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乘風破浪的姐姐、馬斯克與病毒,是什麼讓這些得以流行?

乘風破浪的姐姐、馬斯克與病毒,是什麼讓這些得以流行?

原標題:乘風破浪的姐姐、馬斯克與病毒,是什麼讓這些得以流行?

最近的一檔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火了,不過仔細考察一下,真的是節目有多麼精彩,姐姐們表演的節目有多麼專業么?其實不然,更多圍繞著這個節目的輿論是集中在30+、女性、成長、勵志這樣的話題,也就是說這個節目本身集合了一些原本散落在輿論中的那些熱門的話題,並將這些話題組合為一個關於30+女性成長的「敘事」,節目真正火爆背後的動力,就是在這個「敘事」上。

12e6-ivrxcey0341150.jpg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羅貝特·希勒在他的著作《敘事經濟學》中,提出在人類的經濟活動中,除了那些可以量化的數據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推動力,也就是「敘事」,在人際間傳播的敘事,對人的行為造成影響,並藉此影響了經濟的發展變化。

希勒舉了一個「比特幣」例子,這種電子貨幣在短短几年裡從0上漲到3000億美元,除了其本身真正的經濟用途和價值之外,敘事在背後起到了重要的推波助瀾作用。與傳統貨幣乏善可陳的敘事相比,比特幣講述的是充滿創意的國際化年輕人的故事,是一個關於財富、不平等、現金信息技術改變陳舊現狀的故事。

可能大多數討論比特幣的人都不清楚其背後的技術原理,但這並不妨礙比特幣的敘事從一個署名為「中本聰」的文章開始,最終成長為一個帶有神秘色彩、極具戲劇性的全球化敘事,在這個敘事背後,也伴隨著無數人的財富夢想的成真或破碎。

8996-ivrxcey0341148.jpg

除了比特幣這種事件性的敘事之外,經濟領域往往更喜歡人物的敘事。無論是全球科技首富比爾·蓋茨,還是創新領袖喬布斯,抑或是互聯網代表扎克伯格,這些關於某個人的敘事伴隨著他們的事業如滾雪球般,影響越來越廣泛,最近一個就是馬斯克,人們對其公司和產品的了解,遠不如他的私生活和各種軼事。

羅貝特·希勒在研究「敘事經濟學」時,將敘事與流行病學關聯了起來,他發現,敘事傳播的規律,與流行病曲線非常相似,以擬合為鍾形曲線,經歷爆發、上升期、下降期最後歸為平靜。

8c4c-ivrxcey0341211.jpg

「流行病」可能是2020年到目前為止對全球人生活影響最為深刻的關鍵詞,普通人對病毒的傳播模式也從未理解的如此透徹和深刻。如果聯繫起文化、經濟領域的相關內容,我們會發現原來驅動乘風破浪的姐姐、馬斯克以及病毒傳播的背後實際上是同一種模式和力量。

在文化領域,敘事通過在人們在思想領域的互相影響實現不斷的擴散;在經濟領域,敘事不但作用於人的思想,還會影響人的經濟行為,最終形成對人的思想和經濟現實的雙重影響;在流行病領域,病毒作用於人的身體,通過人際接觸完成傳播,並導致人體的感染。

如果忽略掉這三個領域的具體特性,就會發現,這三種模式對應的就是影響人的思想,思想加現實,純現實三個形態,而影響的方式,就是通過一種「傳播關係」的構建。這種關係如果表現在文化領域,就是「純粹敘事」的傳播,表現在經濟領域就是「經濟敘事」的傳播,表現在流行病領域,就是「病毒」的傳播。

那麼這種「傳播關係」是否有著一些明確的特點呢。我們只看病毒傳播模式的話,就會發現,這種傳播關係中,首先要有一個「原型」,也就是最初的病毒;其次要有發展的方式,對於病毒來說,發展方式包含了兩種,一種是病毒自身的變化,也就是病毒的變異,另一種是病毒在宿主間的傳播,也可以理解為病毒的複製。

所以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傳播關係」是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原型」,一部分是「發展方式」,發展方式中也有兩種,一種是「原型變化」,另一種是「傳播形式」。

2716-ivrxcey0341212.jpg

對於原型,在文化領域,心理學家榮格曾經說過「自從遠古時代就存在的普遍意象,原型作為一種『種族的記憶』被保留下來,使每一個人作為個體的人先天就獲得一系列意象和模式。」榮格通過對神話的廣泛研究和臨床的治療經驗,揭示了原型和神話以及神話與藝術之間的關係。

在人類的敘事當中,有著無數的共同的「原型」,無論是人物類型,還是故事類型都能在各種文化中發現共同之處。神話學大師約瑟夫·坎貝爾就提到了神話中人物「原型」給後世的故事帶來了無限的源泉,可以說大部分文學作品中的人物,都逃脫不出神話中的那些經典原型。而美國著名作家施密特在他的《經典人物原型45種》中,總結了45個供文學創作者參考的神話人物原型,他們有著不同的經歷、不同的慾望以及不同的命運,比如雅典娜:父親的女兒與背後中傷者以及宙斯:國王與獨裁者等等。

