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歐洲支付巨頭Wirecard深陷財務造假 全球金融科技再遭合規考驗

歐洲支付巨頭Wirecard深陷財務造假 全球金融科技再遭合規考驗

原標題:歐洲支付巨頭Wirecard深陷財務造假 全球金融科技再遭合規考驗

值得注意的是,Wirecard深陷財務造假風波,也讓此前頻頻質疑其會計問題的對沖基金們賺得盤滿缽滿。

歐洲金融科技巨頭Wirecard財務造假事件爆發,短短几天,已經在行業引發震蕩。

首當其衝的是其本身,這家歐洲金融科技巨頭股價與市值在過去兩周內呈現斷崖式下跌,股價一度跌去90%同時,公司市值也從130億歐元跌至5億歐元。

資料顯示,Wirecard成立於1999年,主營業務為全球性電子支付,包括為歐洲眾多企業處理跨境貿易業務信用卡支付清算等,受益過去數年金融科技蓬勃發展,這家企業股價一度飆漲至280歐元/股,躋身德國前30大上市公司行列,總市值超過金融巨頭德意志銀行,被納入德國藍籌股DAX指數。

「在眾多投資機構眼裡,Wirecard已從人人追捧的鳳凰,淪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一位歐洲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對Wirecard而言,更至暗的時刻即將來臨——若企業無法在7月1日前償還到期的13億歐元貸款,將徹底陷入破產重組旋渦。

此前,受財務造假衝擊,掌舵Wirecard18年的原CEO馬庫斯·布勞恩(Markus Braun)宣布離職,由德國證券交易所前合規官詹姆斯·弗里斯(James Freis)接替。與此同時,穆迪(Moody's)將Wirecard信用評級大幅下調至垃圾級。

「目前金融市場最好奇的是,Wirecard如何虛構19億歐元存款資料,竟能騙過審計機構與監管部門的眼睛。」他告訴記者。這種「好奇」,無疑對全球金融科技機構估值構成不小的衝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當前多家全球大型私募股權基金已暫緩對金融科技企業的投資,轉而要求後者先遞交更嚴格的財務審計報告與信息披露內容。

一位歐洲創投機構合伙人對此感慨說,原以為疫情衝擊將令金融科技迎來新的發展空間,但Wirecard財務造假風波,一下子令資本市場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金融科技產業高成長背後的財務合規性漏洞隱患。

「憑空消失」的19億歐元存款

根據安永會計事務所披露的信息,事件暴露的初始是,有著「歐洲支付寶」之稱的德國Wirecard無法提供財務報表信託賬戶的19億歐元存款餘額的證據。

正當資本市場「期待」Wirecard將反駁辯解時,它卻發布臨時公告承認了上述信託賬戶里19億歐元存款不存在的幾率很高。

一位熟悉Wirecard業務模式的知情人士透露,前些年Wirecard之所以備受資本市場追捧,主要得益於它通過金融科技大幅提升了跨境支付結算的效率。儘管歐洲移動支付業務發展相對緩慢,但它將跨境移動支付業務迅速擴展至東南亞等新興市場國家,贏得了巨大的發展空間。

「不過,由於Wirecard無法在東南亞國家直接獲得移動支付結算牌照,因此很多業務都是通過當地的第三方收單合作機構完成,這恰恰給它涉嫌財務造假創造了空間。」他認為。2016-2018年期間,Wirecard逾50%銷售額與大部分利潤均來自第三方收單合作業務。但形成鮮明反差的是,不少投資機構一直在質疑Wirecard所提供的不少客戶合同「子虛烏有」。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Wirecard19億歐元存款是否真實存在,與菲律賓兩家銀行——金融銀行(BDO Unibank)、群島銀行(BPI)存在著密切關係。因為Wirecard此前表示將不少存款存入這兩家銀行。

然而,菲律賓金融監管部門很快澄清稱,BDO和BPI均表明Wirecard不是他們的客戶,他們與Wirecard也沒有任何生意往來,且Wirecard將存款存入這兩家銀行的文件均是假的。

這令投資機構不得不懷疑,Wirecard一直在其新加坡辦公室涉嫌偽造交易合同誇大業務收入,其中包括通過多個跨國殼公司虛構大量貿易合同與支付憑證,但這些交易在當地審計機構眼裡是「合法」的,由此矇騙國際大型會計事務所與金融監管部門。

