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苗懷明的「書房觀」:我的理想是擁有一套放書的別墅

苗懷明的「書房觀」:我的理想是擁有一套放書的別墅

原標題:苗懷明的「書房觀」:我的理想是擁有一套放書的別墅

b869-ivrxcey0166262.jpg
99ad-ivrxcey0165281.jpg

我的書房——話說讀書與淘書 | 苗懷明

對於一個讀書人來說,有一間書房自然是人生的一大夢想,幸運的是,我經過努力做到了,而且不是一間書房,是一套書房,一套帶有小院子的書房。儘管院子很小,房間也只有兩間,不過六十平米左右,面積還抵不上人家的一間大書房。

0494-ivrxcey0165719.jpg

苗懷明教授的書房名為「簡樂齋」

學者介紹

苗懷明,男,生於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末,長在黃淮平原一個小村莊里。學士、碩士、博士學位全在北京師範大學一家學校獲得,畢業后一直在南京大學文學院謀生。教書、讀書、買書、寫書,一輩子都在書中討生活。出版專著有《二十世紀戲曲文獻學述略》《紅樓夢研究史論集》《風起紅樓》《中國古代公案小說史論》及《夢斷靈山:妙語說西遊》《吳梅評傳》等

8ed2-ivrxcey0165755.jpg

苗懷明教授所藏圖書

說到書這個字,腦海里想的不是別的,而是層層疊疊堆在地上的半屋子書,這些都是近期新買的和朋友惠贈的書,還沒來得及上架,也沒想好怎麼上架,書房實在放不下了,這樣凌亂地堆在一起可以看作是一種逃避。

書對我來說,已經浪漫不起來,而是現實的苦惱。想要一套放書的別墅,這是我經常開玩笑說的話,其實也是真心話。買書也許不算很難,更難的是為書找到擺放的空間,不知看電子書長大的同學們能否理解這種苦惱,也許在他們看來,這些書一個移動硬碟就可以裝下,這種苦惱純粹是自找的。

c356-ivrxcey0165754.jpg

書房內景

房間里已經儘可能多地放滿了書,兩間房屋不用說,通常房間都是三面放書,經過努力,自己做到了四面牆都放書,狹小的陽台和客廳都充分利用起來,見縫插針各放一個書架。書架更是直通天花板,書架的頂上也都堆滿書籍。

至於擺放,可謂全方位立體型——裡外放兩層,每一層都上下放滿。如果要拿裏面一本書,必須把外面的書一層層拿出來。實在沒地方放,有些就放在箱子里堆起來。

說到藏書,自然會想到讀書。來我書房的人幾乎每人都問過這個問題:這些書你都看過嗎?連我的父母也都這樣問。我的回答是:這些書我沒有都看過,事實上也不可能都看過,但是我都翻過,需要的時候我可以隨時知道需要去找哪本書。

當然,這裏面帶有吹牛的成分,否則也就不會去買那麼複本書了,在我單位的辦公室里擺放的書都是複本,這樣也好,家裡和單位一邊一本,用起來也方便。

e25a-ivrxcey0165829.jpg
20d1-ivrxcey0165833.jpg

苗懷明教授部分著作

我個人研究的興趣在文獻及學術史,因此本專業的書搜羅面比較廣,不是只挑精品買,而是全都買回來,見書就收。有人到我的書房后嘲笑我的書里有不少學術垃圾,這是他們不了解我的研究情況,不了解我買書的路數,站在自己的立場上來說的。

就閱讀而言,自然是儘可能多地去讀,讀的書越多越好。比如作品及研究資料,要多讀細讀,對一般的研究論著,則可以挑選一些重要的、經典的,比如魯迅的《中國小說史略》、王國維的《宋元戲曲史》等就要反覆閱讀,重要段落達到能背誦的程度。

至於一般書籍,翻翻就可以了,等到使用的時候再去詳細閱讀其中的某個章節或段落。世界上有那麼多的書,即便是專業書,也無法做到每本書都讀,只能採取精讀和泛讀結合的方式。

