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不懂球的胖子又「陞官」了 劉國梁走到今天靠什麼

不懂球的胖子又「陞官」了 劉國梁走到今天靠什麼

  他是中國男乒首位大滿貫,

  被球迷戲稱為不懂球的胖子。

  他從球員到教練,

  再到協會主席,

  每個角色都做到完美。

  而當下,

  胖子主席又有了新的頭銜,

  還是很國際化的WTT

  為何這職位非他莫屬呢?

  6月29日,國乒結束了14天隔離,也結束了史上堪稱最漫長的封閉集訓,在廣州就地解散。隊員各回省隊,短暫調整,迎來難得的假期時光。

  上述這則消息,很多人可能都沒有關注,但之後的一條新聞,則引爆了各路媒體、社交平台以及大半體育圈人士的朋友圈——劉國梁將擔任新成立的WTT理事會主席。

  從中國乒協主席之位走向世界,對這次「陞官」,劉國梁自己的描述是:職業生涯轉換最大的一次。

   國乒的話語權

  國乒之實力強大,無需贅言。但拿再多金牌,創再多紀錄,還是難改一個事實:在世界乒壇,中國所掌握的的話語權並不大。

  怎講?從前輩徐寅生之後,中國已有21年沒有人擔任過國際乒聯(ITTF)的主席了。

  劉國梁出席2018年女乓世界盃開幕式

  儘管後來有施之皓出任過副主席,但明眼人都知道,相比主席,這個職位沒有實權。

  過去20年,國際乒聯對規則的大改動有十次之多,不管是38mm變40mm,亦或21分變11分,再或者奧運名額變來變去,但萬變不離其宗:限制中國。

  可效果呢?國乒從未被限制,始終保持強大。

  今年國際乒聯在疫情的衝擊下,也終於敢承認困境了:除世錦賽外,其餘賽事受關注度難言理想、乒乓球運動的商業價值增長緩慢,ITTF同時進行專業管理和商業活動的效率不高、效果不佳,從而影響了整個運動的商業價值。

  遇到困難,找尋辦法。國際乒聯重組后的領導團隊也終於意識到了:天天一門心思想著怎麼出台規則限制國乒,不如團結起來,你好我好大家好。

  不懂球的胖子也曾稱霸賽場

  於是,WTT(世界乒乓球職業大聯盟)應運而生。按照設計,這一新興組織將從2021年起,負責運營國際乒聯的全部賽事。

  國際乒聯將這次變動,定義為「自我改造並積極擁抱變化」。

  國際乒聯想衝出亂世,在動蕩中尋找新常態,那就必須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士。

  而國際乒乓球界,中國這個最重要的重鎮就是ITTF必須拉攏的對像。

  劉國梁,這個極具商業化頭腦和管理能力的「不懂球的胖子」,更是國際乒聯望眼欲穿的人才。

  用央視資深乒乓球記者李武軍的話說,「影響力,號召力,世界格局,這是劉國梁出任WTT理事會主席的三大優勢。」

  因為沒有水平最高的中國的支持,國際乒聯的這一改革,就像「世界運營最好的」日本T聯賽一樣,只能是個自己玩得熱鬧的過家家聯賽。

     情商最高的中國體育人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劉國梁是中國體育界中情商最高的人之一。

  悉尼銅牌收官,他就知道乒乓球反覆改革后,他這樣打直拍快攻的選手勝算將越來越小,一味堅持打下去,只會越來越難。

  於是,迅速轉身,在師傅的引領下,走上執教之路。

  這不是退縮,卻是勇氣的體現,當運動員不行了,但不妨礙當教練之後讓自己繼續強大。

  風風雨雨16年多,有過雅典的慘敗,有過快意翻身後,向世界敬禮的豪邁。一晃,他已經是奔五的中年人。這些年的錘鍊,造就了劉國梁不凡的眼界和格局。

  劉國梁的一番話,印證了他這些年的成長,「如果現在還局限於就是為國爭光,就是為了拿冠軍,這就太小氣了。這不是一個乒乓大國該擁有的氣度和風範。」

  「在以前的歷史背景下,乒乓球推動了中美外交,可以在政治領域起到自己的貢獻和作用。現在我覺得,這種國際體育的接軌,讓更多的國家,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后,項目才能逐漸從小眾到國際上能成為一個大眾。」

