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吃下B端業務 盒馬要「出圈」?

吃下B端業務 盒馬要「出圈」?

新浪科技 2020-07-01 12:30

  原標題:盒馬「出圈」?

  圖 /IC Photo

  文/單立人

  責編/楊博丞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多面盒馬,再次展現它驚人的食量——吃下B端業務。

  侯毅在近期一場演講中透露,盒馬將於明年開出一個全新的業態,叫Cash&Carry,為酒店、團餐、餐飲三大業態提供批發業務。

  更為重磅的是,侯毅表示該業態將以實體門店形式推出,但並非像麥德龍的開店模式一樣,而是開到城市裡,每三公里一家。侯毅還稱,這種模式泰國的萬客隆做得很成功。

  侯毅口中的萬客隆是誰?盒馬為何要開始圍攻B端業務?新零售終局是什麼?讓我們一起揭開答案。

   為什麼學萬客隆?

  去過泰國的朋友,或許對萬客隆並不陌生。

  它被評為「泰國必去批發超市」,巨大的紅色招牌「Makro」就已足夠亮眼。而在「Makro」字體下,一行銀色字體「Cash&Carry」也毫不遜色。

圖/曼谷之眼圖/曼谷之眼

  「Cash&Carry」如果用中文翻譯,大致是「現購自運」的意思,即現金提貨運輸自理。盒馬用「Cash&Carry」為批發業態命名,究竟是巧合,還是另有隱情?

  或許從萬客隆的發展布局上,我們能發現一些端倪。

  萬客隆成立於1988年,主要經營會員制現金自購運(Cash and Carry)門店,隸屬於正大集團,是泰國最大的倉儲式批發超市,目前在泰國已有超過100家門店。

  2017年,萬客隆正式開啟中國地區業務,同時將品牌定位為,向專業餐飲客戶提供餐飲解決方案(foodservice)。

  為加快在中國市場落子,萬客隆于去年在廣州推出中國首家餐飲食材超市。同時,為適應中國消費市場,萬客隆也相應作出一系列變革:如縮小門店體積、改造支付方式,增加線上模式等。

  在縮小門店面積上,國內首店面積只在3000平左右,基本滿足餐飲客戶一站式採購需求;支付方面採用scan&go掃碼購,商品全部使用電子價簽,手機掃碼即可了解商品信息和支付;在線上也可採購下單,次日經物流配送。而在泰國,萬客隆並不提供配送服務。

  從泰國到中國,萬客隆定位也隨之從「Cash and Carry」變為「foodservice」。盒馬用「Cash&Carry」來稱呼批發業態,或許透露的只是批發業務的模式問題,而非批發業態的最終名稱。

  對於B端業務來說,中小餐廳往往採購頻次高、品種多、規模小,致使配送成本難以降低,所以前期盒馬採用現購自運模式,能夠兼顧效率和成本平衡。

  而在門店前端布局上,盒馬批發業態很可能類似於萬客隆國內首家門店。畢竟門店開在城市裡,三公里一家,也只有面積不大的店面才更適配。同時,這種布局也適合切入to C市場。

  那麼,盒馬是否有與萬客隆合作的可能?中國市場的特殊性在於,各城市消費差異懸殊,萬客隆想覆蓋中國市場,並非一朝一夕之事。

  在侯毅看來,中國本土零售與歐美零售最大的差距在於供應鏈無法全球化,「盒馬今年要建設全球化採購團隊,把全球最好的供應鏈對接中國市場。」

  而侯毅也提到,他希望有一套供應鏈體系來支撐這一模式。萬客隆已經擁有超過30年的全球採購經驗和批發及餐飲供應服務經驗,同時也具備全球化採購資源。

  正如侯毅所說,「我們可以委託全球很好的供應鏈體系、生產體系幫助我們生產。中國市場對接全球的供應鏈體系是贏得競爭的關鍵點。」

   To B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聽到盒馬要做批發業務消息,一位新零售觀察者的反應是:不會淪為盒馬的試驗品吧?

  的確,盒馬也在不斷試錯,對於它來說,抓緊B端就等於又握住了一張牌,但這張牌該怎麼打,盒馬也很忐忑。

  對盒馬來說,to B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B端業務的出現,必要且合時宜。

  當下,北京疫情複發,讓餐飲企業再次受創。究其原因,中小餐廳採購主要仰賴於店員或店主個人,缺乏議價能力且花費時間,商品品質也難以保障。

  而放大到整個行業鏈條,中國餐飲食材供應鏈的上、中、下游均處於較為分散的狀態:上游供應商中分散的農戶或中小型供應商佔據重要比例,產業鏈的中游多為中小加工商和流通商,產業鏈下游是數量龐大的餐飲商戶。

  分散的供應對應分散的需求,交易環節複雜且難以管控,整個行業亟待龍頭整合。食材供應鏈企業可以將數千家中小型餐廳的採購需求集中起來,形成規模效應,增強在採購環節的議價能力,同時通過壓縮中間環節,降低採購成本。

  這次複發的疫情,一定程度上加強消費者對食品溯源的需求。供需兩端分散局面,卻讓溯源變得困難,且推高了成本。批發市場短期溯源是可以做到,但要中長期穩定溯源就很難,而大型生鮮連鎖企業相對更容易駕馭。

  此外,伴隨中國餐飲行業增長,食材供應鏈市場也水漲船高。2019年我國餐飲行業市場規模已達4.2萬億,若按30%的食材成本估算,餐飲食材供應鏈市場體量超過萬億。

  在市場痛點與紅利面前,即便盒馬不做,也會有其它企業接踵而至。

  「經過這幾年的打磨,盒馬確實已經是新零售代表,加之供應鏈基本搭建完成,在這種情況下切入B端市場,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新零售專家鮑躍忠向「DoNews」說道。