安永對此表示,Wirecard涉嫌參与了一場精心策劃的複雜詐騙,牽扯到全球多家不同機構,帶有蓄意欺騙目的。

對沖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師Aaron Kohli則坦言,如今Wirecard自己也承認19億歐元存款不存在可能性極高,等於坐實了財務造假質疑。目前等待Wirecard的,除了極其嚴厲的監管處罰,還有投資者與債權人的巨額索賠,其結果是企業一旦破產重組無果,將面臨破產清算窘境。

更糟糕的是,這令歐洲金融科技產業投融資市場變得黯淡。

一家涉足跨境支付結算的歐洲金融科技平台高層向記者透露,在Wirecard財務造假風波爆發后,不少大型股權投資基金擱置了對他們的股權投資進程,轉而聘請專門的審計機構逐一審核所有客戶合同與支付憑證的「真實性」。

「不少歐洲金融科技平台也因財務審查趨嚴而放緩了IPO進程,現在我們最擔心的是,企業若無法按時完成IPO募資或股權融資,可能沒有資金扛過這場疫情衝擊。」他坦言。

緊急磋商審計規則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Wirecard深陷財務造假風波,也讓此前頻頻質疑其會計問題的對沖基金們賺得盤滿缽滿。

據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最新數據顯示,由於財務造假引發股價大跌,此前沽空Wirecard的對沖基金在過去兩周累計浮盈額超過26億美元,其中包括總部設在倫敦的對沖基金TCI、馬歇爾-韋斯基金與格林維爾資本公司等。

相比而言,多家國際知名投行與大型資管機構不幸「踩雷」,比如貝萊德集團持有Wirecard5.57%股份,英國德文郡(Devon)基金管理公司旗下的歐洲機會信託基金因重倉Wirecard,單日凈值一度大跌逾11%。此外,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國銀行、花旗也是Wirecard的重要機構投資者。

這背後,是對沖基金在多空博弈過程「笑到了最後」。早在去年初,不少對沖基金開始質疑Wirecard存在會計問題,因為他們認為跨境支付結算的手續費收入利潤微薄,即便Wirecard每年跨境支付業務量高達數百億歐元,也不足以令其賺取19億歐元「存款」,因此有對沖基金曾派專門機構去東南亞調查,發現Wirecard部分客戶交易合同存在貓膩。

當時,此種質疑遭遇Wirecard反駁,以及德國金融監管部門對後者的「支持」。去年2月,德國金融監管部門突然決定,在當年4月18日前禁止全球投資者對Wirecard建立新的空頭頭寸,創造了德國首次禁止沽空單個股票的歷史。

「這沒能遏制對沖基金的沽空浪潮。」上述歐洲對沖基金經理透露,在上述禁令解除后,不少對沖基金依然從經紀商處借來大量Wirecard股票進行沽空,即便當時這項操作所需的融券成本年化利率超過12.5%。

如今,Wirecard承認19億歐元存款很可能不存在,也令德國金融監管部門頗為尷尬。

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局長菲利克斯·休菲爾德(Felix Hufeld)此前表示,Wirecard財務造假醜聞是一場徹底的災難和恥辱,德國資本市場應該以企業質量和業務可靠性為主導。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目前德國部分議員正呼籲完善調整歐盟的法定審計規則,即不再由上市公司自己選擇審計機構,而由專門監管部門統一遴選專業機構對上市公司財務狀況進行審計,由此避免Wirecard利用不同國家不同會計準則「虛構」存款資料美化財務報表的狀況再度出現。

然而,此舉能否挽回資本市場對歐洲金融科技平台的投資信心,仍是未知數。

市場傳聞中國銀行可能會核銷Wirecard所欠的數千萬歐元貸款(總額為8000萬歐元),但不再延長其授信額度。此前,中國銀行是向Wirecard提供20億美元融資的15家大型商業銀行之一。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Wirecard與債權人的破產重組談判仍在進行,目前無法得知多數債權銀行是否同意延長還款期限。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若Wirecard無力實現自我救贖,銀行債權人與投資機構股東將會考慮如何將自身損失降至最低。

(作者:陳植 編輯: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