而關於故事類型,我們耳熟能詳的俄狄浦斯、哈姆雷特都是在敘述著某一種故事原型,有研究者聲稱《聖經》中包含了人類所有的故事原型,雖然有些誇張,但實際上去看看好萊塢的類型片就知道,如果除去細節內容,就可以把上萬部片子的敘事分成幾類,都是在這幾類的原型之下發展出來。

在《敘事經濟學》中,羅貝特·希勒也總結了一些經濟領域的「原型敘事」,比如恐慌與信心、節儉與炫耀性消費、金本位制與金銀複本位制、自動化和人工智慧取代所有工作、房地產繁榮與蕭條等等。就像比特幣的敘事也並不是孤立的,在科技的外殼之下,包裹著古老的旁氏騙局的意味,以及資本主義初期「鬱金香泡沫」的基因。

而在流行病領域里,病毒的原型往往是通過病毒溯源來確定的,與之相關的就是發展方式中的變異,病毒會不斷的變異,而敘事也會根據時代的不同,加上不同的元素來裝扮成一個新的敘事。變異往往是病毒以及敘事為了適應新的環境、新的宿主進行的主動改變。而在「傳播關係」中,最為關鍵的,還是「傳播形式」,正是傳播使得病毒不斷發展,敘事不斷流傳。

4ecc-ivrxcey0341287.jpg

說到傳播,最近有一個指標可能大眾都會有所了解,這就是R0,即基本傳染數,指在沒有外力介入,同時所有人都沒有免疫力的情況下,一個感染到某種傳染病的人,會把疾病傳染給其他多少個人的平均數。R0 < 1,傳染病將會逐漸消失;R0 > 1,傳染病會以指數方式散布,成為流行病;R0 = 1,傳染病會變成人口中的地方性流行病。我們所熟知的艾滋病病毒R0為 2-5,埃博拉病毒R0為1.5-2.5,而新冠病毒目前還沒有得出明確的R0。

但R0作為衡量傳播的指標只能在宏觀上顯示出趨勢,因為它是一種平均數的概念。在最近我們也經常聽到「超級傳播者」,也就是一個感染的患者傳染了遠超于其他感染者的數量。這個現象背後,其實也有傳播學的理論支持。

二戰之後,美國著名的傳播學者拉扎斯菲爾德研究選舉行為的過程中,發現大眾傳播對人們的影響不是直接的,而是一個二級傳播過程。來自大眾媒體的影響首先到達輿論領袖那裡,輿論領袖再把他們讀到和聽到的內容傳達給受他們影響的人。

後來這個傳播模式被稱為「二級傳播理論」,如今在廣告營銷領域,二級傳播理論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我們所熟知的KOL,後來的KOC等等都是建立在二級傳播理論的基礎上。核心的本質是在整個傳播過程中,大量的傳播可能是由少數一些節點所帶來的。所以在考察一個傳播網路時,最關鍵的就是要找到意見領袖或超級傳播者,這樣才會對整個網路更有控制力。

也許我們會驚訝,乘風破浪的姐姐、馬斯克和病毒的傳播背後竟然有著近乎一致的發展動力,但實際上,就如康德將人類的思維基礎歸結為12個範疇一樣,很多時候,自然現象或社會事件背後,往往都蘊藏著同樣一種原理。而這些原理的核心,本質上看就是「關係」。康德在其認識論里,將知識歸結為關係的發現。人類的一切知識,幾乎都是在事物和事物或事物和概念之間發現或創造的關係。

我們人類受到感官的限制,大多數時候,只能看到獨立的事物,隱藏在事物背後的關係,往往需要用理智去思考才能獲得。而世界存在的方式可能是事物的,但世界運行的方式,卻是關係的。我們可以看見世界,但卻需要用理智去發現關係,發現世界運行的道理。

人跟動物的區別也就在於,我們可以通過觀察事物,發現其背後的關係,比如因果等等,而動物卻無法將事物聯繫成為關係。所以很多現象背後,都有著同一個動力並不奇怪,因為它們共享著同樣一種關係。這些關係里,有我們熟悉的比較基礎的因果關係,選擇關係等,也有以上討論過的「傳播關係」。

無論是文化的純敘事傳播,還是經濟的敘事加上行動的傳播,抑或是病毒的那種使得宿主感染的疾病傳播,背後都能夠發現「原型」、「變異」和「複製」,如果將這些關聯起來去考慮,也許未來我們可以更好地應對在身體層面的流行病,或是對人思想和行為產生影響的流行觀念,可以讓每個人能夠在現象的背後,去發現更為穩定的本質,由此更加安穩的生存於這個行為與觀念、現實和思想交匯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