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現代奧運會體操比賽回顧(1920—1936年)

現代奧運會體操比賽回顧(1920—1936年)

  1896年,體操進入第一屆現代奧運會,從健身消遣變成了一項備受關注的奧運會項目。奧運會發展到如今的規模和意義,用了40年;體操亦然,需要時間獲得世人認可。

  即使經歷了5屆奧運會,體操究竟涵蓋哪些內容,仍然很難量化。體操是否應該從田徑運動中脫離的爭論也一直存在。1920至1936年間,現代奧運會進入第二階段,真正具有體操性質的比賽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體操運動未來的發展也逐漸清晰。

   1920年安特衛普奧運會

  1920年安特衛普奧運會開幕式,來源:國際奧委會

  此時的體操比賽還僅限男子參賽。1920年比利時安特衛普奧運會,體操運動的身份危機全面暴露出來。斯德哥爾摩奧運會到安特衛普奧運會這8年受第一次世界大戰影響很深,人們沒有時間思考體操是一項什麼樣的運動。因此,1920年奧運會的體操比賽和1912年一樣,包羅多種形式,設立個人全能比賽和三項不同的團體比賽——後者分別迎合時下流行的三種 「體系」(譯者補充:歐洲式、瑞典式和自由式。)

  三者的細微差別早已湮沒在奧運會歷史中而無法考證。能夠確定的是,「瑞典式」比賽是沒有器械的健美式集體賽,自然深得瑞典人歡迎。最終,僅有的三隻參賽隊伍中,瑞典隊抓住機會,戰勝丹麥和比利時,贏得金牌。

  僅有兩個國家,丹麥和挪威參加了「自由式」團體比賽;裁判也僅有兩名,一名丹麥人和一名挪威人負責打分。每支隊伍有多達60名隊員,參賽國家的不足,全靠運動員的絕對數量彌補。最終,丹麥摘金,挪威奪銀。

  本屆奧運會的另一個大贏家是義大利。1908和1912年奧運會體操英雄阿爾貝托·布拉利亞(Alberto Braglia)為義大利體操打下第一片江山。這一次,在「歐洲式」的比賽中,喬治·扎姆波里(Giorgio Zampori)領銜的義大利隊,戰勝了其他四支隊伍獲得了冠軍。扎姆波里獲得過1912年奧運會團體金牌,並在1924年幫助義大利實現衛冕。後來,他成為義大利男隊的教練,執教長達30年。

   1924年巴黎奧運會

  1924年巴黎奧運會南斯拉夫選手,萊昂·斯圖凱利,單杠和個人全能冠軍,來源:國際奧委會

  1924年奧運會重返巴黎;同時,個人單項比賽自1904年以來首次亮相。這是迄今為止體操項目獎牌榜最具多樣化的一屆奧運會。冠軍來自法國、義大利、瑞士、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等多個國家。

  斯洛維尼亞出生的里昂·什圖克利(Leon Stukelj)表現最為搶眼,代表僅建國6年的南斯拉夫參賽。他10餘年的職業生涯從巴黎開啟,共獲得6枚奧運獎牌。1999年,什圖克利去世。他是最長壽的奧運冠軍,去世之時距離他101歲生日還有4天。

   1928年阿姆斯特丹奧運會

  1928年阿姆斯特丹奧運會,女子體操團體賽-法國隊,來源:國際奧委會

  1900年奧運會起,女子可以參加少數項目的比賽。而直到1928年,體操才允許女性參賽。當時,性別平等尚未實現,女子體操僅設有全能團體比賽,而男子比賽卻有7項;但最終女性得以參賽,對參賽選手來說意義重大。

  男子體操比賽使用傳統器械,但女子比賽卻較為隨意,各國可以選擇雙杠、高低杠、肋木架和跳馬等不同器械比賽。這就導致動作差別很大,裁判們難以評判優勝者。

  荷蘭女隊獲得團體桂冠,載入史冊。經歷了輝煌時刻的女隊成員卻以悲劇收場。成員中的五名猶太體操運動員——斯特拉·阿格斯特利貝(Stella Agsteribbe)、 艾爾卡·德·萊維(Elka de Levie)、萊娜·諾德海姆( Lena Nordheim)、安娜·波拉克(Anna Polak)和朱德·西蒙斯(Jud Simons)中,只有德·萊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倖存了下來。餘下一名成員艾莉·范登·博斯(Alie van den Bos)於2003年去世,享年101歲,是最長壽的奧運會女子冠軍。

   1932年洛杉磯奧運會

  1932年洛杉磯奧運會,鞍馬比賽中的匈牙利選手伊斯塔凡-佩勒,來源:國際奧委會

  由於美國較遠,以及受大蕭條的影響,1932年奧運會上的體操參賽人數較以往少了很多,女子項目再次缺席,男子比賽也只有7個國家參加。

  1928年阿姆斯特丹奧運會7塊體操金牌中,強大的瑞士隊贏得5枚。冠軍成員中,只有全能冠軍喬治·米茲(Georges Miez)前往加利福尼亞參賽。抵達后,米茲需經其他運動員投票允許后,才能參賽。在自由操中比賽中拿到一枚銀牌后,米茲就退賽了。

  瑞士人缺席的情況下,義大利的羅密歐·內里(Romeo Neri)最強,獲得了雙杠和全能兩枚金牌。匈牙利的伊斯特萬·佩爾(Istvan Pelle)同樣表現不俗,獲得全能銀牌、自由操和鞍馬金牌。其餘大多數項目的金牌都收入美國人囊中,比如第一次且唯一一次亮相奧運會的空翻和「體操棒」比賽,後者發源於印度武術,經歐洲傳至美國。

   1936年柏林奧運會

  1936年柏林奧運會,單杠季軍,德國選手阿爾弗雷德·施瓦茨曼

  有人預測,從1934年世錦賽結果來看,德國隊和瑞士隊有可能在本屆奧運會正面交鋒,但實際上這一場面並沒有出現。阿爾弗雷德·施瓦茨曼(Alfred Schwarzmann)和康拉德·弗雷( Konrad Frey)領銜的德國男隊準備充分,在賽場上發揮得淋漓盡致,搶盡風頭,奪得團體冠軍,且各自奪得兩枚單項金牌。

  洛杉磯奧運會上,體操比賽引入了許多額外小項。而本屆奧運會的主辦方選擇讓體操回歸傳統。為柏林奧運會首創的體操比賽形式-涵蓋團體、全能和6項個人單項比賽—作為男子體操比賽的標準形式,一直沿用至今。。 

  瑞士隊的焦點是自由體操金牌獲得者米茲,這是他第四屆,也是最後一屆奧運會。還有尤金·麥克(Eugen Mack),他在本屆奧運會收穫三枚銀牌(全能、鞍馬和跳馬),此外他在1928年奧運會上還獲得了兩枚金牌(跳馬和團體)。

  儘管女運動員尚未得到平等對待,本屆奧運會最終設置了女子體操比賽。與阿姆斯特丹奧運會不同,本屆奧運會統一了女子比賽項目,包括跳馬和平衡木。同時,高低杠首次亮相,廣受好評。

  短短16年間,體操實現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柏林奧運會落幕之時,現代體育運動幾乎成形。

  (中國體操協會,周福弟編譯自《國際體操聯合會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