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澎湃評論|「滬通」長三角,「橋」見新未來

澎湃評論|「滬通」長三角,「橋」見新未來

新浪科技 2020-06-30 17:07

原標題:澎湃評論|「滬通」長三角,「橋」見新未來

0eb8-ivrxcex7224564.jpg

明天(1日)上午,備受關注的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將正式通車。

這座通車前即成「網紅大橋」的硬核基建,被網友們視為「基建狂魔」中國的又一恢弘巨制。該橋位於蘇通長江公路大橋上游、江陰長江公路大橋下游,跨越長江江蘇段。大橋採用主跨1092米的鋼桁梁斜拉橋結構,是世界上首座超過千米跨度的公鐵兩用橋樑。新基建、黑科技、諸多世界第一……在這些狂拽酷炫的技術流背後,其融合滬蘇經濟社會發展、助力長三角一體化進程的槓桿效應,或許更叫人期待。

中國人喜歡講究「名正則言順」。這座大橋,流光溢彩,光聽名字,便知野心。

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橋跨兩地、名融三城,甚至名字在民間有著各種地域性版本。這種微妙的平衡與博弈,本身就足以見證其舉足輕重之地位。「滬蘇通大橋」這種命名法則,乍看起來,讓人很容易聯想起「港珠澳大橋」。如果視野再寬廣一些,沒錯,你能看到它真正的坐標系:這是一座以長三角三座城市命名的世界級工程的跨江大橋,是我國「八橫八縱」高鐵網中沿海鐵路大通道的咽喉工程,同時也是一座集國鐵、城鐵與高速公路「三位一體」的工程。毫不誇張地說,各方對名號的熱議,本身就寄予著輿論對其重構長三角經濟版圖的厚望。

蘇通需要這座橋。

從「滬通大橋」到「滬蘇通大橋」,蘇州無疑是大橋新名字的C位之角。有趣的是,早在至少三四年前,張家港方面已在本地交通指引牌上,將大橋指示為「張家港長江大橋」。道理也不複雜:有了這座橋,起碼那些在百強縣榜單常年霸榜前十的張家港、太倉、常熟,從無到有地一舉接入高鐵網路。再說,對於蘇州的北向通道而言,也是有了值得期待的新通途。別忘了,節假日的蘇通大橋,可是常常堵得能讓你「看慣日出日落」的。從更長遠的目標來看:蘇州年初提出,力爭到2022年,全市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速達到6%,確保2020年地區生產總值突破2萬億元。 要完成這些個目標,跨省樞紐中心的核心地位只能加固不能削弱。畢竟,近水樓台地分享了上海溢出效應之後,創新發展的蘇州需要更多屬於自己的「出路」。

至於「近代第一城」的南通,對於這座大橋的渴慕更是寫在臉上。南通市委書記徐惠民有過這樣一段經典的表述:過去有一句話能夠概括南通,就是「靠江靠海靠上海」,我們在新一輪發展當中要改變一個字,就是要把「靠江靠海靠上海」改成「通江通海通上海」。一字之差,蝶變之旅。北沿江高鐵、新機場、通州灣新出海口……這些基建硬體,大多時候成為南通人描畫藍圖的標配。有了滬蘇通大橋和鐵路,起碼,南通的「三個全方位」發展戰略(即全方位融入蘇南,全方位對接上海,全方位推進高質量發展)有了實在可見的依據。奮進在「萬億俱樂部」門檻前,南通亟待在交通等硬性營商環境上「扳回一局」。吃了這麼多年「交通虧」的南通,對於承南啟北、連通東西的樞紐動脈,當然更為倚重。

上海需要這座橋。

嚴格意義上說,滬蘇通大橋並不架設在上海土地上;不過,無論是橋與路的終點,抑或是上海人對這座橋的情感,怎樣「名裡帶滬」都算不得牽強。上海之於滬蘇通大橋和鐵路,也是有剛需的。比如,填補上海東部地區幹線鐵路的空白,使上海與江蘇及沿江、沿海城市聯繫更加便捷,並進一步提升自貿區臨港新片區、浦東綜合交通樞紐、外高橋港區等重點區域的鐵路服務能力等。從城市經濟地理的角度來看,承接產業轉移也好、擴張資源稟賦也罷,上海也需要依託路網建設強化對長三角地區的集聚輻射功能。事實上,滬蘇通大橋和鐵路通車后,就形成了「上海—蘇州—無錫—鎮江—南京—揚州—泰州—南通—上海」的環形鐵路網。如此一來,不僅縮短了上海與蘇中、蘇北地區的時空距離,也進一步推動人流、物流、信息流的交融互通,這對於加快建設「五個中心」和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的上海來說,無疑是裨益長遠的。

長三角更需要這座橋。

區域一體,交通先行。歷史地看,鐵路承載著經濟「輸血」的重任。在此前公開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中提出,到2025年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基本實現,軌道上的長三角基本建成。不久前,國家發展改革委、交通運輸部印發《長江三角洲地區交通運輸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規劃》也提出,到2025年,要加快構建長三角地區現代化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無論是「1小時通勤圈」,又或者「1小時都市圈」,對於江河交錯的長三角地區來說,路橋建設是必要前提、是先決條件。

橋飛兩岸,路通八方。長三角長期是中國經濟和工業實力最強的地區,而蘇滬地區顯然是核心所在。正如網友所言,有了滬蘇通大橋和鐵路,起碼便利於滬蘇通三城率先發展成為長三角中高度一體化、同城化的「金三角」。長遠而言,滬蘇通大橋和鐵路通車,江蘇北部乃至長三角北翼,與上海的關聯度將再上台階,高鐵通道在縮短時空距離、降低商務和出行成本的同時,必會重塑和提升長三角北翼地區的產業結構。滬蘇通鐵路承南起北,是縱貫東部沿海區域的重要交通節點,與通蘇嘉甬鐵路、錫通高速公路兩條「大動脈」同向發力。某種意義上說,滬蘇通鐵路是長三角交通一體化的開路先鋒,驅動著長三角交通一體化突飛猛進。

飛躍揚子江,龍騰長三角;大橋長虹卧波,鐵路聯通天下。滬通蘇長江公鐵大橋和滬蘇通鐵路的開通,讓不少曾經的「交通末梢」成為今日的「樞紐之地」,讓交通版圖互聯互通成為一體化、同城化的號角。如果說滬蘇通大橋是為長三角定製的,那麼,滬蘇通鐵路和公路就是為「通達中國」定製的。一座橋、一條路,一組航線、一段前程,海陸空聯動,江河海奔涌。今天,我們看到和聽到了更美好的滬蘇通發展願景,也更堅定了按下落實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加速鍵的決心。

當然,我們更期待滬蘇通大橋和鐵路成為撬動區域發展的支點,進而真正打通我國沿海發展軸,引領沿海經濟要素向內陸深度輻射,在更高質量發展的路上提供經驗和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