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線下收入縮水90% 留學行業絕處逢生

線下收入縮水90% 留學行業絕處逢生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線下收入縮水90% 留學行業絕處逢生

  「目前我們線下培訓的收入僅有原來的1/10,線上收入也只有過去的1/3。」

  「我們一直在為學生和家長辦理退費,初中和高中階段的小留學生很多都沒能在今年走出去。」

  多所海外院校暫時關閉、准留學生們的申請進度停滯甚至被迫放棄……留學語培機構和留學中介機構們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不過,伴隨著國內海外語言類考試線下考場的陸續開放,以及求職難帶來的影響,行業仍然窺見了一絲生機。

  低齡留學人數驟減

  「很多學員和家長都來退學費,光上周就差不多退了11萬元的學費。」某託福培訓機構的創始人吳曉亮透露,整個留學行業線下培訓的收入在疫情之後幾乎縮減到了之前的1/10,線上收入也只有過去的1/3。

  驟增的退課學生數是留學生人數急劇下降的一個縮影,而從留學生年齡分佈來看,初中和高中階段留學人群的下降人數更多,本科畢業出國深造的留學生人數受影響相對較小。

  「初中生和高中生出國留學,主要依靠他們父母的選擇和決定,自主權相對較小;而選擇出國留學的本科生大部分都是基於自身判斷和考慮,父母一般都會尊重孩子的意見。」吳曉亮談道。

  除了留學生人數的下降,受到疫情影響,大批留學生選擇回國。而針對這一現狀,6月20日,教育部發出了《關於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推出包括就業、落戶等方面在內的新政策,給留學生們的後續工作及生活提供保障。

  語言考試陸續恢復

  留學生們的歸國潮和低齡留學人數的驟減給留學行業提出了新的挑戰,而除此之外,雅思托福考試線下考場的大批量取消,更讓留學語培機構們一籌莫展。

  針對語言考試難以為繼的問題,目前美國已有8所常春藤院校取消了對SAT/ACT考試成績的要求。與此同時,替代版的考試方案也陸續出爐,如ETS推出了家庭版托福考試。

  對於託福培訓機構而言,這是重新忙碌起來的新契機。吳曉亮所在的託福培訓機構很早就開始了線上教育的布局,疫情期間,機構的公眾號、 微博 等吸引了更多留學生的注意,成為疫情絕境下的「一線天」。大批學生的考試需求被擱置,而線上的課程學習成為他們的唯一選擇,「我目前的工作量甚至比之前還要大,現在帶的學生大概有200多人,以後可能會漲到300人甚至400人」。儘管最近人在海南,吳曉亮的工作沒有絲毫鬆懈。

  而隨著國內疫情的平穩,6月29日,中國教育考試中心官方網站發布公告,7月起將開始恢復國內部分雅思、託福等考試的線下考場。

  雖然新的政策和學校要求的變化儘可能保障留學生的申請之路不受影響,但疫情的蔓延仍然讓留學行業的形勢不容樂觀。

  在 新東方 教育科技集團助理副總裁兼國外考試推廣管理中心總經理劉爍煬看來,疫情給留學行業帶來了後置影響。「其實目前還不是留學行業受影響最大的時間節點,畢竟很多國外高校都在出台新的辦法來解決新生的入學問題,比如一些替代性考試的出現。但這些替代性考試被認可的時間還能持續多久,值不值得機構在這些考試上投入更多去進行研發和教研,這是需要行業去思考的問題。」

  劉爍煬進一步表示,「一旦學生破解這些考試,考試成績的可信度就會下降,這些影響在兩三年後才會體現出來。再加上留學通常需要提前一到兩年準備,今年疫情的形勢嚴峻,有多少學生受到影響選擇放棄未來的留學規劃,也值得考慮。可能過個兩三年,這些問題逐步浮現,留學行業所受的影響會比現在更大。」

  和劉爍煬的觀點不同,立思辰留學的高級副總裁饒開浪認為,預備留學生的觀望並不等同於留學人數將會大幅下降,受到影響最大的將會是眾多小康家庭和工薪階層,而他們正是這幾年歐亞留學增長的主力軍,未來幾年歐亞留學市場受影響較大,但主流的留學目的國家仍在英美加。

  細分領域的機遇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疫情對留學市場不一定只有負面影響,有可能還會帶來一些利好。在2020年經濟註定要經歷低谷的狀況下,應屆畢業生們正面臨著最艱難求職季。即使國內大學的碩士計劃擴招,也很難消化這些難找工作的學生。在這樣的狀況下,研究生留學業務可能會迎來一次小爆發。」饒開浪表示。

  而在某些細分的留學領域,效率反而有所上升。以藝術類為例,6月28日發布的《2020中國留學白皮書》顯示,縱然2020年的申請季在較大程度上受到疫情的影響,但整體的申請人數和錄取都在往年的基礎上攀增。

  「以美國的藝術中心設計學院ACCD為例,這是一個非常難進的學校,以前一年全國所有被錄取的學生加在一起超過10名都幾乎不大可能,但在今年有50多名同學被錄取。」 斯芬克國際藝術教育總裁郝斌介紹說。

  無獨有偶,饒開浪也表示,今年學生的申請成功率要高於往年。「國外的院校也考慮到市場受的影響很大,很多學生無法入學,所以主動降低了入學門檻,錄取通知書的發放比例提高了,今年有很多一般條件的學生都申請到了頂級名校。」

  郝斌所在的斯芬克國際藝術教育主打藝術類留學,在今年疫情的情況下做了OMO調整,將線下各學區的教師通過線上整合起來,為學生的單個專業技能服務。

  在郝斌看來,此次疫情對學生和機構而言都是一次契機,留學行業里的細分領域開始進行專業領域內的探索,OMO模式加速了對資源的整合,讓這樣的深耕成效顯著。而下一步該如何發展,郝斌表示,「希望能加快匯聚全球最頂級的資源,幫助中國培養最了不起的設計師和應用藝術人才」。

  北京商報記者 程銘劼 實習記者 趙博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