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一路向北 | 攝影師鏡頭下的難民

一路向北 | 攝影師鏡頭下的難民

原標題:一路向北 | 攝影師鏡頭下的難民

原創 瑪格南圖片社 MagnumPhotos瑪格南圖片社

455f-ivrxcex6062593.jpg

Ibrahim (26歲) 和 Mohammed (28歲) 來自迦納。Ibrahim 從2016年開始就在 Casserta 從事農業工作。他的收入比義大利官方規定的最低收入還要低很多。

Casserta,義大利,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一路向北

2009年,阿爾巴尼亞出生的瑪格南攝影師Enri Canaj 開始拍攝他自己的第二故鄉雅典的各種移民社區。然後,在2013年,他開始更深入地記錄歐洲不斷蔓延的移民危機,最初關注的是沿著歐盟各國海岸線抵達的人潮。今天,這個正在進行的項目見證了 Canaj 在非洲和歐洲大陸的14個國家的見聞 -- 記錄了海上、沙漠、城市和山區的移民路線,以及這些路線沿線不同地點的人們的生活。這一系列圖像描繪了一條從南到北的全球路線,反映了迄今為止數萬人的旅程。

2769-ivrxcex6062609.jpg

Goffat, 一個離市中心15公里的新開放的金礦移民和當地人都在那裡工作。他們只有在找到金子的時候才會得到報酬,不然的話每天只能得到一頓飯菜。

Agadez,尼日,2019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0711-ivrxcex6062742.jpg

靠近北馬其頓。

希臘邊境,2015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我拍攝了人們旅程的不同階段,」 Canaj 說,「從來到一個新的土地,到最初定居的幾個月或幾年的時間,再到在目的地國家開始新的生活和家庭。除此之外,我也一直在留意那些仍在另一邊等待的人,他們保持著希望和夢想;以及那些決定回家的人,因為看不到任何機會而喪失繼續在讓自己感到不被接受的國家生活的信心。最後,還有一些被迫返回祖國的人。在各國政府拿出協調一致的政策來解決流動人口的需求之前,大規模移民問題仍將是全球關注的問題。」

Canaj 繼續說,「這些年來,儘管看到移民在旅途中面對惡劣的條件,在各種沒有設施、安全性很低的難民營中感到疲憊和失去希望,但我始終認為真正最重要的也是他們最需要的是讓人們感受到尊嚴和尊重:提供讓心靈能再次感受到生命溫暖的條件。」

a519-ivrxcex6062739.jpg

一位敘利亞母親抱著她4個月大的孩子剛剛坐船從土耳其到達希臘 Inousa 。

希臘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ce55-ivrxcex6062849.jpg

K, 10歲,來自伊拉克,每天只能待在床上因為無法行走 。他和家人在申請庇護被駁回以後已經滯留在雅典兩年了。

希臘,2017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5de9-ivrxcex6062854.jpg

難民營火災。

希臘,2019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Canaj 關於這組作品的陳述

這是一系列從現實世界走向想象世界的段落。

我從2013年開始拍攝湧入歐洲的難民,現在仍在縱向拓展這個項目——從發生危機危機根源的南部,到非洲危險的過境點,再到北部歐洲各地無數的最終目的地……從遍布整個旅程的塵埃,到任何可能的未開發地區。

在這個項目中,我擺脫了記錄歷史的衝動,轉向了日常生活中的小故事,以及在新的、通常不受歡迎的地方猶豫的第一步。從恐懼到希望,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一切:處於邊緣地帶的不確定性,新的生活節奏,前進的動力和衝動。除此之外還有:隱藏在這一系列情感之下的東西,一些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可觸摸的、原始的東西,只能沿著某個人的生命軌跡來追溯。我沿著自己的生命軌跡去追溯並抓住它。