  「如果姚明沒有去NBA參加比賽的話,他不會有現在的成就,不會有現在的高度,不會有現在的影響力。人家美國知道,打開中國市場能夠培養你姚明,我們為何不能打開歐美市場?」

   能否成為乒壇斯特恩?

  2016年裡約歸來,國乒由張繼科領銜,成為「現象級網紅」,成績與流量代言名利雙收。劉國梁的商業價值也持續走高。

  雖然這個「不懂球的胖子」在17年經歷了職業生涯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次坎坷和動蕩,被調離總教練崗位近兩年時間。但江湖突變的風雲並沒有讓他倒下,相反,再度回歸之後,劉國梁的身份已經變成了中國乒協主席。

  這也印證了他在國際奧委會宣傳片里的那句話,「強大取決於時間,更取決於我們如何對待這段時間。」

  歸來后的劉國梁動作不斷。

  作風上他繼續強調軍隊化管理,從嚴治軍;為備戰奧運,他叫停乒超聯賽;為激發教練組的危機意識和責任意識,他為教練組制定了史上最嚴的考核標準,若完不成任務,自罰一年薪酬,誓與團隊共進退。

  國乒一如既往保持著令人恐怖的強大。

  另一方面,在商業推廣上,劉國梁也把自己球場上「鬼點子多」的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

  其實,早在2005年,劉國梁和時任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總監江和平在一次飯局上,就碰撞出「火花」。

  時年不到30歲的劉國梁,有了把國乒傳統的直通賽精心包裝,打造成一款有電視直播的,能吸引眾多觀眾的金牌賽事的想法。

  2019年回歸之後,劉國梁有了更遠大的理想:將乒超聯賽打造成乒乓球界的NBA。

  NBA作為世界上最成功的賽事之一,在全球化運作上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深度和廣度都讓其他體育組織難以望其項背。乒超聯賽對標NBA?也只有劉國梁敢這樣想吧。

  看看這些年國乒「直通賽事」的運營,就知道劉國梁非但具備強大的商業頭腦,而且總能與時俱進,引領時代潮流。

  「地表最強12人」賽的獎金已高達500萬元,一項國乒隊內的選拔賽,竟然成了全球獎金最高的乒乓球賽事之一。

  炫酷的玩法,多變的規則,高超的轉播技術,都幫助比賽在不斷升級中也經受住了市場的考驗,成了乒乓球市場化的經典案例。

  WTT說到底,是國際乒聯(ITTF)旗下的商業實體,就像網球的ATP和WTA一樣。在之前公布的新賽事體系設想中,可以看到,國際乒聯想學習的其實就是網球,未來將弱化世乒賽的地位,取而代之的是類似網球四大滿貫的商業賽事。

  商業實體的第一目標自然是賺錢。賺錢,就要找最具商業頭腦的人來干,而這個人,最好還具備乒乓球方面的強大專業能力。

  這樣的條件一列出來,放眼世界乒壇,比劉國梁更合適的人,實在想不出還能有誰了。

  世界乒乓球職業大聯盟的成立,也很容易讓人與美國NBA大聯盟產生聯繫。而劉國梁剛一上任,也有人提出了一個觀點:他能否成為「第二個斯特恩」。

  斯特恩是誰?是讓NBA完成了國際化,推出了喬丹為代表的一大批明星,把聯盟徹底從困境中帶出來的中興之主。

  之前的30年,劉國梁完成了一個又一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這一次,他能帶領國際乒聯再次改變歷史嗎?

  讓我們拭目以待。

  (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