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印度封殺59款中國App背後:印度初創企業融資放緩

印度封殺59款中國App背後:印度初創企業融資放緩

  原標題:59款中國App折戟印度?印度封殺59款中國App背後:印度初創企業融資放緩 投資者觀望情緒加劇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周智宇

  Ankur Pahwa表示,中資在印度初創企業和技術生態系統中深度參与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印度缺乏支持初創企業的國內資金。與中國不同,印度企業集團沒有能力向印度初創企業投入數十億美元。

  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在當地時間6月29日發布文件稱,為了主權、領土安全、國防、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決定禁用包括Tik Tok(抖音)、 微博 、微信、UC瀏覽器等在內的59款應用。但印度政府並未就具體如何執行禁令給出明確的計劃。

  儘管在該文件中未指明所針對的對象,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髮現,文件所涉及的59款應用均為中國公司投資或開發的應用,並以短視頻、社交、實用工具類應用為主,其中有15款已在屏蔽前就下架應用商店。

  隨後,多名在印度創業的中國互聯網從業人員在6月30日反饋,Tik Tok、Helo等應用已經在印度 谷歌 應用商店下架,而微信等應用程序仍可下載。

  儘管目前禁令當中的已下載的軟體仍可正常使用,比如說手機上已經下載了Tik Tok的用戶仍可發布視頻等,但它們還能正常使用多久則不可知。

  截至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稿, 小米 和微信等被封殺的應用程序廠商仍未給出官方回復。

  多位受訪專家認為,在疫情影響下,中國企業對印度的投資本來就受到衝擊,而印度政府不斷出台的限制性政策則讓投資者會更多躊躇,這在短期內將會產生持續影響。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6月30日外交部例行發布會上表示,中方對印方有關公告表示強烈關注,正在了解核實情況。

  趙立堅強調,中國政府一貫要求中國企業在遵守國際規則和當地法律法規的基礎上開展對外合作。印度政府有責任根據市場原則,維護包括中國企業在內國際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中印兩國在務實領域的合作是互利共贏的,這種合作格局受到人為損害,實際上並不符合印方自己的利益。

   封殺軟體以短視頻、社交類為主

  早在6月初,已有印度媒體傳言,印度政府可能對一些中國應用軟體進行封殺,其中就列出了Tik Tok、VMate、Clubfactory、Clash of Kings等15個應用程序。隨後印度媒體信息發布中心(PIB)通過社交媒體發布信息闢謠,稱禁止某些中國應用為假消息,公告圖為偽造。

  而本次封殺的59個應用程序當中,前述流傳的15個應用程序均在其中。

  對於被禁應用程序公司的人來說,禁令也來得有些突然。一名被禁應用程序印度負責人在回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時表示,在Aapp下架之前對禁令曾持懷疑態度,此前像Tik Tok就曾被印度政府下架,但隨後不久又恢復正常。

  但就本次封禁之後會採取什麼措施的提問,前述人士表示,目前還是觀望狀態,不做具體評價。

  Tik Tok印度官方賬號則發布聲明稱,Tik Tok高度重視用戶的隱私和完整性,已被邀請與有關的政府利益相關方會面,以尋求機會進行回應,並提交澄清。

  Tik Tok印度區總監尼基爾·甘地(Nikhil Gandhi)在聲明中稱,Tik Tok讓互聯網更加民主,14種印度語言在其上面呈現,數以億計的用戶、藝術家、教育家、說書人和表演者依靠它謀生,其中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接觸互聯網。

  這亦在印度華人圈裡引發了騷動。從6月29日晚間起,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朋友圈開始出現在印華人的「刷屏」,他們紛紛通過微信朋友圈將自己的手機、郵箱或者是其他社交媒體的聯繫賬號發出,以防自己失聯。

  也有在印華人將微信錢包中的餘額轉賬到在國內的友人賬戶當中,並對她的朋友表示:「這是這幾年保存下來的money,萬一微信真的用不了了,你幫我保存下來。」

  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包括印度封禁中國應用程序在內,近期印度發生的針對中國企業的事情,是比較激進、情緒化的做法;另一方面,印度本土的軟體產業也比較強,中國應用程序與這些印度本土公司存在競爭關係。

  張建平認為,從政府角度來說,人為干預市場,會對印度的消費者情緒、產業發展產生負面影響。

   中資已深度投資印度初創企業

  一名常駐古爾岡的風險投資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目前的情況下,中國的投資者可能會保持低調,直到目前緊張局勢得以緩解。「從短期來看我們會看到交易量略有下降,但這仍然不會阻斷中國投資者對印度初創投資。」他說。

  該人士認為,出於對印度長期市場機會的看好,中國投資者不太可能撤出對印度初創企業的投資。

  Burgeon Law創始人Roma Priya 表示,在印度新的外國直接投資規則實施后,印度初創企業生態已經受到了直接影響,不少公司既定的投資被推遲,或者不得不尋求其他地區投資者的支持,例如螞蟻科技對當地食品配送公司Zomato的1.5億美元投資就推遲了。

  據研究公司GlobalData在6月末的統計,在過去四年裡,中國對印度初創企業的投資增長了12倍,從2016年的3.81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的46億美元,印度的大多數獨角獸公司得到了中國企業的支持或者投資。根據蓋特威之家(Gateway House)2020年3月的一份報告估計,截至3月份,印度30家獨角獸中的18家由中國投資者資助,中國的科技投資者已經向印度的初創企業投入了大約40億美元。

  安永印度電子商務和消費互聯網合伙人Ankur Pahwa認為,從根本上來說,印度生態系統對中國投資者非常重要,印度的市場對中國而言還是非常有吸引力。

  Ankur Pahwa表示,中資在印度初創企業和技術生態系統中深度參与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印度缺乏支持初創企業的國內資金。與中國不同,印度企業集團沒有能力向印度初創企業投入數十億美元。

  另一方面,Ankur Pahwa認為,來自中國的投資者帶來了很多領先的戰略見解,並有能力支持印度初創企業的成長。但最近事件發生后,此前沒有接觸過印度的新的中國投資者可能會對印度稍加觀望。

  德勤中企服務組執行總監劉林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就目前的情況來說,一些實力較弱的中小型中企將會受到衝擊,在開拓印度市場時決策會更加慎重,但對一些看好長期印度市場的中企來說,短期變化不會對他們投資印度的策略產生根本性的改變。

  劉林預計,在短期的摩擦結束之後,印度為了自身的經濟增長還是會慢慢將事態平息。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英也表示,就目前的疫情狀況來說,印度要恢復正常的經濟增長尚需時日,印度也依賴於製造業的恢復和基礎設施投資,而在這方面離不開中國的投資者。

  劉英認為,儘管短期內情緒因素產生了影響,但從中長期來看,中國完善的產業鏈仍是印度製造不可或缺的。

  張建平也指出,在疫情影響下,印度的就業壓力也非常大,製造業的發展則是印度解決問題的關鍵,要讓如此大規模的人群脫貧,與中國合作是必然的選擇。

  張建平同時表示,就目前情勢來說,在印度的中國企業仍然要嚴防風險。

  (作者:周智宇 編輯:辛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