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宇文泰:被低估的賭神式人物,為隋文帝楊堅打下的帝國基礎

宇文泰:被低估的賭神式人物,為隋文帝楊堅打下的帝國基礎

原標題:宇文泰:被低估的賭神式人物,為隋文帝楊堅打下的帝國基礎

原創 最愛君 最愛歷史

公元581年,隋朝的建立,標志著被命名為「魏晉南北朝」的將近400年大亂世行將結束,中華第二帝國的大幕開啟。

僅僅8年後,隋朝滅掉南方的陳朝,重新實現了中國大一統。

千百年來,人們讚賞隋朝開國皇帝楊堅的雄才大略,卻忘記了他建立的王朝的前身,事實上已經為中國大一統鋪好了路。

01. 宇文泰的底牌

時間撥回50年前,公元534年,在北魏分裂為東、西魏以後,中國的歷史發展出現了三條路徑:

南梁—南陳;

東魏—北齊;

西魏—北周。

重返大一統的曙光若隱若現,但最終以哪條路徑作為歷史的出口,事後看得分明,當時卻出人意料。

我們知道,公元6世紀的中國以西魏—北周—隋朝作為歷史的出口,重新統一併主導了帝國的走向。楊堅建立的隋朝,實際上繼承的是宇文泰家族控制的西魏—北周政權,完成的也是宇文泰家族未竟的統一大業。

然而,一開始沒有人看好西魏。

假如你不知道後來發生的事情,現在讓你押注南梁、東魏、西魏三國分立的牌局,你會挑選哪一家作為最後的贏家?

估計有50%的人會押注南梁,那是純正的漢人政權,具有無可替代的正統性;剩下50%的人會押注東魏,那裡兵強馬壯,人口密集,經濟發達,是中國北方的核心所在。

顯然,沒有人會押寶西魏。

當時,東、西魏這對死敵的實力對比尤其懸殊:

東魏佔據的是中原最富庶之地,轄下河北一帶是糧食和絲絹的高質產地,而西魏的地盤除了關中平原,大部分是貧瘠的黃土高原和沙漠地帶;

東魏人口逾兩千萬,而西魏人口不及千萬;

東魏由高歡家族掌控的軍隊超過20萬人,而西魏宇文泰掌控的軍隊不及十分之一;