  盒馬採用買手制,與基地達成直采合作,並通過一系列舉措,全面打通生鮮產供銷鏈路。相關數據顯示,盒馬已拿下全國500家基地,覆蓋全國17個省市,目前已有近三分之一的生鮮商品來自產地直采,隨著基地不斷擴大,直採的生鮮佔比還將持續增長。

  此外,侯毅稱今年盒馬基本上會完成全國冷鏈物流中心建設。而在去年9月份,盒馬曾對外宣布其已建成33個多溫層倉庫、11個加工中心、4個海鮮水產暫養中心,基本形成覆蓋全國低成本生鮮冷鏈物流配送網路。

  期間,「DoNews」分別從每日優鮮、 京東 七鮮、盒馬鮮生上下單體驗。每日優鮮配送比平日出現明顯延遲,京東七鮮的供應出現明顯短缺,盒馬的商品短缺情況較少且配送及時。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去年底, 阿里巴巴 最新組織架構調整中,盒馬調整為由集團B2B事業群總裁戴珊分管,並將與村淘、智慧農業等業務進行打通,盒馬在農業和商家等B端的影響力,或將與B2B事業群產生整合協同效應。

  綜觀表裡,盒馬做B端業務,既是應對時局變化的反應,也是基於自身優勢的合理外延。

   還有機會「破圈」嗎?

  前兩年,評價新零售好壞還只停留在盒馬、7FRESH、超級物種互博的話語體系中,但不知從何時起,這一話語體系已經慢慢失去效力。

  向來驍勇善戰的盒馬,大有一騎絕塵的架勢。但無論多少光環加身,新零售說到底還是零售,它終歸要褪去浮華,回歸大眾視野,與各路豪傑掰手腕。

  但想要出圈的盒馬,又何嘗容易。環顧四周,食材供應鏈圈層,早已人才濟濟:

  海底撈的蜀海以供應鏈優勢領跑行業;美菜堅持全自營模式建立生產標準,打造差異化競爭優勢;美團快驢依託大數據優勢,有望實現定製化服務;餓了么有菜聚焦外賣市場,打造垂直供應鏈。

  而盒馬真正想要學習的對手永輝,在B端業務上也大放異彩。

  早在2018年,侯毅曾在採訪中直言,「我認為線下零售業最值得我們學習的是永輝。第一是它的生鮮直采能力和生鮮供應鏈。第二永輝的商品研發能力在全世界構建。我們認為在零售業擴展過程中最大的競爭對手是永輝。」

  永輝非常重視彩食鮮的戰略地位,甚至引入高瓴資本、紅杉資本為其發展助力。根據興業證券的數據,2018年彩食鮮實現主營收入24億元,在重慶、北京、福建等6個省市建立中央工廠,覆蓋405家門店;同時面向餐飲、醫藥、銀行等拓展400家企業的大宗業務,並開通企業購APP微信商城,實現B2B2C。

  去年,物美收購麥德龍,更是擴充了其在B端業務的實力。

  麥德龍在全球和中國的經營模型是現購自運批發商場,很大一部分是服務於B端批發業務。而自1996年中國首店開設20多年來,麥德龍于中國市場積累了一批B端會員、專業客戶,為此構建了一套龐大的會員數據系統。

  麥德龍中國97家門店所能輻射到的商圈範圍,有超過60萬家中小獨體商店以及餐廳。這些B端客戶基礎、配套的商品供應鏈、運營體系整合價值,提升物美市場競爭力。

  不過,盒馬也並非全無機會可言。

  當下中國市場,還沒有出現像美國Sysco這樣的全球食材供應鏈巨頭,相比其近20%市佔率,中國企業相去甚遠,還有巨大成長空間,一切都尚無定數。

  但目前的問題是,鑒於中美食材供應鏈行業差異顯著,且目前我國行業處於發展初期,中國企業的崛起或將面臨更多挑戰。

  食材供應鏈企業很難獲取大型餐企客戶,因此,當前大多數企業將目光瞄準了數量龐大的中小餐廳。但正如前文所述,中小餐廳配送成本難以降低,在供應產品本身溢價水平就處於較低水平的情況下,企業實現盈利平衡難度較大。與此同時,這些小「B」客戶對價格高度敏感,忠誠度極低。

  這是擺在所有B2B企業眼前的難關。

   結語

  盒馬的每一次轉向,都會引發行業集體高潮。

  對於新零售企業來說,To B是必答題,還是可選題,我們還無法下結論。但可喜的是,新零售終於回歸對本質的探討,這個行業將變得更為理性和有序。

  在鮑躍忠看來,B端業務是針對當前時期,特殊市場環境,或者未來一段時間整個市場結構特點,所確定的一種策略。

  無論企業怎樣改變,供應鏈體系是創新變革的基石。供應鏈的質量和效率,以及由此呈現的商品力,才是新零售能夠持續獲得消費者追捧的核心。

  「在當前環境下,企業模式一直處在持續變革中,沒有終局。大家都在不斷變革,找到適合自己方式,現在看盒馬是這樣,兩年以後,可能又會變成另外一個模樣。」鮑躍忠向「DoNews」感慨道。

  「這是環境所致,未來這種變化的周期、變化的力度還會越來越大,越來越快。」誠如「沒有永遠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

  那些真正了解時代的變化方向、變化範圍以及變化烈度的人,才能在越來越顛覆的世界,站穩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