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他預告了「第三次浪潮」的到來,啟發中國人找到一條趕超之路

他預告了「第三次浪潮」的到來,啟發中國人找到一條趕超之路

原標題:他預告了「第三次浪潮」的到來,啟發中國人找到一條趕超之路

原創 史海拾趣 上海美國研究

文/趙舒婷

四十余年前,美國未來學家阿爾溫·托夫勒(Alvin Toffler)用超越時空的罕見洞察力,為上海預告了即將到來的「第三次浪潮」——新技術崛起將改寫文明進程。在托夫勒在上海講座的啟發下,1983年12月,上海成立「新技術革命和上海戰略對策」研究小組,擘畫上海科技發展藍圖。

「第三次浪潮」激蕩中國

計算機將大規模進入家庭、大規模批量化的工業生產將轉變為少量定製化式生產、在家辦公成為可能、核心家庭將逐漸解體……這些科技與社會發展的新場景,竟然在四十年前就被美國未來學家托夫勒所預見。

在1980年出版的著作《第三次浪潮》中,托夫勒用「浪潮」的概念來解釋人類社會的大變遷:第一次浪潮是約1萬年前開始的農業階段;第二次浪潮是300多年前開始的工業階段;第三次浪潮發軔於20世紀50年代,新能源與技術革命將造就計算機、數據處理、宇宙空間、尖端石油化工、半導體、先進通訊設備等一系列新產業,並引領通訊方式變革,重塑社會組織方式和政治制度。每一次新浪潮,都會全面掃蕩和埋葬前一次浪潮所產生的技術、社會結構和道德觀念。他認為,「第三次浪潮」正在向全球襲來,未來的歷史不會沿著工業時代的路徑線性發展,積極迎接第三次浪潮才能成為新文明的主宰。

8f11-ivrxcex5981327.jpg

《第三次浪潮》英文版封面

托夫勒勾勒了未來社會的藍圖,指出了通向未來的賽道。

彼時,剛剛開啟改革開放的中國,也逐漸開始關心科技對經濟社會和國家前途發展的作用。「怎樣儘快縮小我國與經濟發達國家的技術差距,我們是否還能追得上?」是當時社會知識群體共同關心的話題,人們醉心於具有整體性視野的宏大敘事,不甘於落後於世界潮流之外。

大開大闔,將數萬年的人類發展規律濃縮在一書之中的《第三次浪潮》,恰好擊中了中國知識界的關切。1981年,中國學術界已經有了關於「第三次浪潮」的零星討論,《讀書》雜誌在11-12期刊登了董樂山編譯的《托夫勒的「三次浪潮」論》,介紹托夫勒的思想。而1983年托夫勒訪華之行,把零星討論升級為衝擊波,激蕩著國人的思想。

e05f-ivrxcex5981326.jpg

1983年,三聯書店首次公開出版《第三次浪潮》

上海科技情報所「推波助瀾」

1979年1月16日中國未來研究會成立,研究會宗旨之一是促進科學技術與經濟的結合,研究中國和世界未來發展前景。中國科學界在思索,如何讓科學技術成為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發動機。1982年春季,中國未來研究會正式向托夫勒發出邀請,邀請他來華講學。

1983年1月2日,托夫勒夫婦應中國未來研究會邀請訪問中國。他的到來更是進一步激起了「第三次浪潮」的討論熱度。更值得一提的是,演講費不菲的托夫勒,這一次寧願自己承擔旅費。他希望能有機會與中國的政治、通信等領域有關人員會談,將自己的觀點轉變為現實政策。

038a-ivrxcex5981813.jpg

托夫勒

托夫勒夫婦訪華一行受到極高的禮遇。在北京期間,他們有機會與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科協主席周培源進行交談。到達上海時,受到上海市長汪道涵的接見。上海市未來學會也專門邀請託夫勒,開一次專場報告會。

在這次報告會上,上海科學技術情報所的兩位長年跟蹤科技信息研究人員馬遠良和蘇光楣敏銳地意識到,托夫勒的觀點極有價值,值得重點關注。於是,他們迅速向上海科技情報所領導彙報,再度邀請託夫勒來滬,以期更加深入地了解和學習他第三次浪潮的思想。

托夫勒再一次應邀到上海,他的觀點「落後地區和國家不能也不應該重複發達地區和國家的工業化過程,而應發揮技術劣勢的積極面——后發優勢,求得躍升和發展」,讓國人對加入第三次浪潮的命運,樂觀了起來。在這次以科技和專業人員為主的報告會上,他還播放了他們夫妻耗資200萬美元,取材自70多個國家製成的專題電視片《第三次浪潮》。電視片的衝擊力更大,傳播力更強,在這次座談會後,托夫勒同意上海科技情報所以這部電視片為藍本,編輯一部新的中文電視片。