……

這就是底牌。

最終的輸贏,卻因一個賭神式的人物而完全改寫——西魏的實際掌權者宇文泰(507—556),通過四場賭局,在最短的時間內由弱變強,實現了對東魏和南梁的逆襲。

西魏—北周—隋朝—唐朝的歷史一脈相承,而其背後真正的奠基者,正是傳奇人物宇文泰。

6ea2-ivrxcex9394707.jpg

▲影視劇中的宇文泰

02. 孝武帝西遷及其死亡

宇文泰的第一場賭局,賭的是正統地位。

北魏末年的六鎮起義,拉開北方亂局序幕。在長達十年左右的北魏亂局中,最終殺出了兩大權臣家族,一個是高歡家族,一個是宇文泰家族。

高歡(496—547)的崛起比宇文泰更早。532年,當高歡擁立北魏孝武帝元修登位,自己遙掌朝權的時候,宇文泰還只是關中地區實際控制者賀拔岳底下的一員將領。

534年,高歡為佔領關中,利用關中另一支軍隊首領侯莫陳悅除掉了賀拔岳。

賀拔岳死後,宇文泰被趙貴、侯莫陳崇等武川鎮(北魏六鎮之一)豪帥擁立為新首領。

歷史學家認為,宇文泰能夠在賀拔岳突然遇害的情況下成功接收其軍團,主要源於武川豪酋家族的出身、個人的政治軍事才能,以及在關隴地區四年間積累下來的口碑。

不過,此時的宇文泰遠遠未能與高歡抗衡。他需要賭一把,與北魏「傀儡皇帝」——孝武帝聯手,取得政治合法性。

孝武帝生不逢時,卻不甘心接受被權臣操控的命運。他無時無刻都在關注和希望藉助不願降服於高歡的軍事勢力。

於是,兩人一拍即合,暗通款曲,卻又各取所需。

為了讓宇文泰儘快率軍東下,與高歡決戰,孝武帝不斷滿足宇文泰的各種政治要求。而宇文泰的首要目的並不是勤王,而是消滅同在關隴地區的侯莫陳悅,稱霸關隴。

宇文泰賭贏了。在「匡輔魏室」的旗幟下(儘管還沒有任何「匡輔魏室」的實際行動),宇文泰以孝武帝的名義調動了各種效忠魏室的政治勢力,導致侯莫陳悅的部將李弼等人陣前倒戈,侯莫陳悅被殺,其軍隊基本被宇文泰吞併。

滅掉侯莫陳悅之後,宇文泰稱霸關隴已成定局。孝武帝也在第一時間派使臣慰勞宇文泰,正式承認其享有關隴地區的最高統治權,言外之意還是那句話:親,趕緊來洛陽打高歡,匡輔魏室呀!

宇文泰精得很,知道自己遠非高歡的對手,僅象徵性地派了一千輕騎奔赴洛陽,並做出請孝武帝遷都長安的政治表態。

孝武帝隨後與高歡公開決裂。高歡從晉陽率軍南下,進逼洛陽,孝武帝慌忙帶領自己的人馬西逃,投奔宇文泰。

這又是宇文泰的一張好牌。通過迎奉孝武帝遷都長安,把高歡置於亂臣賊子的輿論高壓之下,自己則成為「寬仁大度,有霸王之略」的忠臣。關隴很多豪族死心塌地跟隨宇文泰征戰,正是基於宇文泰所塑造的政治正統性。這跟當年曹操「挾天子以令不臣」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事實上,孝武帝與宇文泰的關係並不協調。

孝武帝本質上是一個權力欲很強的年輕人,如同不願受高歡擺布一樣,他亦不會心甘情願成為宇文泰的傀儡。入關之後,孝武帝採取了一系列打壓限制宇文泰的策略,呈現出殺伐賞賜由己出的勢頭。

眼看著自己在關隴地區的政治威望受到強有力的威脅,宇文泰決定先下手為強,在535年年初秘密鴆殺了年僅26歲的孝武帝。

隨後,宇文泰改立好控制的元寶炬為帝。而在此之前,高歡以孝武帝棄國逃跑為由,廢其帝號,另立元善見為帝,並遷都鄴城。北魏從此正式分裂為東、西魏。

從跟隨賀拔岳進入關中,到成為西魏政權的實際掌權者,宇文泰僅用了不到5年時間,一代「賭神」冉冉升起。

cf42-ivrxcex9394702.jpg

▲北朝的一對死敵 紀錄片截屏

03. 影響深遠的一場改革

宇文泰的第二場賭局,賭的是改革。

歷史上,任何改革都指向富國強兵,但並非任何改革都能成功。恰恰相反,歷史上的改革成少敗多,多數時候,改著改著就把一個國家改沒了。

離宇文泰最近的一場改革,是北魏孝文帝的改革。這場改革在北魏立國100年左右,鮮卑貴族利益板結的時候進行,以漢化為核心。改革者的魄力是有的,但改完了北魏也亂了,不出30年就分裂成了東、西魏。

從這個意義上看,宇文泰在西魏的改革,就是一場冒險式的賭博。

沒有人意識到這場改革會成功,連改革的推手宇文泰自己心裏也沒底。他只知道,改革西魏可能會死,但不改西魏肯定會死,所以他選擇了相對更有活路的一條路。

這場改革涉及廣泛,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方面無所不包。其建立起來的各項制度,成為北周、隋朝、唐朝的制度濫觴,堪稱影響深遠。史學界認為,隋唐帝國是「北朝化」的中國,很大程度上指的是西魏制度的影響力。

尤其是在軍事制度上,宇文泰建立的府兵制,以及由此形成的「關中本位政策」,深刻影響了此後300多年的中國歷史。

東魏對於西魏的絕對兵力優勢和軍事壓迫,使得宇文泰必須考慮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如何使弱勢的西魏不被吞併,並迅速變強?

