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販賣明星隱私畸形產業鏈:行程地址均成牟利工具

販賣明星隱私畸形產業鏈:行程地址均成牟利工具

新浪科技 2020-07-01 07:37

原標題:販賣明星隱私畸形產業鏈:行程地址均成牟利工具

原標題:魔爪伸向朋友圈 明星隱私買賣有多瘋狂

  明星個人信息被私自倒賣的現象越發猖獗。6月30日凌晨,THE9成員虞書欣通過微博發文稱,自己的朋友圈內容被他人私自兜售給粉絲,並對該行為表示斥責。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不只是朋友圈,包括明星的個人行程、宿舍地址、通告單,甚至手機號、微信號等更為私密的信息,均成為牟利的工具,價格少則1元,多則百元,在網路平台延伸出一條畸形的產業鏈。

  見啥賣啥 供不應求

  「之前說過一次不要再把我的朋友圈內容發出去了,沒有人理我,現在竟然公然售賣我朋友圈的內容。」虞書欣的遭遇,只是當下明星個人信息被售賣的冰山一角。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現階段在淘寶、閑魚、微博、貼吧等網路平台上,均有大量售賣明星個人信息的帖子,並打著「你想要的愛豆的一切我都有」的宣傳語對外吆喝。且就在虞書欣斥責朋友圈內容被兜售的同時,THE9的宿舍、酒店信息也已成為轉賣牟利的對象,只要50元,便可獲得該組合當下居住的地址。

  據賣家黃先生透露,自己手中掌握著諸多明星的一手消息,行程、航班、通告、酒店等均包含在內。而為了證明自己擁有大量信息,黃先生隨手發來一份劇組的通告單。在這份通告單里,明確標示了某位明星在劇組一天的拍攝情況,從哪些演員有拍攝任務到每個人的出發時間,再到拍攝地點和具體的拍攝場景,以及每個場景的拍攝內容等,均清清楚楚地列在表格中,甚至連在哪兒化妝、需要哪些拍攝道具都標註得極為細緻。

  「一份通告單,單獨銷售的價格為15-20元,如果你想要包周或者包月,價格會便宜一些,折算到每一天差不多為5-10元。」黃先生如是說。

  除了通告單外,其餘信息也均已被明碼標價:簡單的單條行程信息最低為1元;航班信息以及明星居住的酒店信息則在20-60元之間;更有甚者,明星的個人電話號、微信號等私密信息也被打包出售,價格則在百元左右。

  而據這些「特殊賣品」的瀏覽量顯示,不少均達到數百次,較高的則能達到超3000次。對於分外火爆的交易情況,另一位售賣明星個人信息的李先生表示,「現在的粉絲追星很瘋狂,他們想要了解明星的一切,只要跟明星有關的信息他們就想知道,要不我賣這些幹嘛」。

  為了入「貨」上天入地

  在不少人眼中,明星因公眾人物的身份,會對個人信息格外看重並進行更加密切的保護,因此要想得知並不容易,但這些信息在賣家手中,卻往往是手到擒來。從跟賣家明確提出想要哪位明星的哪類信息,到賣家去搜集相關內容,再到最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整個過程只需要不到20分鐘,便能完成一筆交易。

  這一系列操作無疑令人們好奇賣家究竟是從哪裡獲得了如此多的信息,而這就不得不提賣家上天入地交織出的一張關係網。

  「像酒店、宿舍這類信息,我們都是從公司那兒直接拿到的,只要公司公布了消息,我們就能掌握到動態。」李先生表示,自己最開始也是跟著圈子到處跑,去劇組蹲點,或是跟著明星的行程走,從而認識不少明星所屬公司內部或是常年在劇組的人,關係熟悉后便能直接向內部人員了解明星的動態。

  而除了以上渠道外,航空公司、酒店等場所的工作人員也是泄露明星信息的源頭之一。今年1月,便有人在網上稱,一名疑似為航空公司的員工多次在微博發布明星的旅客信息,涉及韓紅、倪妮、張傑、周筆暢、鄧倫等多位明星。隨後該微博用戶被核查確認為乘務人員,並被處以停飛的處分。

  經紀人吳宇表示,儘管公司內部或是航空、酒店等會涉及明星個人信息的場所,均嚴格說明不得私自泄露相關信息,但很多轉賣明星個人信息的賣家都會與內部人員有聯繫,並給予利益上的分成或好處,導致明星的信息被泄露,甚至還有人拿到了明星的身份證號等信息,直接用該號碼去查詢行程,防不勝防。

  畸形產業鏈擴張

  目前明星個人信息的轉賣已經發展成為一條畸形產業鏈。不少明星及相應的經紀公司也曾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身的權益,並追究盜取、傳播、售賣信息的相關人員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責任。

  刑法規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的,將被處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北京高文律師事務所律師江本偉也表示,與普通公民相比,雖然明星因公眾人物的身份,在個人信息保護上的標準會略微有所降低,但若是涉及到較為私密的信息,依然會受到法律的保護,轉賣私密信息嚴重者,也會受到刑事處罰。

  即便如此,轉賣明星個人信息的各種帖子仍源源不斷地出現,難以徹底根治,同時由於粉絲顯現出的購買需求,也令部分人轉頭加入到出售明星個人信息的行列中。而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商報記者發現,現階段部分銷售明星個人信息的人員還會發展自己的代理或下線。而成為代理后,每成交一筆交易,均需按照雙方約定的比例與上一層人員進行分成。這也意味著,這條畸形產業鏈正在快速擴張。

  在吳宇看來,正是因為有了需求,才讓這種黑色交易鏈條規模逐漸擴張。而近年來飯圈已經逐步顯現出多種問題,過度的追星行為不僅影響到明星的個人生活,甚至還影響到其正常工作的進行,飯圈文化需要去進行更多正向的引導,避免越走越偏。

  而對於不少信息由內部泄露的現象,江本偉表示,明星若發現個人信息由航空、酒店等渠道泄露,可通過 投訴來維護自身的權益,而若是公司內部工作人員進行的信息泄露,則可對其進行辭退,甚至提出賠償,保證自身不會受到更多的侵害。

(責編:李都也(實習生)、李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