精讀的好處不用說,我特別願意說一說泛讀。

我喜歡把泛讀說成翻書。拿到書之後,看看前言、後記,看看目錄、作者簡介之類,這樣比從別的地方看到這本書的介紹要好很多。書翻過之後,會留下較深的印象,等到將來需要的時候,一下就可以想起來。

古代小說、戲曲、說唱方面的著述,我沒有全部通讀過,但我能見到的都翻過。一般情況下隨便說出一本書的名字,我基本可以說出這本書的內容及特點等。

翻書還可以建立全局觀,把一個行當的書本翻過一遍之後,可以對整個領域的情況有個系統的了解,其熱點何在,薄弱環節何在,心裏是有數的,做研究時找題目就容易得多。

ac57-ivrxcey0165950.jpg

書房一景

帶有懷舊色彩或者說有些傷感的還有淘書。淘書的樂趣就在一個「淘」字,從舊書堆里苦苦尋覓,忽然找到一本自己渴望已久的書籍,那種欣喜若狂的樂趣是外人無法想象的。如果財大氣粗,到書店一通亂買,藏書數量一下可以暴增,但這不是淘書,是買書。

我的藏書大部分都是自己從舊書店一本一本淘來的。自己本科、碩士和博士階段的學習都是在北京師範大學完成的,在北京上了十年學,也整整淘了十年書,特別是當地最大的舊書店中國書店,其在北京各個地方的分店全部跑過多遍。

當時已經養成一種生活習慣,每到周末的時候,至少用一個下午或整天,或者琉璃廠,或者小西天、新街口、西單、燈珠口、隆福寺,或結伴,更多的時候是一個人去書店淘書。那時候沒有掙錢能力,學費生活費完全靠父母,稍微貴點的書就不捨得買,因此也買了不少殘書,後來再一本一本配全,有些一直到現在還沒有配全。

就這樣,日積月累,還是搜羅了不少書,本科畢業離開北京的時候已經有三十多箱書,博士畢業再次離開北京的時候,已經有一百三十多箱,運到南京的時候,那場面還是很壯觀的。

畢業之後到南京,正趕上金陵舊書業最後的繁榮,也見證了本地的舊書業從興盛到衰落的全過程。那個時候,夫子廟、倉巷、南京大學一帶有很多舊書店。一到周末,朝天宮到倉巷一帶到處都是書攤,不花上一天時間是看不完的。僅僅是南大周圍的舊書店,沒有一天時間也是看不完的。我的藏書有相當多是在南京淘到的。

8644-ivrxcey0165946.jpg

苗懷明教授所藏圖書

網路和數字化不僅改變了書籍的形態、傳播的渠道,而且改變了我們淘書、藏書乃至讀書的方式,也可以說是深深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與生存狀態。

我們在享受著現代科技帶來的巨大便利的同時,也深深懷念那些傳統的生活方式,書香已逐漸淡去,但當下流行的手機閱讀這種碎片、膚淺、浮躁的閱讀方式就是我們需要的嗎?我們找到適合這個時代新要求的理想讀書方式了嗎?

對於淘書、藏書和讀書,面對日新月異的變化,我們有很多話要說,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苗懷明老師推薦書單

(1) 羅貫中《三國演義》

(人民文學出版社2018年版)

(2) 施耐庵《水滸傳》

(人民文學出版社2018年版)

(3) 吳承恩《西遊記》

(人民文學出版社2018年版)

(4) 曹雪芹《紅樓夢》

(人民文學出版社2018年版)

(5) 王國維《王國維文學論著三種》

(商務印書館2010年版)

(6)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

(7) 錢鍾書《宋詩選注》

(三聯書店2002年版)

(8) 李澤厚《美的歷程》

(三聯書店2009年版)

(9) 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02年版)

(10)陳平原《千古文人俠客夢》

(人民文學出版社1992年版)

文章來源:南京大學圖書館公號「上書房行走」專欄

原題:《上書房行走|第二期:走進苗懷明教授的書房》

策劃 | 程章燦,統籌 | 史梅

原標題:《南京大學教授苗懷明的「書房觀」:我的理想是擁有一套放書的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