史學大師陳寅恪指出,宇文泰所憑籍的人才、地利遠在高歡之下,如果要與高歡抗衡,一則須隨順當時鮮卑反對漢化的潮流,二則要有異於東魏北齊的鮮卑化、西胡化,爭取漢化的政策。

鮮卑化與漢化,是北魏以來最為棘手的一對矛盾,宇文泰的厲害之處,是從中找到一條高明智慧的道路,實現了胡漢政策的有效結合。而府兵制則是宇文泰胡漢政策結合最重要的內容。

東西魏分立之時,均以北魏六鎮軍事力量為基礎立國。只是高歡分走了六鎮的絕大部分主力,宇文泰僅有武川鎮一鎮的軍力。這成為高歡動輒以強勢兵力碾壓宇文泰的原因。

f6b0-ivrxcex9394786.jpg

▲北魏六鎮圖

宇文泰要改變軍力不足的局面,就必須擴大兵力來源。在原來以鮮卑為骨幹的軍隊基礎上,一方面不斷吸納各方部隊,包括賀拔岳部、侯莫陳悅投降的軍隊,以及孝武帝西逃的追隨者等等;另一方面則持續吸收關隴地區地方豪強的私有兵力,這些地方大族及其鄉兵雖以漢族為主,但被宇文泰吸納后,既為原來的鮮卑軍隊注入了新鮮血液,也解決了地方豪族擁兵自重、尾大不掉的問題。

由於當時的時代盛行軍閥割據,而鮮卑的軍隊部落屬性很強,基本只認各自的頭兒,不認中央。宇文泰還亟需解決軍權的中央集權化問題。

宇文泰採取了很高明的一招:設置八柱國、十二大將軍的組織結構。

具體而言,八柱國除宇文泰自己和元魏宗室代表元欣之外,其餘六人各督二大將軍,分掌禁旅,合計十二大將軍。每個大將軍各領開府二人,每一開府各領一軍,合計二十四軍。

柱國與大將軍的勢力相互交錯、牽制、制衡,有利於宇文泰進行最終的駕馭。特別是各個柱國,依次被任命為朝廷公卿,身份由邊鎮將領變成開國元勛、朝廷重臣,逐漸脫離軍旅生涯,從而變相削弱了他們的軍事實力,實現軍權的初步集權化。

此外,宇文泰將西遷的漢族將領原來的山東(崤山以東)籍貫,一律改為關隴郡望。按照陳寅恪的說法,此舉是為了斷絕西遷漢將的鄉土之思,並給予大批出身寒微的漢將附會士族高門的機會。

而更重要的意義在於,由此構建「關中本位」或「關中正統」觀念,強化本地華戎族群的凝聚力和認同感,從而與山東、江左爭中原正統。宇文泰家族很看重立足關中的周朝歷史資源,後來自立的政權乾脆以「周」為國號,這些都是胡漢融合「關中化」的體現。

府兵制的創建和完備,在宇文泰手上前後歷時12年才宣告完成。最終西魏的軍隊人數翻了一番,府兵達到5萬人左右;中央對軍權實現了強有力的控制,結束了地方割據、私兵林立的狀態;而且,府兵制是兵民分離的職業兵,相比東魏北齊兵民合一的義務兵,整體素質和戰鬥力更強。

經過這場賭博式的改革,西魏拉近了與東魏的實力差距,並在某些方面能對東魏進行降維打擊。宇文泰又賭贏了。

歷史表明,關中本位政策使西魏變弱為強,到北周后,消滅了北齊,統一了中國北方,隋朝代北周后,又南下消滅了陳,最終實現了國家的統一。從北周到隋朝再到唐朝,三個朝代的權力更替,實際上是在關隴集團內部進行的,說得更具體一點,是在同一個婚姻圈內,一堆親戚之間進行的。追溯這一切的根源,都在宇文泰的改革中埋下了伏筆。

