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淘寶直播原運營負責人趙圓圓被「辭退」 商業道德風險再起爭議

淘寶直播原運營負責人趙圓圓被「辭退」 商業道德風險再起爭議

  本報記者 李立 上海報道

  風口浪尖上的直播圈再度爆雷,此前淘寶直播原運營負責人趙圓圓稱離職創業,日前 阿里巴巴 給出新說法。

  6月29日,阿里巴巴內網發布廉政公告稱,淘寶內容電商事業部資深內容運營專家趙陽(原名趙圓圓)存在利用職務便利,為關聯人士和合作夥伴謀取不正當利益,接受禮品及款待等違規行為。

  公告顯示,趙陽的行為違反《阿里巴巴員工紀律制度》規定,予以辭退處分,並處以永不錄用。針對此事,《中國經營報》記者先後聯繫當事雙方。阿里巴巴官方、趙圓圓本人均未給予明確回應。

  記者注意到,3月趙圓圓離職消息傳出后,曾以「淘寶前直播負責人」的身份對外參加活動。根據公告內容顯示,任職阿里期間,趙圓圓職務為阿里集團-淘寶事業群-內容電商事業部-直播UGC&頻道運營資深內容運營專家。

  接近阿里巴巴人士告訴記者,趙陽並非淘寶直播負責人,「只是一個運營負責人」。接近趙圓圓的業內人士稱,趙本人一直在籌備創業。此時宣布辭退,或與趙辭職后仍在圈內高調活躍不無關係。

  利益輸送是高壓線

  據阿里巴巴公布的廉政公告顯示,趙圓圓的違規事實主要涉及利用職務便利,謀取不正當利益。

  2018年1月起,趙陽開始擔任淘寶直播UGC&頻道運營的業務負責人,並結識了淘寶某直播機構負責人。該機構申請入駐服飾直播基地,服飾基地審核小二(趙陽的二級下屬)按照規則對該機構的申請予以了拒絕,趙陽隨即找到該小二,以該等級的機構發展基地業務可以與平台更好的合作為由,提出修改原有規則,並明確要求審核小二對此申請予以通過。后該機構成功入駐。

  其次,2019年4月,趙陽通過上述直播機構負責人,安排自己的女友以高薪入職該機構。至2019年10月,其女友從該機構處共領取薪資數十萬元,而其之前在另一家直播機構任職時,月薪不足7000元。

  此外,趙陽借出差之際以淘寶直播負責人名義參加外部商業大會並收取3萬元費用。另據公告披露,2018年至2019年期間,趙陽分別接受多家直播機構提供的餐飲、住宿及禮品,累積金額約5800元。同時,趙陽為多家淘寶直播內容機構的主體公司提供兼職服務。

  據公開資料顯示,趙圓圓2017年8月加入阿里負責淘寶直播之前,從事市場營銷工作15年,曾在奧美擔任資深創意總監。曾任阿里巴巴內容電商事業部資深專家、淘寶直播負責人。

  趙圓圓被辭退風波亦在直播圈內引發爭議,比如自媒體人「萬能的大熊」發 微博 為趙圓圓辯解,「作為行業知名人士,確實很多事情很難和公司的事情完全分開……但確實容易和公司制度產生衝突,受到處罰也算正常,談不上貪污」。

  不過在接近阿里的內部人士看來,反腐倡廉歷來是阿里巴巴的高壓線,尤其是涉及業務相關的利益輸送,阿里的態度一直是零容忍。

  上述人士透露,阿里內部曾有規定20元即為一條高壓線,收受相關合作夥伴價值20元人民幣以上物品即算受賄。前有卸載聚划算原總經理閻利珉,後有阿里大文娛輪值總裁、優酷總裁楊偉東被曝經濟問題跌落,包括「蔣凡事件」,判定處罰的重要焦點都在於是否與關聯業務形成利益輸送。

  多次談及「淘寶直播」

  離職淘寶直播,趙圓圓仍舊活躍在直播圈,淘寶直播卻是繞不開的話題。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3月期間,趙圓圓以淘寶前直播運營負責人身份,接受了燃財經採訪,談及對直播風口的看法和下一步打算。

  談到離職打算,他稱「離職的消息其實是被提前走漏的。本來4月份,我會正式宣布離開阿里創業。因為消息被提前放出去了,打亂了所有計劃」。

  關於創業方向,他表示已經開始接觸投資方,「對我來說就是很廣闊的一片藍海,我能施展的地方太多了……我做了15年廣告,我是奧美出來的,同時我自己有30多萬粉絲,我有紅人屬性。紅人經濟和電商直播我都比較熟,我想把它們串在一起。這是現在普遍的直播機構和這些主播們都比較欠缺的」。

  5月31日,趙圓圓以淘寶直播運營負責人身份,在復旦大學管理學院直播探討「2020年電商直播發展趨勢」。

  活躍在直播圈,難免與淘寶直播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繫。

  趙圓圓同名個人公眾號,最近更新《蘑菇街的直播暗戰》里談到,「 蘑菇街 比淘寶更早做直播」。

  另據天眼查數據顯示,今年3月註冊成立的杭州圓氣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即是趙陽。圓氣文化註冊資本1000萬元,趙陽持股70%。

  7月圓氣文化舉行首期職業主播實戰營,折扣價3999元/人。宣傳資料顯示,導師柏航是2019年度淘寶直播優秀講師、烈兒寶貝前運營主管;直播電商操盤手餘墨則是淘寶直播商學院講師。

  關於趙圓圓的一系列活躍行為,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稱,作為業內知名人士趙圓圓個人在圈內具有一定號召力,但涉及曾經任職的淘寶直播,如何劃定一個安全界線值得考量。

  據 騰訊 深網報道,6月28日趙圓圓曾發布一條朋友圈,「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似乎間接表達對此事的態度。

  不過上述業內人士認為,趙圓圓辭退風波的背後實則是直播經歷野蠻生長,快速收割亂象的縮影,行業、機構到個人都缺乏有效規範和保護機制。

  一個值得注意的新趨勢是,新冠肺炎疫情也有可能引發新一輪商業道德風險。截至2020年2月,安永對33個國家和地區約3,000名受訪者進行調研,重點關注了企業在動蕩時期面臨的商業道德挑戰。

  安永發布的2020年全球誠信調研報告顯示,90%的受訪者認為,新冠肺炎疫情擾亂了商業運營秩序,引發了商業道德風險。

  43%的企業董事會成員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有助於改善當前的商業道德環境;而僅21%的非管理層員工對此觀點表示贊同。55%的企業董事會成員對管理團隊所具備的職業操守充滿信心;而僅37%的非管理層員工認同這一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