA官網採訪時說道,「只有另外兩位母親在公開賽年代贏得過大滿貫,所以我覺得這(到目前還沒有其他媽媽級選手贏下溫網)沒什麼奇怪的,因為有了孩子之後就沒那麼容易了。」

  孩提時代,古拉貢曾在雜誌上讀過一篇故事,講的是「一位公主來到了一個叫做溫布爾登的神奇地方」。從那之後,她每次對著牆壁擊球時都會想象自己正站在溫網的中心球場,晚上也會夢到如茵的草地。1971年,古拉貢第一次捧起溫網冠軍獎盃;九年後澳大利亞人梅開二度,這時她已經嫁給了羅傑·考利,並且有了一個三歲的女兒凱莉。

  每一座溫網冠軍都意義重大,而對古拉貢來說,作為母親贏下的第二座無疑更加特別。

  「贏得溫網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當我在1971年奪冠時,那種感覺真的棒極了。有了凱莉之後,我還是想繼續打球——她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完整,充滿樂趣。1980年,我已經和傷病鬥爭了兩年,我真的很想再次奪得溫網冠軍,」她說。「後來我在書中提到:『在獲勝后的激動心情之下,是一種深沉的、持久的幸福感,你知道自己已經竭盡所能,付出了全部的努力。』」

  當時古拉貢的身體欠佳,這也使得她的成功更加非同凡響。

  「我之前生過病,已經兩個月沒有參賽,後來感覺好多了,終於可以鬆一口氣。羅傑曾經開玩笑說,我們之所以去英國,是因為已經付了一大筆房錢。」

  「溫網開賽前一周,我們在坎伯蘭草地網球俱樂部訂場訓練,每天從早上九點一直到下午兩點,和我們一起的還有維塔斯·格魯拉蒂斯和比約·博格。不可思議的是,我開始逐漸好轉,而且狀態相當不錯。那屆溫網雨水很多,比賽常常被迫中斷,但我的從來沒有。我每一場都趕上了大晴天,直到在決賽6-1 1-1領先時破了例。我想這也是賽后媒體稱呼我為『陽光女超人』(Sunshine Supergirl)的原因吧。」

  古拉貢最終以6-1 7-6的比分鎖定勝局,而亞軍埃弗特在回憶起那場比賽時也同樣印象深刻。

  「在那之前,這(成為母親后奪得大滿貫)幾乎是聞所未聞的事情,但她當時非常冷靜,也很放鬆。她的丈夫一直都在背後支持她,幫忙照顧孩子,讓她安心打球。」埃弗特說道。

  這是她職業生涯的第七次也是最後一次在大滿貫賽場奪冠,除了兩座溫網冠軍之外,她還贏得過四次澳網和一次法網。埃弗特認為,任何時候在巡迴賽中看到媽媽級選手都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情,不過一些球員有了孩子之後也會選擇不再繼續參賽。

  「這並不容易,但卻是可以實現的,不過這並不適用於所有人,」埃弗特職業生涯的18個大滿貫單打冠軍都是在成家之前獲得的。

  「有些球員希望陪伴孩子度過每個階段,享受幸福的家庭生活。看到有人在當了母親之後還繼續征戰巡迴賽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情,但這取決於女性自己。現在運動員的職業生涯更長,很多女選手可能會選擇休戰一年生孩子。有這樣的選擇不是很好嗎?」

  古拉貢之前會聘請一位保姆隨行,她也很高興能看到媽媽級選手出現在賽場上。

  「如今女性在生完孩子之後回到工作崗位,這在各行各業都很普遍了,包括體育領域。想要參与頂尖水準的競爭充滿挑戰,但我認為對網球運動而言,有更多媽媽級選手參賽是一件好事,」她說,「現在她們面臨的挑戰和我當時基本一樣,比如旅行、身體變化、隨之而來的傷病,還有就是要面對媒體和公眾。」

  澳大利亞名宿無疑希望看到小威廉姆斯或是其他媽媽級選手在未來奪得溫網冠軍:「我希望這件事能夠發生,包括我在內的所有母親都會為之一振。」

  (W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