04. 兩大戰神的心理博弈

宇文泰的第三場賭局,賭的是真刀真槍的戰爭。

整軍、擴軍、軍制改革的最終目的,是要應對來自東魏的滅國威脅。在軍事上抵禦東魏,是宇文泰最為艱難的征程。

536年,東西魏在潼關進行了第一次大戰。當時,關中地區遭遇天災,出現「人相食」的慘狀,高歡趁機發起戰爭,兵分三路進逼西魏:

大都督竇泰率上萬兵力直趨潼關;司徒高敖曹率軍圍攻上洛(今陝西商州);高歡自己率軍自晉陽赴蒲坂(今山西永濟西南),在黃河上造三座浮橋,揚言要西渡黃河。

宇文泰率軍進抵廣陽(今陝西臨潼北),準備迎擊。

e677-ivrxcex9394782.jpg

▲潼關之戰示意圖 百度百科

面對東魏三路進攻,西魏一些將領建議分兵把守諸道。但如按此部署,則使本來就處於弱勢的西魏兵力更為分散,極有可能被各個擊破。

宇文泰沒有採納這種主張。

關鍵時刻,他做了一個賭徒式的判斷——他賭高歡造浮橋渡河只是虛張聲勢,實則要轉移西魏的注意力,掩護竇泰從潼關趁虛而入。

高歡的真實打算是否如此,當時西魏各級將領無從得知。但宇文泰的冒險精神,讓他決定搏一搏:暫且不管高歡這一路軍,先集中優勢兵力,消滅竇泰再說。

宇文泰放出煙霧彈,揚言欲保隴右,佯裝退還長安,暗地裡卻率六千騎兵東出,日夜兼程,很快抵達小關(今陝西潼關附近)。竇泰聽聞宇文泰軍突至,惶懼不已,倉促應戰。宇文泰則利用有利地形,四面設伏,引誘竇泰部陷入泥淖。這時,宇文泰軍千弩齊發,竇泰軍死傷大半,被俘萬餘人。竇泰兵敗自殺(一說被殺)。

高歡聞竇泰軍敗,只好撤去浮橋,退回晉陽。高敖曹部雖攻陷西魏上洛城,因恐孤軍深入,亦棄城而走。

這是西魏阻擊東魏的第一次較大勝利。

宇文泰在與高歡的心理博弈中,押中了後者兵分三路的真實目的,最終出奇兵以少勝多擊敗竇泰,造成東魏軍隊的全面撤退。一代「賭神」真不是蓋的。

潼關之戰後,宇文泰以攻為守,數次出兵侵蝕東魏領土。

537年,農曆八月,宇文泰主動出擊,派兵攻克東魏弘農(今河南三門峽市)等郡,獲取大量糧食,緩解了關中飢荒造成的軍隊補給困難。

高歡聽聞弘農丟失,震怒,集結十萬大軍渡河西擊,又派大將高敖曹率兵三萬圍攻弘農。宇文泰部不過萬人,只好從弘農回撤,匆忙入關,至渭水南岸迎戰高歡。

雙方兵力太過懸殊。西魏諸將認定必敗無疑,提議放棄長安,繼續西撤。

宇文泰再次「賭神」附體。他唯恐西撤引起人心騷亂,決意在渭河南岸堅守。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給他的啟示,他又一次斷言率領十倍於己兵力的高歡必敗。

宇文泰率部渡過渭水,到達沙苑(今陝西大荔南,洛水與渭水之間),距高歡軍僅六十余里。

戰前,宇文泰採納李弼的建議,在沙苑東面一個叫渭曲的地方設伏,背水東西列陣,命將士們埋伏于蘆葦叢中,屆時聞鼓聲出擊。

高歡率大軍跟隨到渭曲,以西魏兵少不足為慮,竟指揮大隊人馬一擁而上,結果兵多塞道。高歡只得下令大軍稍稍退卻。就在高歡大軍進退之間自亂陣腳之時,宇文泰把握時機,擊鼓,蘆葦叢中的伏兵突起奮擊,東魏軍隊措手不及,紛紛敗下陣來。

