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上半年城投債融資創新高,多地嚴控8%成本紅線

上半年城投債融資創新高,多地嚴控8%成本紅線

新浪科技 2020-07-01 01:13

原標題:上半年城投債融資創新高,多地嚴控8%成本紅線

近期,國企尤其是城投融資備受市場關注。在今年4月江蘇鹽城、泰州、常州要求城投融資成本不超過8%之後,債務率相對較高的雲南6月下旬也提出類似要求:所有省屬國企必須嚴控新增債務,不能新增利率高於7%的債務。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獨家了解到,今年年初西部某省份也下發文件,要求城投公司融資成本不超過8%,期限不低於3年。

各地嚴控城投融資成本的原因在於今年上半年貨幣政策寬鬆,作為優質主體的城投公司融資狀況明顯好轉——貸款規模大幅增加;城投債上半年發行規模達2.13萬億,創出歷史新高。在流動性好轉后,城投公司也在採取各種措施降成本,用低成本、長期限融資置換高成本、短期限的非標。相應地,政信非標融資出現收縮。

中部省份一AA級區縣城投公司負責人介紹,一般情況下公司都是上半年籌劃下半年的用款,今年比較特殊,年初就把下半年的額度批複全部拿到了。「相當於4月就完成了全年的融資任務,現在在儲備明年的資金,就是爭取銀行貸款、發債額度。」

信貸融資全面回暖

前述中部省份AA級城投公司融資部負責人介紹,每年春節上班后就會去省城拜訪金融機構(貸款銀行及買債的非銀機構),但今年受疫情防控影響4月初才去拜訪。「當時已經完成了今年的融資任務了,主要是商談來年的合作。」他說。

記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融資平台獲得的各類貸款都在增加,包括項目貸款、置換貸款以及新形勢下的疫情防控貸款。其中,後者指融資平台作為貸款主體參与疫情防控,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市縣級城投直接作為貸款主體,資金用於當地醫院建設、醫療物資採購等;一種是高級別城投(地市級及以上)作為統貸統還主體,獲貸款后再轉貸給相關企業。其中,貸款行為國開行和農發行。

西部省份某政策性銀行信貸業務人士介紹,疫情發生后發放了疫情防控相關貸款,貸款主體有地方國有公司或者醫院,他們是政府指定的防疫物資採購主體。「這類疫情防控貸款最終還是政府出錢償還,省內來看財政比較緊張的地區對應急貸款需求較大,財力比較充裕的地區很少通過我們行申請貸款作為物資採購資金。」上述人士說。

按照現行政府性債務管理規定,無收益的公益性項目只能通過財政資金、地方一般債券籌資,有收益的公益性項目可以通過貸款等方式融資,但不能綁定政府信用。換言之,項目需具備現金流。

華北地區某區縣城投公司負責人介紹,今年以來銀行逐步在增加授信。受疫情衝擊的影響,銀行傾向於對平台類企業投放貸款,公司新增加的綜合授信有20億左右。

「分行總是抱怨總行不允許做平台業務,說別的銀行搶著做。」某股份行總行信貸部人士稱,「我們最近搞了一個項目前期貸款,用於支持城投基建項目,最長可以做三年。」

前述股份行信貸部人士解釋稱,所謂項目前期貸款主要是過橋貸款,在項目前期介入。然後等項目成熟了,項目單位再申請別的銀行貸款把這筆貸款還了。這實際上對項目標準有所放鬆。

隱性債務置換增加也是城投公司流動性改善的重要原因。去年6月後,銀行機構開始介入隱性債務置換,主要要求存量債務發生時間需在2017年7月14日之前。此外,還要求債權債務關係清晰、對應資產明確、項目具備財務可持續性。

「現在城投業務做隱性債務置換比較多,但行內規模不是特別大,因為各行都搶這塊業務。」前述某股份行信貸部人士稱。

城投債融資創新高

債券融資方面,Wind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城投債發行規模為2.13萬億,凈融資規模約1萬億,雙雙創出歷史新高。其中,發行規模較此前歷史峰值高出約3000億。

分等級來看,各等級城投再融資環境均有所改善,但中低評級的城投平台邊際改善更為明顯。這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今年以來市場在下沉信用資質,中低評級城投平台再融資壓力有所緩解。

募集資金用途方面,大部分資金用於借新還舊。據國金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周岳統計,1-5月有披露募集資金用途的城投債投向中——13136.14億用於借新還舊,占披露總額的79.05%;1581億元用於補充流動性資金,佔比為9.51%。

周岳表示,由於城投債的信用資質整體好於產業債,市場對城投債的認購熱情相對較高,1-5月打開認購利率下限個券佔比較去年有所提升,預計城投再融資環境整體仍將保持較為寬鬆狀態。

但是並非所有城投公司的融資都出現改善。「AA城投要好一些,至少可以發債。」雲南一區縣城投公司總經理直言,「但我們夠不上AA評級,沒資格發債。雖然各商業銀行都有置換的任務,但大多要求有抵押品,而我們沒有抵押物,置換也做不起來。」

非標融資萎縮

在貸款、地方政府債券、企業信用債券融資規模明顯上升后,融資平台相應減少了高成本的非標融資,甚至通過貸款、企業信用債置換非標等高成本融資。

比如杭州餘杭城市建設集團有限公司5月中旬發行了一單5億元的中期票據,其募集資金用於置換髮行人金融機構貸款,以改善融資結構。

滬上一家資產管理公司高管介紹,去年年底,他和安徽一家城投基本談妥了非標融資業務合作,但沒想到疫情到來,對方回復說:融資先緩緩。一個月後,對方回復稱,當地城商行答應做一筆1.5億的貸款,非標融資只做原規模的一半。再一個月後,當地農商行又承諾提供一筆貸款。

某種程度上,這反映出當前的城投公司在各種產品之間的抉擇。「目前非標融資在公司債務規模中佔15%,融資成本在10%左右,正逐步壓降。對於壓降融資成本,公司內部一直在做這個工作。」前述華北地區某區縣城投公司負責人表示,「後續的非標業務,由於成本較高,公司已經著手減少這一塊融資,並用低成本、期限長的債務逐步替換非標融資。」

今年來,多個地區已要求城投公司壓降融資成本。江蘇泰州、鹽城、常州要求縣級市(區)下屬企業融資成本不得超過8%,並制定成本8%以上融資清退工作方案。

雲南省6月下旬發文要求,所有省屬國企必須牢記嚴控新增債務,並且所有高於6.5%利率的債務,特別是大於7%的必須「千方百計換掉,並嚴禁再有類似」。這從需求端導致了政信非標業務的萎縮。

雲南文件還要求,所有信託、資管及其他類的融資都要全部置換或還掉;所有省國企之間今後嚴禁相互借款、擔保、更不能向私企借款、擔保,違者依規嚴處。

前述華北地區某區縣城投公司負責人介紹,目前並沒有對民企擔保,以前有一次。當時由於擔保企業屬於高新技術企業,且剛到轄區註冊,在本地銀行融資資確實困難,而且區里招商引資承諾進行融資支持。「但是現在上級規定后,招商引資取消了類似承諾,不再允許國有公司替民企擔保。」

(作者:楊志錦 編輯: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