電視片僅限內部上映,因此,上海科學技術情報研究所大禮堂門口,幾乎天天人頭攢動。據統計僅在上海就放映了176場,觀看者多達23萬人次。時任副市長劉振元在聽取情報所彙報后,安排該片到康平路市委辦公廳為市領導放映。

當時,國人最關注的就是「第三次浪潮」中的新技術革命及其對中國發展的影響。為了進一步讓人們理解新技術革命的重要性,上海圖書館、上海市經濟學會、上海市圖書館學會、上海市圖書館協作委員會、上海市經委職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會、《經濟學周報》上海記者站自1986年3月6日起每逢周二上午在中國劇場聯合舉辦新技術革命講座,講座邀請上海科技情報所朱南如、上海科學學研究所副所長馮之浚、上海社科院沈峻坡等專家做主題報告。「第三次浪潮」不再是偶然間的一朵浪花,而是不斷奔涌震蕩的浪潮,反覆衝擊著人們的認知,讓人們憧憬著新技術爆發后的明日世界。整個社會形成了爭相閱讀托夫勒著作的熱潮,大家覺得誰不讀托夫勒的書就掉隊了,趕不上時代。

餘音裊裊:助力新技術時代的弄潮兒

托夫勒與他的《第三次浪潮》,一方面進一步激發了剛剛興起的新科技討論,另一方面也成為當時中國新科技大討論中重要的思想資源。1983年10月9日,國務院組織了「應當注意研究世界新的產業革命和我們的對策」第一次內部討論會,在某種程度上是對托夫勒思想的回應。為了進一步加強對新技術革命的研究,這次討論會作出一項決定,由國務院和上海各自成立一個研究小組,提出中國在新形勢下取得發展機會的最佳方案。國務院組由馬洪、張壽、朱鎔基、吳明瑜和聶力負責,上海組由上海市委負責。同年12月,上海市科委組建了上海新技術革命戰略對策研究組,馮之浚任組長。對策研究組召集了13所大學、14個科研院所、統計局以及上海經濟中心的80餘名專家,結合上海市「七五」規劃的制定,探求在世界新技術革命發展的背景下,上海高新技術及其產業的發展戰略與對策。

托夫勒的影響並非是曇花一現,「新技術革命」成為隨後幾年上海政府和學界關注的焦點。1984年上海(長江三角洲)經濟區第三次理論研討會的主題就是「迎接新技術革命」。上海社科院、上海社聯、上海農科院等學術組織分別就自己的專業領域,舉行研討會探討了財政、高等教育、農業、工業如何迎接新技術時代的挑戰。科技將成為未來城市與國家競爭能力的關鍵,成為普遍共識,各行各業都在積極研判新技術革命發展趨勢,以制定正確的發展方案。

f34f-ivrxcex5981814.jpg

上海張江「科學之門」規劃圖

1983年,上海全市的工業產值為678.11億元,電子工業僅佔4.3%,其中電子計算機和集成電路產值所佔的比重則更加微小。至於激光、新型材料、光導纖維、新能源和生物工程等都尚處於研究和開發階段,只有個別項目形成了很小的工業生產能力。如今,上海的科技實力不可小覷。2015年上海市電子信息產業、軟體和信息服務業產業規模已經雙雙突破5000億元;2017年上海市生物醫藥工業總產值首次突破1000億元;2018年,實現高新技術產品出口額5820.95億元。幾十年間,上海科技發展水平日新月異,根據《2020全球科技創新中心評估報告》,上海在全球科技創新中心100強城市中排名第12位,已經逐漸成長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

2006年,《環球時報》將阿爾溫·托夫勒列為「影響近現代中國的50個外國人」之一,並評價道,「托夫勒並沒有給中國帶來直接的財富,但他給了人們一個夢想和實現夢想的方法。」他為我們預告了「第三次浪潮」的到來,啟發我們尋找到一條趕超之路,也讓今天的我們,敢於暢想下一個時代的科技革命。

參考資料:

· 「上海工業如何迎接新技術革命的挑戰」,作者:孫恆志,載於《上海企業》1984年第4期

· 「上海2020年大數據核心產業產值達到千億級別」,作者:沈則瑾,載於中國經濟網2016年10月28日

· 「選擇國家發展模式的一次歷史事件」,作者:柳紅,載於經濟觀察網2014年10月24日

·改革開放初期新技術革命對策大討論研究(1983-1988),中共黨史研究2018年第6期

·「《第三次浪潮》來華及其上海故事」,作者:繆其浩,載於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公眾號「三思派」,2016年7月7日

·「『指兔子』,缺不得『職業團隊』」,作者:江世亮,載於《文匯報》2012年6月15日

·「The Futurists of Beijing: Alvin Toffler, Zhao, and China』s 『New Technological Revolution,』 1979–1991」,作者:Julian Gewirtz, 載於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78(1):115–40.

圖片來源於網路

原標題:《預告「未來已來」的美國人 | 啟發上海開風氣之先,著力推動科創發展》