此戰,西魏斬殺東魏軍隊兩萬多人,在追擊途中,又「前後虜其卒七萬」,高歡主力折損嚴重,自己狼狽東逃。

西魏取得沙苑大捷后,東魏再無法隨意侵入關中。東、西魏的主戰場,由此轉移到河東(今山西)和河南境內。

之後,538年和543年,洛陽河橋與邙山兩場大戰,宇文泰皆先勝后敗。這表明,西魏軍事實力仍弱於東魏,宇文泰打防禦戰能成功,但主動出擊則難以吞下巨象。西魏還得積蓄力量。

546年秋,東西魏迎來形勢逆轉的一戰。

當時,高歡率軍十余萬圍攻玉璧城(今山西稷山西南)。此地是東魏入侵西魏的必經之處,故高歡志在必得。然而,東魏大軍晝夜不息苦攻50天,玉璧城在西魏大將韋孝寬的固守下,安然無恙。

最終,東魏大軍戰死及病故者約七萬人,屍首埋成了一座山。高歡攻一座孤城而不克,遂憂憤成疾,解圍撤軍。回到晉陽不久,547年,高歡就病故了,時年52歲。

幾場硬仗扛下來,東魏還是那個東魏,但西魏已不再是那個西魏。

高歡死後30年,他的兒子代東魏自立的北齊政權,被宇文泰家族的北周政權攻滅。

什麼是弱國的逆襲?這就是。

05. 最後的大贏家

宇文泰的第四場賭局,賭的是時運。

如果說成功是90%的努力加上10%的運氣,那麼,東魏猛將侯景的「攪局」就是宇文泰那10%的運氣。

侯景何許人也?

這麼說吧,東魏如果沒有高歡,侯景早就稱王稱霸了。據說,當年沙苑大戰後,高歡忿于戰敗,侯景請求率精銳騎兵數千,直入關中擒斬宇文泰,以雪此奇恥大辱。高歡起初表示同意,但回家和夫人婁昭君提起此事,婁昭君說,以侯景之能,幹掉宇文泰后他肯定不回來了。高歡被一語驚醒,當即停止了這個動議。

高歡在世時,侯景擁兵十萬,兢兢業業鎮守著他的地盤。史稱侯景「專制河南」,即黃河以南直到梁境、洛陽以東直到大海的原北魏的大片領土,都是侯景的地盤。

但高歡病逝僅數日,侯景就造反了。

侯景的地盤,處於東魏、西魏、南梁三國的交界處。這塊地雖然不小,但畢竟是四戰之地,憑這個自立,獨自對抗三國的哪一方,都是很難的事。因此,在舉起反旗的那一刻,侯景就張羅著找靠山了。

他首先想到的是西魏。

應該說,侯景的選擇是很精明的。身為東魏大將叛歸主子的死敵,又求以河南六州內附,這對西魏來說,難道不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嗎?

宇文泰起初也覺得划算,遂派兵去支援侯景。這時,宇文泰的部將王悅站出來勸諫,說侯景這個人反覆無常,高歡一死便叛離,又怎會忠於西魏呢?他只是不願作被困池中的蛟龍,想利用我們的軍事支援罷了。

宇文泰一聽,趕緊叫人把派出去的援軍追回來。這才避免了一場惹火上身的大禍。

最終,侯景這枚苦果被晚年昏庸的梁武帝蕭衍吞食了,釀成歷史上著名的「侯景之亂」。

ca00-ivrxcex9394877.jpg

▲梁武帝蕭衍

梁武帝本人被活活餓死,而梁朝原本有統一天下的可能,經此大亂,變成了無力復興、任人宰割的弱雞。北齊趁機侵蝕了長江以北的大片梁朝國土,西魏更是藉機吃成了一個大胖子,成為「侯景之亂」中最大的贏家。

