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美媒文章:疫情衝擊歐洲的「無國界理念」

美媒文章:疫情衝擊歐洲的「無國界理念」

新浪科技 2020-06-30 15:40

原標題:美媒文章:疫情衝擊歐洲的「無國界理念」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6月30日報道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6月23日發表署名蕾切爾·多納迪奧的題為《世界主義的死亡》的文章稱,此前曾向移民、向世界主義敞開大門的國家把目光轉向了國內,冠狀病毒只不過加深了回縮的感覺。文章內容編譯如下:

我認識的一位女士從波士頓給我寫信。她同時持有美國和愛爾蘭護照,卻不能確定自己能否到法國探望男朋友。另一位女士是美國人,她在法國男朋友本月回法國前與他結了婚,因為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能獲准返回美國,或者她什麼時候會被允許到法國。

在新冠疫情時代,世界主義——或者僅僅是旅行——已經變得極其令人困惑。

當這場流行病襲來時,世界各地的邊界開始關閉。現在,它們正逐步重新開放,但也是以隨意的方式,而且更多地是由政治、經濟或對遊客的需求所決定。對那些冷戰後長大的人來說,這些突如其來的關閉不僅令人惱火,而且是毀滅性的,限制了我們許多人一直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開放的邊界和行動的自由。

幾十年來,歐洲一直是這種無國界世界信念的情感中心。歐盟公民可以在歐盟成員國中任意居住、工作和學習,訪問者可以在沒有邊境管控的申根地區到處旅行。

但疫情暴發卻令歐洲以及其他地方的民族國家捍衛者們變得有恃無恐。從現在起,在國境以外創業或發展戀愛關係很可能會變得更加困難,而申請難民身份或尋求庇護則會難上加難。

儘管這些最新的限制措施是在衛生緊急狀況期間突然生效的,但它們經過了長時間的醞釀。疫情帶來的是對開放邊界觀念的一系列攻擊中的最新一擊,在歐洲尤其是如此。先有2015年的難民危機,那場危機讓歐洲各地叫囂遏制移民的政客們如獲至寶。接著是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這兩個事件都標志著此前曾向移民、向世界主義敞開大門的國家把目光轉向了國內。冠狀病毒只不過加深了回縮的感覺。

我最近與居住在法國的27歲奧地利人米拉·弗里施胡特進行過交談。今年3月,當歐洲為了減緩疫情而對非歐洲居民關閉邊界時,她因為在度假而被困在哥倫比亞。她打了不計其數的電話給法國和奧地利大使館,想弄清楚究竟哪個國家可以接收她;她最後設法回了法國。

她對我說:「事實上就在這一時刻,我不是歐洲人了。兩個國家都說不該由它們負責。它們不再是歐盟內部的兩個國家,而只是兩個不相干的國家。」

弗里施胡特在法國度過了隨後幾周,但她最近去自己的老家奧地利因斯布魯克旅行,因為法國最終允許居民進行離家超過100公里的旅行,並開放了部分邊境。回到因斯布魯克后,弗里施胡特注意到許多別的旅行問題:這座城市靠近德國和義大利邊境,但規定卻不統一。

在一段時間里,奧地利允許德國人駕車穿越奧地利前往義大利,但不允許在奧地利國內停留。奧地利此後向除英國、瑞典和葡萄牙之外的所有歐盟國家的居民開放了邊境。這些林林總總、常常令人困惑的限制遠非絕無僅有。我持有愛爾蘭護照的美國朋友試圖弄清楚她本月能否入境法國。答案是也許可以。而那位為了確保能與法國情人相見而與他結了婚的處於跨大西洋戀情中的朋友呢?他們的行程也被畫上問號:美國對過去14天到過歐洲或中國的外國人士關閉了邊境。

另一位友人——這是個住在羅馬的英國人——最近給我寫信說:「冷戰時期的事情都要比現在更明朗一些。」

我們當時正試圖弄清我是否能用美國護照從我居住的法國前往希臘。急於吸引遊客但又意識到本國醫療體系的脆弱性,希臘曾宣布將歡迎來自29個國家的遊客——但暫時不包括美國、英國、法國和義大利。希臘現在表示,歡迎所有遊客,但須接受新冠病毒測試。

總體上說,歐洲的重新開放是逐步、雜亂無章和未經協調的。

受到影響的還有比暑期度假更重要的問題。這些邊界的關閉與地緣政治秩序的重大變化發生了交集。例如,自2016年英國投票支持脫歐以來,生活在歐洲各地或與歐洲大陸有聯繫的英國人一直在申請歐盟護照,而他們此前一直不需要歐盟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