這些人們的故事也解碼了我自己的故事,他們銳利的目光點亮了黑暗的時代,他們的力量和韌性顯現出來,奮力向前。沒有什麼比光的裂縫,信仰的嘗試和設想未來的能力更多,也沒有什麼比這些更少。

b621-ivrxcex6066611.jpg

P, 22歲,從奈及利亞被拐賣成為性工作者超過一年。在她現任男友的幫助下她成功出逃,兩人目前住在義大利南部的一間公寓中。

義大利,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e78c-ivrxcex6062961.jpg

一個在 Idomeni 村莊附近向難民分發食品的志願者。

希臘靠近馬其頓邊境,2016年3月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9afe-ivrxcex6064016.jpg

一個奈及利亞婦女抱著她在義大利出生的兩歲的兒子。

Foggia,義大利,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a8cf-ivrxcex6063824.jpg

一個滿載難民的小船安全抵達希臘海岸,但是因為海浪很大,較難上岸。

希臘,2015年10月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9481-ivrxcex6064090.jpg

尼日,2019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9bbb-ivrxcex6066705.jpg

尋求庇護者在萊斯博斯島上的難民營前排隊登記。因為輪渡罷工導致滯留人數激增。

萊斯博斯島,希臘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a74e-ivrxcex6064616.jpg

難民營之後的第一個住所。

德國,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68e5-ivrxcex6064635.jpg

夜晚的森林,一個尋求庇護者會駐紮的區域。

德國,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e3c0-ivrxcex6064674.jpg

母子在塞爾維亞郊區的午後散步。他們因為遭受虐待從喀布爾出逃,於2016年4月到達希臘。在雅典的難民營待了9個月以後,他們試圖通過蛇頭偷渡過北方邊境時,發生了讓祖母死亡,母親截肢的事故。

塞爾維亞,2017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8ffd-ivrxcex6064675.jpg

Sadi,19歲,在和他的德國女友以及朋友經常出沒的地鐵站。

柏林,德國,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9493-ivrxcex6064852.jpg

來自阿富汗6歲的 Ahmed。他的家庭在偷渡過程中發生了悲劇事故,導致祖母死亡,母親被截肢兩次。照片拍攝於他和哥哥以及母親在瑞典生活一年後。

瑞典,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6256-ivrxcex6064849.jpg

來自迦納的 Dasmouen ,在一個被叫做「逃離者貧民區」的難民營做屠夫。正在準備傍晚要販售的羊肉。

義大利,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2e3a-ivrxcex6068949.jpg

希臘海岸防衛船上的熱感照相機拍攝到的伊努薩上的難民。

希臘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813c-ivrxcex6064904.jpg

被遣返的難民滯留在阿加德茲。這間房屋是作為來自奈及利亞,利比亞以及馬里的45位男性和女性的住所。

尼日,2019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6105-ivrxcex6065538.jpg

馬其頓當局關閉了希臘-馬其頓邊境。

希臘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4935-ivrxcex6065536.jpg

變性人Hamudi 在面對來自敘利亞以及土耳其的迫害後向瑞典尋求庇護。

瑞典,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e45c-ivrxcex6065577.jpg

來自德國16歲的 Celine,與來自敘利亞的難民 Raffat 交往了一年。「我的繼父不喜歡 Raffat,並且不讓我與他來往。但我不在乎。」

德國,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fabf-ivrxcex6065576.jpg

在莫利亞難民營,難民在寒冷的氣候中睡在戶外。

希臘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37b1-ivrxcex6065631.jpg

一個難民營內部。

巴黎,法國,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fdc7-ivrxcex6065630.jpg

Suman,15歲,來自甘比亞,和他的狗 Jonick 正在走回難民營路上。

義大利,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9875-ivrxcex6065681.jpg

難民排隊領取食物

希臘,2016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ed0a-ivrxcex6065688.jpg

離開希臘。

希臘北部,2015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0178-ivrxcex6065757.jpg

住在橋下。

法國,2017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

d51b-ivrxcex6065756.jpg

來自阿富汗6歲的 Ahmed 在他瑞典的新家看著窗外的操場。在一段異常艱辛的路程以後,現在他會說烏爾都語,阿拉伯語,希臘語,塞爾維亞語以及瑞典語。

瑞典,2018年

© Enri Canaj | Magnum Phot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