在梁朝最強盛時,兵鋒幾乎直抵長安城外,搞得宇文泰很頭大。現在,梁朝崩潰后,梁武帝的子侄們又陷入無盡的內鬥,這讓宇文泰看到了機會。

551年,宇文泰奪回漢中要塞。

553年,西魏軍吞併西蜀后,變成一個真正的大國。蜀中土地肥沃,號稱天府,人口眾多,為西魏提供了巨大的財源與兵力。

554年,宇文泰派上柱國於謹、大將軍楊忠、大將軍宇文護等將領以5萬兵馬進攻江陵。江陵是梁元帝蕭繹的大本營,而江陵北面的門戶襄陽則由蕭繹的侄子蕭詧控制。蕭詧為了滅掉親叔,不惜向西魏稱臣,史稱西梁。西魏大軍很快攻下江陵,蕭繹被蕭詧用土袋悶死。從此,荊襄成了西魏的地盤。

不僅如此,連荊襄以南的湘州(湖南)也一度被西魏拿下,只不過名義上屬於西梁。

至此,西魏已發展成為三國中的頭號強國,綜合實力在北齊之上,更不要說後來的陳朝了。

07ca-ivrxcex9394867.jpg

▲藉助南朝內亂,西魏-北周實現了逆襲

回看西魏這段攻城略地的「爆發史」,從548年侯景之亂算起,不過短短六七年時間。但設想,若沒有梁武帝昏聵到引入侯景、自我毀滅,宇文泰連關中都出不了,遑論蜀中和荊襄。所以這就叫機運,在宇文泰生命中的最後數年,被他牢牢捕捉到了。

556年,宇文泰病逝,年僅50歲。臨終前交代子侄,要完成他未竟的志向。

557年,宇文泰家族取代東魏自立,建立北周。

20年後,577年,宇文泰之子、北周武帝宇文邕攻滅北齊,統一北方。宇文泰生前曾說,「成吾志者,必此兒也」,果不其然。

可惜,578年,正當宇文邕打算平突厥、定江南,實現全國統一理想的時候,不幸在出征前夕病逝。

3年後,581年,楊堅篡北周自立,建立隋朝,拉開了中華第二帝國的序幕。此時,距離宇文泰之死,僅僅過去25年。

不難想象,如果沒有宇文泰、宇文邕父子為隋文帝楊堅打下的帝國基礎,楊堅想在立國后短短的七八年內實現大一統,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離隋朝最近的一次統一歷程,是西晉。跟隋朝一樣,西晉也是藉助前朝奠定的統一基礎,分別攻滅蜀、吳,輕鬆完成統一大業。

有所不同的是,西晉的前身的前身曹操掌權時,本身就是三國中最強大的一方,由其後繼者來實現統一,並無多少懸念;而隋朝的前身的前身西魏,立國時卻是三國中最弱小的一方,最終在宇文泰父子的主導下能夠強勢逆襲,成為中國大分裂時期的統一出口,這就確實出人意料了。由此看來,宇文泰不愧是一個能夠創造奇迹的賭神式人物。

或許,宇文泰沒有料到北周—隋朝的政權更替,但他肯定看到了中國大一統的未來。因為,不管接下來300多年的朝代如何變換,歷史的進程基本都在他架設好的制度機器下運行而已。

全文完,感謝您的耐心閱讀,順手點贊、點在看讓我知道您在看~

參考文獻:

[唐]李延壽:《北史》,中華書局,1974年

[宋]司馬光:《資治通鑒》,中華書局,1956年

陳寅恪:《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唐代政治史述論稿》,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1年

唐長孺:《魏晉南北朝史論叢》,中華書局,2011年

黃永年:《六至九世紀中國政治史》,上海書店出版社,2004年

閻步克:《波峰與波谷:秦漢魏晉南北朝的政治文明》,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年

楊翠微:《論宇文泰建立府兵制——鮮卑部落制與漢化及軍權的初步中央集權化的結合》,《中國文化研究》,1998年春之卷

張維訓:《宇文泰建立政權的社會經濟等分析——宇文泰述論》,《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1998年第4期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新人文浪潮計劃簽約賬號【最愛歷史】原創內容,未經賬號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原標題:《他死後25年,中華第二帝國橫空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